雨的天空


disconnected
主题工具

[转帖] [下载]盛夏的樱花树


发表于 2005-7-22 18:18  6231 次点击

<DIV class=fst>
<TABLE border=0 cellPadding=0 cellSpacing=0>

<TR>
<TD><!--div align=center><div><div>
<a href=http://www.soit.com.cn/index.php?from=rongshuxia target="_blank" ><img
src=http://img.rongshuxia.com/images/adv/soit.gif border=0 width=728></a>
</div>
</div></div-->

<CENTER>盛夏的樱花树   </CENTER></TD></TR></TABLE>
</DIV>
<DIV align=center>
<DIV class=fst>
<DIV>  (壹)
  树
  从这个方向望出去,就可以看见夏米说的那两棵树。
  夏吹在这个学校呆了六年,从来没注意过那两棵树,也叫不出它们的名字。
  “生物竞赛一等奖你是怎么拿的?”夏米瞪他。
  开春,夏吹就开始研究树上的花瓣,还是无法断定那到底是樱花还是梨花,于是夏米常把这件事挂在嘴边,耻笑他的模样特别痛快,就象在庆祝好不容易揭穿的谎言。
  “上课干嘛看树?”
  “因为寂寞。”夏吹严肃的时候夏米也很认真,让人无法怀疑她的答案没经过大脑,“你不寂寞吗?只要想到每天都在重复相同的乏味,就一定要在最后的四十五分钟里做些别的事情,开始我也没觉得怎样,慢慢就变有趣了。”
  现在,夏吹也在看树,并清楚地感觉到楼下同样朝南教室里的同一个位置上,夏米也在看。
  树不高,娇小但茂盛,皮、躯干、茎脉、枝叶、还有花朵和普通的没多大差别。自从高年级由4个班增加到8个班以后,树下到处挤满了自行车,夏吹的也在里面,永久牌,二十八寸,本来应该是一辆属于夏米的二十四寸小凤凰,可那时候他很想送裴希希回家,在众人面前让她害羞地搂着腰间的皮带奔驰在林荫道上一直是他的梦想。夏米觉得裴希希不错,所以很爽快地答应了,后来裴希希嫌他的坐垫不舒服,索性自己买了一辆,紧挨着夏吹的永久,和他共用一把环型锁。
  其实,夏吹也觉得高三很寂寞,尤其是每天放学打开车钥匙,看着裴希希把书包甩在小凤凰篮子里的时候,他觉得对不起夏米,虽然不过几站路,可一想到她会被一些粗鲁的人挤来挤去,就觉得很内疚。
  可是,她到底看见了什么呢?夏吹推车的时候还在想。
  “你那么聪明,怎么老上你妹妹的当?”裴希希觉得他一本正经的样子非常可笑,“你最好回家给她洗洗脑,都高二了还整天胡思乱想神经有毛病。”
  “她是我妹妹你别胡说。”
  “又不是我说的,你根本不晓得别人是怎么评价她的。” 裴希希不高兴地把环型锁丢到地上,夏吹决定以后不再和她谈论夏米的事情,他不愿为这和她吵架。
  学校隔壁新开了一家熟食店,他打算买点卤味送到医院去,一半给爸爸,一半给夏米,她说除了泡面总得吃点别的,否则会变成木乃伊。
  到医院的时候,夏米正在食堂里泡开水,看见夏吹有点意外。
  “爸很好,你跑来做什么?”
  他打开塑料袋让她闻了闻,然后抓出一块大叉烧塞到她嘴里,她没怎么嚼就吞了下去。
  “好吃!”
  看见她开心的样子夏吹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
  “记得要把功课做完,以后上课专心点,别再看树了。”
  “你晓得我的秘密了?”夏米的眼睛奇异地闪着惊讶的光彩。
  “没有,想不出来。”
  “要告诉你吗?”
  “还是让我慢慢想吧!”
  她诡秘地笑笑,露出很调皮的酒窝。
  夏吹知道不能呆太久,妈会担心,还有堆积如山的试题在等他,可是,他没办法扭头就走,至少,陪夏米吃完泡面再说。

  </DIV></DIV></DIV>

本主题共有 21 条回复 | 回到顶部

22 ITEMS / 30 PER PAGE 1/3 123››
#1 - 2005-7-22 18:21
雨的天空 地球


  (贰)
  萌
  “ 盛夏的公车是一架杂乱无章的机器,那些未经润滑的零件在红绿灯徒劳的闪烁下互相碰撞,争先恐后的已经滑出轨道卡在了谁都动弹不得的位置上。我坐在靠近驾驶员的座位上,随时准备打盹,发动机的燥热把车厢的味道搅得很怪,就象班主任骂我时嘴里的口气,我很想坦白地告诉她我不是不想听,只是无法忍受她嘴里的味道……”
  “这象话吗?”班主任把夏米的周记本摊给夏吹看,“不是天马行空就是胡言乱语,我看不出她明年的前途在哪里,你咧?”
  夏吹不想发表意见,不知道从何谈起,他很理解夏米的班主任,可是,将一个五岁就会编童话故事的学生禁锢在狭隘的课本里,的确很残忍。
  “父亲身体好点没?听说学校要保送你进北大?”
  “还好,生物系有一个名额,我正在考虑。”
  “你到很争气,不过偶尔也要管管你妹妹,我看她是中了韩寒的毒了,那种学生也能叫人才?”
  “我抽空和她谈谈。”
  走廊里,夏吹把那段文字又看了一遍,觉得妹妹夏米的身体里正孕育着无穷无尽的才华。回到教室,裴希希一个人坐在位子上,眼神依旧饱满热情,没有不爽的痕迹,他想,是不是该请她中午一起吃饭,为昨天的态度道个歉?
  “夏米和猪豆在味千等你,我也想吃拉面。”她果然很温柔地跑过来,夏吹点点头,很感激她恰倒好处地送来了台阶。
  老远就看见猪豆,从帽子到T恤全是芝加哥“愤怒的公牛”,红得象野地里的番茄。两年前猪豆还是夏吹的情敌,为了裴希希在体操房里和他单挑,被揍得鼻青脸肿还不罢休,接着要和他斗牛,夏吹不知道他是篮球队的,所以一比一打了个平手,从那以后他们就成了哥们儿。
  不过,猪豆还是放弃了裴希希,现在他每个月省下零花钱就为了请夏米吃一顿日式拉面。
  “我觉得你妹妹比姓裴的有味道。”
  “她天天洗澡,有什么味道?”
  “妈的,百看不厌你懂不懂?”
  其实,猪豆和夏吹一样帅,名字也挺响亮,为人热情幽默还有点小钱,虽然学习马虎但稍加指点就能融会贯通,夏米之所以叫他猪豆,是因为觉得他习惯性的自作聪明常常会裸露出“愚笨的无知和健康的流气”,夏吹也有同感。
  “多吃点,多吃点!”他不停地向夏米的碗里扔牛肉卷。
  夏米看见夏吹小心地把炸明虾夹给裴希希,突然就坐到猪豆身边挽起了他的胳膊,把脑袋也靠了上去: “猪豆,还是你做我哥哥好了,夏吹只会请我吃叉烧。”
  “干脆做女朋友,我天天请你吃面。”
  “象什么样子!”夏吹压低嗓音严厉地对她吼。他知道夏米对猪豆没什么感觉,这种莫名其妙的轻浮举动让他光火,也许自己确实太纵容她了。
  “坐好,我有话跟你说。”他放下筷子,盯着夏米的眼睛。
  “开开玩笑,干嘛那么认真。”猪豆觉得夏吹怪怪的,和平时不太一样,这种气氛连裴希希也觉得有点尴尬。
  “你每天到底在干什么,你班主任一天到晚缠着我,就为了告诉我你根本不是读书的料,你难道不觉得羞耻吗?”
  “吃错药了,想管我。”她若无其事地对猪豆笑。
  “你跟谁说话,我是你哥!”夏吹站起来用手指着夏米的脸,裴希希觉得不对了,赶紧扯他裤子叫他冷静点。
  夏米的脸红起来,原先的傲慢有点照不住,她索性把鼻子送到他指尖下面,平静地回答:“我就是不喜欢读那些无聊的东西,反正我们俩只有一个能上大学,别一付高材生拿腔拿调的样子,真恶心!”
  夏吹一个巴掌扇过去,裴希希倒吸一口冷气。
  “你疯啦,有话好好说,干嘛动手!”猪豆跳起来,粗暴地把他拉开。
  “我管教我妹妹关你鸟事!她才高二,我警告你最好离她远点!”
  五条指印清楚地印在夏米的脸上,这种场面如果裴希希不在,她一定毫不犹豫地哭出来,可是,她不想看到裴希希同情而又无能为力的表情变得越来越楚楚动人,所以冷静地拿起桌上的纸巾走了出去。
  下午体育课时,夏吹又偷偷溜去揣摩了那两棵树,仍然一无所获,他确定那里头一定有什么秘密主宰着夏米,让她变得越来越陌生,越来越不可捉摸。
  晚上,猪豆为了中午的事特地跑来找夏吹,两个人在小巷昏暗的路灯下聊了一会儿,猪说:“不要瞎想,我对你妹妹是那种很本分很纯洁的喜欢。”
  “那你还一天到晚带她出去吃面,现在她连毕业都成问题,你知不知道! ”夏吹说。
  “可你别逼她,你们家的情况我也晓得,她也有她的压力。而且,我老觉着夏米应该多吃点有营养的东西,免得发育不良。”
  “你怎么知道?”夏吹想不出哪里有问题。
  “你不觉得她的胸部很小吗?”
  “你?!……”
  猪豆很严肃地瞪了他一眼:“我在说事实,你又在想什么?”
  夏吹的拳头缓缓放松,今天他不想再打人了,而且,从扇夏米那一巴掌开始,小臂就一直隐隐作痛,他很担心自己是否用力过度折断了手腕?

  
#2 - 2005-7-22 18:23
雨的天空 地球
我很喜欢的一篇小说,大家看一下吧,喜欢的话,我会继续发的。
#3 - 2005-7-22 21:26
陈喜乐 地球
已经看过的一篇沈星妤的小说,<萌芽>上看了第一部,榕数下看了第二部,感觉第二部没有第一部那么细致.
#4 - 2005-7-22 23:01
雨的天空 地球
第二部是《晴天》吗?我觉得第二部更震撼人心,我会想象那歌声究竟是怎样的空灵。可能是因为太长了,所以没有那么细致
#5 - 2005-7-23 11:13
完美←夏天 地球
<P>楼主继续啊!我想看.呵呵.谢了哦!</P>
#6 - 2005-7-25 13:41
雨的天空 地球
好,我怕没人看呢。我继续
#7 - 2005-7-25 13:44
雨的天空 地球
(叁)
  窥
  夏吹没有告诉猪豆关于树的事情,但是,他决定派他去监视夏米,自从上次出手以后,夏吹发觉自己突然丧失了一些原本理所当然的权利和立场,除此以外,他还做了一件卑鄙的事情——偷看夏米的日记。
  当然不能明目张胆地坐在家里看,唯一的机会是趁夏米到医院陪夜的时候偷出来带到家教的地方,回家后再原封不动地放回去。
  会考前的最后几次辅导,时间延长到两个半小时,前一个半小时做模拟考卷,夏吹有足够的时间,怀着心虚的罪恶感打开夏米的日记本。
  “ 小米并不知道,她注意吹的时候,身后另有一双眼睛带着某种女性本能的戒备锐利地注视着她。那女孩叫恩希,从第一眼她就不喜欢小米俏皮的马尾,也不喜欢她玲珑的身段,更不喜欢她白皙的皮肤下有些病态的忧郁……小米不知道那个有着慧黠大眼睛,纯真扮相的女孩为什么欢笑间总隐藏着敌意,其实她是蛮喜欢她的。恩希表面上和这个新来的转学生侃侃而谈,内心却讶异她和吹有着如此相似的灵气,她不见得如传言的那样美丽,但恩希却一点也无法从小米身上找到优越感,她神采飞扬咄咄逼人,让恩希很不安……”
  这些凌乱的文字完全不象日记,而象一部正在创作的小说,因为里面的人物太多,情节又断断续续,所以很难读懂,不过,还是有几个经常出现的名字让夏吹觉得熟悉,比如,“小米”可能就是夏米,“恩希”可能就是裴希希,而那个叫“吹”的男生,是谁呢?夏吹忐忑起来,翻页的手指有点哆嗦,他打了夏米一巴掌,而夏米的日记里有个男生叫“吹”,这到底怎么回事?他跳过看不懂的往后翻,仔细搜索关于“小米”和“吹”的部分,结果发现“吹”的名字出现得很少,好象被刻意藏了起来,最后终于在最近的日期里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吹打了小米,因为小米在书法课上用毛笔在另一个男生的脸上画胡子。
  小米没恼,也没还手,但觉得吹很小气,可是吹不肯原谅她,所以,恩希提出和他约会的时候他没拒绝,小米看见他们手挽手走在一起时,心痛了起来。
  吹不再和小米讲话,只让她在一旁偷看,凡是她看得见的地方,他总和恩希在一起,小米知道他是故意的,所以更伤心。恩希对小米说,你不要缠着吹,他是我的。小米的目光不怀好意地移到她的胸前,那件红艳艳的毛衣把恩希的胸脯撑得鼓鼓囊囊,她不等她回答就转身走了。
  小米下意识地低眸,发现必须把脖子藏起来才能看见自己的胸部,她第一次有了渴望早熟的冲动,奇怪,只要恩希的身影消失,她就觉得全身舒畅……”
  这一段夏吹看了三遍,越看越不知所谓,九行,256个字,让他的心跳加快到连裴希希的笑容也无法逾越的速度。“她到底在想什么?”他扪心自问的时候,除了罪恶感又多了一份心慌意乱,他想马上和猪豆谈一谈,蓦然发现已掌控不了自己的情绪,不知道为什么,夏米的日记让他有一种被陌生人看到了私处的羞怯。
  “夏吹,出来一下。”小毕的母亲敲了敲书房的门。
  那孩子诡异地瞅了夏吹一眼,他不爱说话,有点自闭,也许是因为单亲的缘故,他似乎很不喜欢他妈妈,夏吹也不喜欢那个女人。
  “这月的补习费。”
  “怎么那么多?”夏吹明显地感到纸币的分量不对。
  那女人关上房门,走过来牵夏吹的手把他带到床边:“我知道你家里情况不好,你爸那个病是很花钱的。况且,你每次超时也没开口问我多要一分钱,小毕成绩好我也省了不少心,这是你应得的。”
  “阿姨,你不要这样,小毕自己也很努力的,我拿原来那份就好。”
  “一定要收下,”她抓起夏吹的手把钱塞进去,然后牢牢捏住不许他挣脱,“你能保送北大,阿姨很高兴,我知道你心里别扭,可犯不着和钱过不去啊?想想你父母,你的未来,还有你妹妹,收下吧。”
  这女人又用光滑柔软的掌心摩挲夏吹中指握笔部位上的老茧,让夏吹心浮气燥,全身起鸡皮疙瘩,接着,便得寸进尺地抬手摸了夏吹的脸:“唉,阿姨真是打心眼里喜欢你,舍不得你年纪轻轻就那么辛苦……”
  夏吹觉得胃里一阵翻滚,立刻抓起床上的书包落荒而逃,在黑漆漆的巷口撞倒一个人,那人一骨碌爬起来堵住了他的去路,是小毕。
  “你敢对别人说一个字,我就宰了你!”夏吹还没反应过来,他就不见了。
  回到家,母亲说猪豆打过很多通电话找他,他一声不吭地把钱放在餐桌上,直接爬上阁楼。他累了,不想再和任何人说话
#8 - 2005-7-25 13:45
雨的天空 地球
(肆)
  谎
  星期天早上八点二十四分,裴希希的心情很激动,夏吹在电话里对她说:“下午陪我去上图好吗?”她很开心夏吹终于想到要在毕业前和她确定一下恋爱关系,那么即使没考上北大,她的高中时代还是画下了一个很美丽的句点。
  可是现在,她捧着一本无聊至极的书坐在夏吹边上,呆呆地看着他摊开笔记对着厚厚的园林科普猛抄。
  是不是太紧张了?她想,这家伙平时挺机灵的,怎么一到关键时候就拖泥带水?
  “我们走吧!”他突然凑到她耳边小声说。
  裴希希点点头,脸没理由地红了一下。
  夏吹在一楼的雅座替裴希希找到一个舒适的位子,点了杯冰红茶,叫她休息一下,自己到外借书库找本书,马上就回来。裴希希的眼睛跟着他结实的背影走了一会儿,觉得很窝心。
  去书库是为了找一本夏目漱石的小说,猪豆告诉他,夏米除了每天站在窗台上观察那两棵奇怪的树之外,还经常揣着一本叫《虞美人草》的小说翻来覆去地看,作者是日本著名小说家夏目漱石。夏吹好不容易才找到,虽然版本很旧但印刷还算清楚,小说不长,所以他就站在书架后面的角落里飞快地读了一遍,故事讲的是一对同父异母兄妹的畸情悲剧,妹妹自杀的结局让夏吹胆战心惊。看完他就放回原位马上离开了那里,裴希希发现他两手空空很奇怪,他说,书没找到,算了还是走吧。
  出了图书馆,夏吹邀裴希希去看场电影,可她却提议到淮海公园逛逛。
  “原来那两棵是樱花树,和梨树还真象,你觉得呢?”
  裴希希有点泄气,她很了解夏吹,知道他是个有理想有出息的人,但就是无法忍受他一天到晚为个不长进的妹妹团团转。
  “夏吹,我们接吻吧!”
  “你说什么?”
  “我说,我们接吻吧,难道你不想吗?”
  夏吹呆呆地看着裴希希坚决的表情,全身僵硬,他竭力要从身体里找出将嘴唇靠上去的理由,可是没有,连最起码的冲动也没有。
  “你根本不喜欢我。”这短短一分钟让裴希希的自尊心严重受损。
  “不是这样的……进大学之前我还不想谈恋爱。”
  “撒谎,你眼里只有你妹妹,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考不上北大,我们就不能在一起了!”
  “会考上的,我相信你。”夏吹心里很难过,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解释。
  “变态!”她眼圈红红地骂,狠狠推了他一把,扭头就跑。
  “等等,你听我说……”
  夏吹意识到也许压抑自己的感情去维持理智的亲密无间是一种错误,他的拒绝无可挽回地伤害了裴希希,可他没有后悔,现在,抑或不久的将来,即便不是裴希希,他也会拒绝别的什么人,肩上背负的东西太多就没有了那样的心情。
  回家的路上,他决定去学校接夏米,补课差不多也该结束了,不料,在门口撞上猪豆,他脸色发白,神色慌张。
  “你来得正好,快点,夏米出事了!”
  夏吹跟着猪豆一直往顶楼跑,因为没什么打架的经验,便拆了两截桌腿握在手上以防万一,他们赶到时,平台上就剩下夏米一个人,披头散发脏兮兮地蹲在地上,脚下到处是粉笔涂抹的圈圈叉叉。
  夏吹冲过去,站在她面前大喘气:“人呢?”
  “走了。”
  “哪个班的,脸认清了吗?”
  “别找他们,是我先动的手。”
  夏吹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搞砸了裴希希的约会,就为了来观看自己的妹妹象个女流氓一样和别人打架?
  “你给我站起来!”
  夏米一动不动地把脸夹在膝盖中间,留海上耷拉着几片破树叶,两只手在水泥地上搓来搓去。
  夏吹扔掉手里的棍子抓起她的胳膊强迫她站起来。
  那是夏吹永远无法忘记的一幕,他终于明白夏米为什么不肯站起来,她的衬衫、裙子全部被剪成了碎片,除了小腿和额头有轻微的擦伤外,好几处瘀青已经从白皙的皮肤上突显出来,她低头缩紧身体,用另一只手挡在前面,柔弱的肩膀上隐约露出被扯断的胸罩带子。
  她不想让他看见自己如此狼狈。
  猪豆一脸沉重地脱下身上的外套为她盖上。
  “他们是谁?为什么要和你打架?那些人到底对你做了些什么?你说话啊!”夏吹摇撼的手越捏越紧,手心里的汗粘乎乎地渗进她的毛孔里面,他的鼻子很酸,为了止住眼角滚烫的液体,脸庞抽搐了起来,把原本要杀人似的表情扭曲得异常恐怖。
  “夏吹你别紧张,我看好象是五六个女生围着她,所以没轻举妄动,还是先送她回去吧,搞清楚前因后果再慢慢算帐。”猪豆拍拍夏吹的肩膀。
  “是女的吗?”
  她终于点点头。
  夏吹虚脱地垂下手臂,觉得所有的力气顿时消失得无影无综。
  三个人商量了一下,决定由猪豆骑车到医院的病房里替夏米拿套备用的衣服换上再回家。夏吹到卫生室要了点酒精棉花和创可贴,在平台的水槽边上为夏米清理伤口,用掉整整一包纸巾才把她的脸擦干净,他很怕夏米会象小时候摔交那样,刚站起来傻傻的,突然一下子哭出来,因为现在的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止住她的眼泪。夏吹飞快地完成这一系列工作,脑海里不停地闪过《虞美人草》里的情节会让他忍不住颤抖,他觉得自己的手是不应该在夏米身上停留太久的,也许是第一次触碰少女的缘故,他感到非常紧张,所以始终没能将自己的目光汇聚在一个地方。
  夏米一直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的脸,任凭他的手在她伤痕累累的身上忙来忙去,直到夏吹把她背起来往楼下走去。
  “哥!你别再做家教了。”
  “怎么了?”夏吹停下脚步。
  “那女人是个荡妇。”
  “是不是别人说了什么,你才和人家打架的?”
  “……没有,她们在老师面前装出同情友爱的样子,其实从骨子里讨厌我,我要让她们知道,我更厌恶她们。”
  夏吹不再说话,心里却一阵阵疼痛起来。
  两个人在校门口合吃了一碗小馄饨,然后坐在路边等猪豆回来。
  “医生说,爸爸会死的,不如把钱省下来当你的学费好了。”夏米遥望大路的尽头对夏吹说,“等明年毕业找份有钱的好工作,我来养家。”
  “胡说些什么……”夏吹闭着眼有点想睡觉,没听清楚。
  夏米一边哼着流行歌曲一边轻轻地把脑袋靠在夏吹的肩头,不远处的夕阳正缓慢地向这边移动过来。

  
#9 - 2005-7-27 07:02
雨的天空 地球
伍)
  暧
  事情的起因是小毕的表姐刚好是夏米的同桌,那是个很三八的女生,绰号叫小嘀咕。据猪豆调查,她经常在背地里说夏米的坏话,但夏米从没跟她翻脸,那天放学后,她很兴奋地告诉三五个女生,夏米的哥哥夏吹为了攒学费跟她表弟的十三点妈妈搞七捻三。
  “你以为他是谁?”她对其中一个很崇拜夏吹的小女生说,当时,她不知道夏米就站在她背后,刚说完,夏米就抢走了她的书包一口气跑上楼顶扔进了水箱。
  夏吹不想报复,因为他希望夏米能平安地度过最后一年,可是,猪豆还是找人毁了那几个女生的运动裤,就象她们对付夏米那样,剪得粉碎。夏米隔天就忘了那件事,回到先前懵懵懂懂的样子,每天都象在梦游,夏吹不想再管她了,因为,夏天很快就要过去。
  高考前的最后一次晨会上,校长很骄傲地向全校师生公布,高三(2)班的夏吹同学由于历年来在省市和全国生物竞赛上表现出色,以及会考几乎满分的优异成绩,成为本校第一位保送北大的学生。夏吹对那块小小的领操台很有感情,他清楚地记得自己第一次站在上面领奖时,所有的人都在鼓掌和微笑,只有夏米在下面撅着小嘴泪眼汪汪地斜视他,那天早上他第一次约裴希希一起上学,所以死活不肯载夏米,结果让她迟到挨了批,从那以后,夏米就再也没坐过他的车。
  夏吹一边对着麦克风滚瓜烂熟地背感谢词,一边搜索夏米的面孔,她正和边上的同学开小差,捂着嘴偷笑。他想,现在如果放弃感激学校、老师之类的喋喋不休,斗胆说出自己的心理话,比如,他很懦弱、很虚伪、很自私,勤奋努力是为了最终摆脱绝望的家庭,无能的父母和难缠的妹妹,那么此时此刻,夏米会不会转过头来与他的目光交会,不让他独自一人面对这漫长的告别呢?

22 ITEMS / 30 PER PAGE 1/3 123››
关于幸福大街 / 帮助 / 站长博客
Based on Discuz! 5.5.0 | Thanks to Livid and Sai
清除 Cookies - GuaNiu Inc. - Archiver - Mobile
Processed in 0.029939 second(s), 5 queries, Gzip enabled, Time now is: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5-21 14:59

http://bbs.guaniu.com
Design by guaniu(at)gmail.com Leeiio chaos m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