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d_can_dance


disconnected
主题工具

[隨筆] 昨天晚上我可能死了 No.1


发表于 2009-6-21 20:25  2098 次点击

昨天晚上我可能死了,没有尸体,也没有人知道。
   没有人能阻止我对死亡的渴望,就好比没有人知道我对生活的期望一般。我的出现只是一个错误,错在阴错阳差,命运弄人,错在这个叫做生命的狗屁只是呼吸和躯体相互利用的玩意儿。所以我决定了,死去,其实是为了我更好的活着。
   我知道当我站在十多层天楼上时,我是痛苦的,向前一步,我可以得到我想要的一切,爱和自由。痛苦只是因为我从来就没有被爱过,更谈不上自由,无数个血淋淋的例子把我的疑问全盘推翻,不许我问为什么,这没有答案,我也必须经历。我有得选择吗?我再次看到那两个神圣的字体,死去。
   那些午夜过后的咖啡和泡面,那些在慢慢消逝和我拼命抓住的,早已经不能把我感动了。当我发现咖啡喝了后想呕,泡面怎么也没有味道的时候我哭了,像一个小女人一样的哭了,我分明在等待整点的钟声敲响后,我便离开,坦白的说,我还是有些留恋,因为曾经我希望过。
   谢天笑说他早已经忘记了第一次看见妈妈是什么感觉,我说,是的,我也忘记了。我曾经的怀念现在变成了一潭子的死水给了我无比的罪恶感,我就像一个被绑在木桩上等待被烧死的死囚一样羞耻的听着所有人宣读我的罪状,我没有恐惧,只求这一切快些结束,如果可以,在点火的同时能给我一点歌特的旋律配合我的死亡吗?你突然对我说,你太傻了,为何还要希望,难道你没有发现吗,这是个圈套!
   哦!原来这是个圈套,怪不得我一直都不能问为什么,一直都相信这只是没有答案的。
   于是我开始幻想,幻想胆小的我背后站着一个没有表情的家伙,他在我身上写下“痛苦”两个字,我便把所有的权利给他,让他提起刀重重的插我的心脏,或者狠狠的推我一把!

   我对这个世界的兴趣只剩下香烟了,所以我开始着手盘算我的遗书应该怎样写。那真是激动死人了,我已经好久没有张过嘴了,我很清楚自己应该花上一大把的时间很小心很严谨的想想我应该说哪些,应该写哪些。我只想到要把所有的话写进去,那些曾经我没有办法说出来的东西,憎恨和恐惧,遗失和计较。
   对,你是问过我,你怎么变成了这样。噢,其实我没有变,这只是个过程,傻瓜才会用心计算自己得到了什么抑或失去了什么,我只是自然的诠释这一过程,一个独立的不受支配的灵魂的如何破茧。这个过程毫无疑问是艰辛的,它会受到重重的阻挠,因为他妈的混球的人类都希望占有,假如有人说他不希望占有,我敢说,他不是和我们同一个族类的。很不幸的是,我也在其中,不然的话,我又何苦去诠释。我是可耻的,会不经意的做出一副莫不关己,无所谓的样子。可是我心中有这一种压抑不住的愤怒,会为自己的可耻而感到巨大的痛苦和忏悔,尽管这种可耻在有时候并不是我的主观意识,我仅有的办法只能拼命的杜绝自己的欲望。你能明白这是个多么饱受煎熬的挣扎吗,所以对于我和你们,唯一的途径也大概只有死亡了,尽管我们是截然不同的。
   毋庸质疑,我是如此的恨人类,那些可耻的生命都是该死的,他们比我更应该死!我知道自己没有就这么死去是因为我无法亲手将这些我所痛恨的肮脏的人类杀光。我常常在梦里看到那个令人振奋的场景,那真他妈是个伟大的计划!腐烂的夏天,我让他们全跪在我面前,我亲自割下他们的脑袋,然后烧焦他们被乌鸦啄食过的尸体!
   你还问我是否过于狭隘了,是的,曾经我还以为我可以作为一个亡者,可以悄无声息的这样走到尽头,幻化成一只鸟,偶尔问问那些记得我名字的人过的好不。我能想到那样美丽的情景,那会是热泪纵横的。
   可是,你们为什么要逼我!

本主题共有 1 条回复 | 回到顶部
#1 - 2009-6-24 12:53
未央 Sputnik 1
有一天晚上我也同样想法 等待无穷无边 即使等到了也没有出路
闷。热。世界又乱又静。
一边抽烟一边等天亮。
看着手腕蜿蜒的血管。一把剪刀、轻轻一转。什么都会完结。
不写遗书。我习惯了别人的猜测。死亡是最大的怀疑。
第二天晚上。等到我要的结果。基本上吧。
dance。心情差就早点睡。凌晨是人最脆弱的时候。晚上死掉,天亮一定会后悔的。
关于幸福大街 / 帮助 / 站长博客
Based on Discuz! 5.5.0 | Thanks to Livid and Sai
清除 Cookies - GuaNiu Inc. - Archiver - Mobile
Processed in 0.021207 second(s), 5 queries, Gzip enabled, Time now is: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4-27 05:16

http://bbs.guaniu.com
Design by guaniu(at)gmail.com Leeiio chaos m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