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镯ё洱$。


disconnected
主题工具

[转帖] 献给软寞姐姐!也献给这个论坛!幸福街的油桐花


发表于 2007-8-16 21:58  5053 次点击

很多很多年以后,当我再抬头看天时,飞鸟掠过的痕迹已找不到,只剩晃悠悠的浮云流逝时的支离破碎的天空,而我却依然也永远是你的路人,甲乙丙丁。

我在夏远远的QQ签名上看到这段话的时候心里一下子就伤感起来。

我想起了我的边年久,那个曾经和我一起干过很多偷鸡摸狗的事情并且总是自诩为我庄蓝笙老大的少年。

我也总是说边年久是“我的边年久”,我喜欢把自己和他的名字以一种暧昧的方式连接在一起。

虽然他边年久,从来就不是我庄蓝笙的。


第十七棵油桐花树

初遇边年久是在八年前的五月天,幸福街两旁的油桐花开的如火如荼,满树满树的白花簇簇好似浮云连绵不绝。初夏的风轻轻吹过时,白色的花朵便抖落如雪。

镇里的老人说那是五月的雪,洁白柔软不染纤尘。每季花初开时遇见第一阵花雨的人,幸福会一辈子跟随他左右,永远不离不弃。

那时我仍是一白衣飘飘,刘海齐眉的乖孩子,每天放学都沿着幸福街右边的人行道慢慢走回家,从来不曾逾时未归——直到那日我遇到边年久 ——或者说边年久遇到了我。因为据他说他在遇见我之前也是一绿衣飘飘(他们学校的制服是绿色的)的好少年,最常做的事情就是在马路边捡五分钱后交给警察叔叔或者守在红绿灯旁等待需要搀扶的老人过马路。

那日我走到幸福街由东向西第十七棵油桐花树下时,看到一个红色的氢气球缠绕在满树的白花间,长长的细绳垂下来引诱我去撷取。

我伸长手用力的跳,身后书包里的铅笔盒哗啦啦的响,可是那细绳的末端离我的指尖总是差了那么几寸。我正失望的准备放弃时,绿衣飘飘的少年边年久突然出现在我的视野里。

边年久学校的制服比我们学校的还丑,鲜艳的绸制绿色,光线明亮的时候会折射出暗沉的光。他远远走过来的时候就好像一片巨大的人形叶子飘过来。

彼时的边年久穿着不合身的丑陋制服,理着短短的板寸头,穿着一双开了口的旧球鞋呱唧呱唧的走过来。



他一边走一边看我,脑袋一百八十度大旋转。我握着书包带也警惕的望着他,猜想是不是自己无敌青春的美貌让这个发育不良的肮脏少年起了歹心。就在这时,已经走出有些距离的边年久又折回来走到我面前,好心问道,小妹妹,你是不是想要那个气球?


小。。。妹妹?我瞪着当时比我还矮了几公分的边年久,实在看不出他哪点像那个可以叫我“小妹妹”的“大哥哥”。。。可是我还是很有礼貌很楚楚可怜的点点头说嗯,我的气球飞上去了,我好想拿回来。

我撒了一个小慌,私自把自己升格为那个红气球的主人。

边年久抬头看看树上花丛间的红气球,仗义的拍拍胸脯说你等着,包在我边年久身上。

我露出崇拜又期待的眼神,而边年久则在我崇拜又期待的眼神里像吃了菠菜的大力水手,浑身充满了勃勃斗志。他把书包丢在一边,然后跑出好远,然后又像一头小牛犊一样猛冲过来。

助跑,起跳——只听“嘭”的一声——边年久没有拉到红气球的尾绳不说,反倒是一头撞上了比较低的那丛枝桠,头上撞起一个大包,脑袋上落满了油桐花。

边年久痛的“嗷——”的一声长嚎,用力揉着脑袋把那个包揉的油光发亮。

我失望的瘪着嘴巴说,拿不到就算了吧,反正也就一气球……

边年久皱着眉头说那怎么行,我说过要帮你拿到的呀。

我望着仰着头的边年久的侧脸,忽然发现他的右眉尖有颗淡淡的痔,沿着眉线和那颗痔的连点滑落至鼻梁的线条流畅俊朗,说不出的好看。

他的睫毛还又长又浓密,垂下来的时候密密的一排。

我的心脏忽然就怦怦怦怦的快速跳了起来,就好像有一次在夏远远家里看到有接吻镜头的漫书那样忐忑。我偷偷望着眼前的边年久,没有说话。

边年久把我脉脉的眼神当作对红气球的期待。他一卷袖子豪气万丈的就冲过去抱住油桐树往上爬。

不得不说,边年久爬树的动作,笨拙的像头从来都没有爬过树的小熊。

好不容易攀上那丛最低的枝桠,好不容易站稳身体,好不容易一手扶着树干一手拉住了气球,好不容易边年久的脸上露出胜利的笑容,雪白的牙齿在阳光里晃了我的眼——好不容易,当我有了希望就在前方的喜悦时,边年久却忽然蹲在树上拉着那只红气球,死死抱着树干瑟瑟发抖起来。

他望着离他不足两米的地面吞吞口水说,小妹妹,我忘记我原来恐高的……

我张大嘴巴差点把下巴都惊掉了。我说那可怎么办呀?

边年久说没事,你只要帮我去找个梯子来就好。

见我转身就要去找梯子,他又急得喊我,你……你可一定要回来啊……

我从幸福街的街头跑到街尾,又从幸福街的街尾跑到街头,还是没看到类似梯子的东西。而这时候天已经渐渐的暗下来了。

没有办法,我只好又跑到那第十七颗油桐花树下,仰着脖子对边年久说,你别怕,你直接跳下来吧,我在下面接着你。

边年久露出一副“你开玩笑吧”的眼神,抱着树干用力摇头。

不干。

我在树下循循善诱。我说天就快黑了,一会儿还要下雨的,难道你准备在树上过一夜?这条街本来走的人就少,听说晚上治安很不好的……你闭上眼睛跳下来啊,我在下面接着你。你别看我个子不大,我力气可大了,是学校里的拔河冠军哦……跳下来嘛,天黑了我就看不清你就接不到你了……你快点啊。

在我的海吹胡吹和威逼利诱下,边年久终于准备拼死一跳。他深吸了好多口气,然后可怜兮兮的望着我说,小妹妹,你一定要接住我哦。

我点头如捣蒜,我说嗯,那是肯定的呀。

边年久闭着眼睛,颤巍巍的放开树干——就在他跳下来的那一瞬间,我飞速闪到了一边——笑话,虽然边年久比我矮,可是他体重明显不比我轻,若是被他压倒我不死也残废。

刚才的话,自然是骗他下树才说的。

边年久摔在地上,又是“嗷——”的一声长嚎。

我从他手里抢过红气球,背上书包就噔噔噔噔的往家跑。

边年久在我身后受骗上当的大喊,你骗我?你怎么不接住我?

而我,则头也不回的穿过幸福街。书包里的铅笔盒发出哗啦啦的撞击声,尾绳系与我指间的红气球在我身后高高的飞,洁白的油桐花落了我一身一身。

所有的动作和风景,被停滞的时光拉长成一帧一帧连接流畅的画面,暮色垂下来之前的最后一抹夕阳从我的背影上温柔的一下字滑过。

——我落在边年久眼里的第一印象,便是这样一幅落荒而逃的背影吧。



边年久扭伤了脚,我第二天在幸福街遇上他的时候他正一瘸一瘸的在追一个白衬衣蓝领结的女生,看到后出现的我,立刻就掉转方向改追我。

喂喂,那个女的,你给我站住!

才隔了一天,我便成功从“小妹妹”升格为“那个女的”了。我一边跑一边摸摸自己的脸——还好还是很滑的,没有那么沧桑。

我跑过第十七棵油桐树的时候,慌乱中被脚下的石头绊了一下,整个人飞扑出去好远,胸口重重砸在地上,我有那么一瞬间痛的连呼吸都停止了。

边年久一瘸一瘸的走到我面前,笑的东摇西摆好似快要撒手人寰。

他摇头晃脑的大笑着说,报应啊报应。真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哇。

我坐在地上也不起来,仰脸望着边年久,然后一皱眉头一咧嘴,哇哇大哭起来。

边年久惊的往后倒退一大步,一趔趄,差点把另一只脚也给弄崴了。

他说靠,你真是世界第九大奇迹,怎么说哭就哭啊?你应该有十岁了吧,也应该算大人了吧。我十三岁之后就再没哭过。

(很久很久之后我才知道,原来第二次遇到我的那天正是边年久的十三周岁生日——他前一天还因为扭伤脚又回家被他爸爸修理了一顿而刚刚哭的呼天抢地。)

我抽抽嗒嗒的说我就要哭我就要哭,关你什么事?还有哦,我,我十三岁了……

边年久围着我转了一圈,又上上下下的看了我一轮,说不可能!你怎么可能有十三岁哦!我们班的女生个子,都这样的——身材,都这样的——

他一边说一边比划,以此证明我干瘪细瘦伶仃的身材一点都不符合十三岁女生该有的身材规格。

我哭的更加大声,眼泪跟珍珠似的落满了衣襟。来往的行人不住的看我和边年久。

边年久慌了,试图手忙脚乱的安慰我,结果都只是徒劳。后来他只好说,我求求你别哭了呀,你昨天骗我的事我就不计较了,你若是现在可以不哭,我就带你去买冰淇淋。

我要香草口味的。

我利索的站起身擦干眼泪,拍打身上的灰尘,眼巴巴的望着边年久。

边年久看了我许久,慢悠悠的开口说,其实我觉得,什么关之琳张曼玉应该退位让贤了,你的演技明显好过她们……

我吸吸鼻涕笑嘻嘻的拍拍边年久的肩膀说,以后你就是我兄弟了,我们还谁跟谁啊。

很久之后,边年久总是说他真后悔因为一支冰淇淋缠上我这么一个兄弟。

他说我那时的眼神真恶心,像看到肉骨头的狗狗,他当时怕我会真的把舌头吐出来冲他摇尾巴。

我说你滚咧,明明是你先以食物引诱我来着,现在还要把责任推卸到我身上。

我一面说一面拽拽的扬着下巴望定边年久笑靥如花——殊不知在心底,我有多后悔以那样轻率的方式就把自己推到和边年久无限亲密却永远无法前行的位置。

我和边年久,我是直线他是曲线,我们无限接近却永远无法有任何交集。

若是时光能倒退一切重来,我一定会梳着两支玲珑乖巧的麻花辫,穿着那件荷花滚边紫色小短裙,系着那条缠缠绕绕的发带站在幸福街第十七棵油桐树下等待十三岁的少年边年久出现。

我不会再骗他再瞪他再和他油嘴滑舌。我会对他盈盈的微笑会垂下眼睫声音细细的说我是庄蓝笙,你可不可以,为我把只气球撷取?

那温柔乖巧的模样,不是庄蓝笙没有形状的灵魂折射出来的真实表情——可是那样温婉的女子,他会欢喜的,是不是?

如果再来一次,边年久会喜欢庄蓝笙的,是不是?

——不似现在的边年久欢喜兄弟庄蓝笙那般的欢喜。

本主题共有 16 条回复 | 回到顶部

17 ITEMS / 30 PER PAGE 1/2 12››
#1 - 2007-8-16 22:00
囡佳児。 爱尔兰
嘿嘿。。囡囡把小寞寞嗒SF座了,。
#2 - 2007-8-16 22:01
←镯ё洱$。 地球
我在进入S中后的第二年夏天,遇见了传说 中当时风光无限的古惑仔老大——安谨诚。当时的情况,真是非常非常非常让我不愉快。

自从那日我单方面提议和边年久结拜为兄弟之后,我们之前的过节就算一笔勾销了。我舔着那支超大分量的香草冰淇淋就此决定和边年久不计前嫌发展良好的双边贸易关系。  
  
边年久说我是他见过的女人里最有痞气的女生,而碰巧他的理想就是成为一名出色的古惑仔老大——他觉得我非常有潜质所以决定好好培养我。
  
“你知道的,从小一起闯江湖培养起来的感情是后来你得天下时才有的那些朋友所不能比的。当老大很忙的,我需要一个信的过的帮手。”——十三岁的边年久一瘸一瘸的边走边语重心长的说道。而为了拉我加入“准古惑仔”的队伍,边年久还指点江山很是激扬的描绘了他未来的美好蓝图。
  
当时也只有十三岁的我立刻被边年久这种身残志不残的伟大精神所深深感动了,稍加修改就写入我当周题为《我的榜样》的周记作文里。而我也由此得到我人生中最低的一个作文分数。不过这并没有影响我和他坚定的兄弟连情谊。
  
每天放学边年久若不是去偷偷跟踪那个我先前见过的白衣少女,便是等在幸福街口和我一起放风筝逮蚯蚓捉蛐蛐——我在认识边年久之后就再没有按时回过家,彻底堕落为热爱游荡事业的伪不良少女。
  
新世纪快要来到的时候,我和边年久甚至还策划过一起模仿香港电影里古惑仔的抢劫事件,可终因我们的“一时心软”被反抢劫走共计六元零四角八分的零花钱。
  
事后边年久捂着脑门上依然不停流血的窟窿说要不是为了保护你,我肯定一下子就可以把他们打趴下。
  
我抱着肚子一阵一阵的冒冷汗,脸色发白。我有气无力的说,得了吧你。要不是我刚才为你挨了一拳,都不知道你现在还能不能笔直的站在这里。
  
我以为边年久会嘴硬的很快反驳,却没想到他有一瞬间的沉默。然后他走过来轻轻抱住我说庄蓝笙,你是我的好兄弟,我永远都不会背弃你。
  
我在十四岁的少年边年久怀里疼的整个身体都绞在一起。
  
我闻着边年久身上混合着淡淡油桐花香的血腥味,下巴搁在他的肩头,静静的听他对我不离不弃的承诺,心里却浮现起没由来的淡淡哀凉。
  
我和边年久,就这样一起穿越过幸福街的满地油桐花,一起经历过那些关于成长的琐碎事情,在时光的流转中飞快的长大了。

  
十六岁那年我和边年久一起考进了我们那个小镇最好的高中,迎来了我们生命中第一个完完全全没有作业彻底放松的暑假。

边年久每天早上等我妈去上班后就会准时出现在我家门口,手里通常提着豆浆牛奶油条之类的早餐,等我像太后一样的给他开门后乖乖拱手送上。

我住的地方有个小小的天台,偶尔抬头的时候能看到飞机很近很近的从头顶上飞过。我们有时打电玩,有时便什么也不做的头挨着头靠在一起看飞机轰鸣着从湛蓝的天空中飞过。

边年久说蓝笙,我不想当古惑仔了,我想当飞行员,开着飞机去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那应该很威风吧,你就当那飞机上最丑的空姐好了,那样我们就一起遨游蓝天。

我气得把边年久用被子罩住,然后用力扑上去用我彪悍的体重压死他——谁让他说我丑。

谁都可以说我丑说我刁蛮任性不听话,可是边年久不可以,就他不可以。

那是一个安静宁和的夏天,我有时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边年久描绘他未来的美好蓝图,不知不觉就沉沉睡去,长眠不醒。

忽而,就一夏了。

当时不知道,当时未珍惜,那个夏天,那个静谧到连蝉声都温柔似水的夏天,竟会是我和边年久最后一个无波无谰的夏天。
#3 - 2007-8-16 22:02
←镯ё洱$。 地球
边年久喜欢徐暖暖


因为这件事,那一整天我都不敢直视边年久的眼睛,做贼心虚的好像我做了多少见不得人的事,可事实上我并不有大的过错,错的是安谨诚那个古惑仔。

我在遇见安谨诚之前便略微耳闻过这个名字,他的名声并不好。打桇抽烟飙车玩女生,似乎所有高中生不能做的事情他都在做。我曾以为有着这样事迹的“安谨诚”应该是强壮如哥斯拉凶残如霸王龙的显赫人物——这才对的起他混混老大的名号嘛。可是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真正的安谨诚,总是如此气质卓然的美少年。

虽然他的品质确实恶劣的让我吃饭时差点咬断了筷子。

边年久只知道我被人偷窥了,并不知道具体事由。他大方的夹了一块鸡胸肉到我碗里,表情真诚的说庄蓝笙别生气了,快吃吧,吃啥补啥。

我又一口气没提上来,差点被自己的口水活活淹死。


  
请问,你是庄蓝笙吗?

车棚门口,一个陌生的女生拉住我轻声问道。

我愣愣的点头。

她的眉眼着墨极淡,黑色塑框的眼镜,皮肤白净宛若透明,能看见其间的淡蓝经脉,穿很大的黑色T恤,窄窄的仔裤,算不得漂亮女生,可是站在那里却也自成一道风景,有一种极淡的,却容不得旁人忽视的安静气质。

我说你找我干……

尾音“嘛”还未出口,我脸上便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一时间我眼冒金星甚至弄不清打我的是谁,那一巴掌是怎么凭空打来的。当我定住神时,发现偌大的车棚里依然只有我和那个陌生的女生。

我自然不会自己打自己的。

我说你干……

又是扬手一巴掌。这次我下意识的闪了一下,结果却还不如不闪,她尖利的指甲滑过我的下巴,挠出一条很深的血痕。

这次我真是生气了——无缘无故被不相干的人上来就甩了两巴掌,我想再怎么有涵养的人都会发火吧。更何况我庄蓝笙根本就不是那种人。

我擦干嘴角的血迹。我说你干嘛?你什么意思?

她笑的很甜的说我打的就是你,庄蓝笙。就是你这……

这次轮到我趁她没说完就乎她巴掌了。可是没想到她打人那么疼,可是自己却那么不经打。那巴掌我几乎没用上什么力气,她却整个人都飞出去额头还撞上了墙壁,“咚”的好大一声。

我安全傻掉了,差点就想跑过去低头和她赔不是说对不起,却傻傻的看到边年久跑进来抱起她,又着急又心疼的喊,暖暖,暖暖,你还好吗?

那个乎我巴掌时虎虎生威的女人一下子就变成了弱不禁风的林妹妹,躲在边年久怀里嘤嘤的哭泣。

暖暖,徐暖暖。

我忽然想起这个名字的全部组成——我未曾见过她却早在三年前便听过她的名字。她就是那个我第二次碰见边年久时他正在追的女生,也是后来漫长的三年里边年久偷偷跟踪过无数次的女生。

边年久喜欢徐暖暖——我十三时便在边年久家里的墙壁上看到过这句字迹很丑陋的话。可是我一直以为那只是开在小男生边年久漫长生命里的一朵小花,他中途经过时念念不忘的一道流光,终将随着时光的冲逝而无影无踪。

我才是那个,会永远陪在他身边的女生,会永远被他不离不弃的女生。

我真的以为那个长眠的童话终会在漫长的冬天过去后慢慢苏醒,在我们彼此合适的年纪开出最柔软的花。

可是这所有的美梦都在这一刻瞬间破碎了。

我从来没有见过边年久这般温柔的和一个女生说过话,也从未见过边年久用这般陌生的眼神看过我。

我竟在他眼底看到失望透顶的情绪,那些曾因我而开的花,也都在那一刻纷纷凋零。

被莫明其妙狠狠打了巴掌没有掉一颗眼泪的我一下子忍不住泪水滂沱。我冲边年久吼,我说边年久你那是什么眼神?你不要这样看我你不准这么看我你不许这么看我

边年久扶起徐暖暖往外走。他说庄蓝笙你知道吗?徐暖暖刚才对我说她想认识你,为了制造小小的意外惊喜她自己先来找你。我跟她说庄蓝笙虽然有点粗鲁有点傻气,可是是一个很好很好的女孩子。她心地善良爽气可爱,坚强的外壳下有一颗很柔软的心……可是我刚才进来的时候看到了什么?

庄蓝笙,无论暖暖说错了什么话你都没有理由这样推打她的。她只是个还不懂事的小女生啊。

我冲过去拉边年久的衣袖说,边年久你瞎了吗你傻了吗?你没看到我的右脸也肿着吗?你怎么不问问我是怎么受伤的?

边年久的脸上出现惊讶的神色。

你的脸……
  
他果然,这才第一次正眼瞧我。

在有徐暖暖的同一空间里,我庄蓝笙在他眼里便如空气一般。她纯良美好我邪恶丑陋,她天真无邪我蛮横凶残,她是天使我是恶魔,她是弱不禁风的温室花朵而我是打不死踩不扁砸不坏的铜豆!

我说边年久你知不知道我也是人我也是女生啊,我也有血有肉会疼会哭啊!你到底明不明白

我哭的涕泪纵横失尽仪态,而徐暖暖则在边年久的怀里装无辜可怜的小猫咪。

我看到安谨诚从边年久身后的方向走过来。他站定在我的身边,手指抚上我的右脸,看到我吃痛的表情,缩了缩手指,然后小心珍惜的放下。

他看看边年久和他怀里的徐暖暖,直视我的眼睛说,他们欺负你。

不是等待肯定的疑问句,而是平平淡淡的肯定句。

边年久淡淡的望了一眼安谨诚。他说这是你的新朋友吗?你是不是打算找一群人把我和徐暖暖打的内脏破碎。然后伤好后害怕的立刻转学消失在你们面前?

边年久说庄蓝笙,这就是你交朋友的水准吗?

我抬手给了边年久一个巴掌,我说边年久,我不许你这样说他。

边年久眯着眼冷笑起来,他说蓝笙,我们认识了三年,我从未见你打过任何人,你曾是冬天时看到小狗冻死在街边都会掉眼泪的人,可是今天,你真让我失望。

他抱着徐暖暖转身便走,可徐暖暖的脸上并没有胜利的表情。她靠在边年久的怀里,目光越过他的肩又仇恨又嫉妒的望着我。
#4 - 2007-8-16 22:02
←镯ё洱$。 地球


想知道她为什么要找你麻烦吗?安谨诚靠在我的耳边说。

我呆滞的抬头看他,安谨诚微笑着低下头来,轻柔的吻上我肿的像馒头似的脸颊。

我看到徐暖暖迅速掉转头去——而在那这前的一瞬间,她脸上露出与我一般受伤的表情。

原来如此。

边年久不过是她手中可怜的武器,用来伤害我打击我最好的利器。可是,那又能怎样呢?我和安谨诚本来便无任何关系,而她更不会因此就得到安谨诚。

安谨诚站直身体,浅笑着迎着风望向前方,说,我还不曾吻过这么丑的脸呐。

我迎着头怔怔的望着他,本已经哭到干涸的眼泪又忽然汹涌蓬勃的冒上来,我扑过去抱住他的脖子大声哭。

我说,能挨打难道也是错吗?难道要让我来个720度后空翻落地,他才肯相信,其时我才是比较疼的那个,她才是打人比较用力的那个吗?

安谨诚闷闷的笑,把我拥在怀里。他说,你是怀人,我也是怀人,你以后就待在我身边吧。

边年久的转身已经彻底摧毁我对他的期待和奢望,我头脑混乱的点点头说嗯。

当古惑仔老大曾是边年久童年时的梦想,当我发现自己偷偷喜欢着边年久时,我的梦想自然便是当古惑仔的夫人。而如今物是人非。长大的边年久已经不爱当初的梦想,而我却真的做了名震S中的混混老大安谨诚的女朋友。

是徐暖暖,亲手将我推给她喜欢到可以不惜牺牲任何代价的男子的身边。

  
  
平凡了十七年零一个月的庄蓝笙,因为安谨诚的关系,开始在S中的校园里过上呼风唤雨的日子。所有安谨诚的兄弟都护着我宠着我视我如手足,而所有的女生也在一边嫉妒着我的同时一边巴结我,希望有机会靠近安谨诚,有朝一日取代我成为他下一个女朋友。——安谨诚换女朋友的速度快过换牛仔裤,这是全校都知道的事情。我也是后来才知道,徐暖暖便是他历任女朋友中的一任,可是相处久了,我并没有发现安谨诚任何像混混老大的不良恶习。他不抽烟不喝酒很少打桇,传说中的飙车也只是无聊时拉我到游戏厅打打卡丁车。而传说中“玩女人”一项更是迟迟没有发生在我身上,害我在最初的时候,又害怕又好奇了很久他的“玩法”。

夏远远在得知我成为安谨诚女朋友七个月后,最亲密的行为便是当日他亲吻我肿起的脸颊以及偶尔的拥抱的时候,吃惊的差点从床上滚下来。

她说怎么可能!在改革开放的今天,在社会主义建设工作如火如荼的当今社会,像安谨诚那样要智商有智商要相貌有相貌要经验有经验的男生,怎么可能和你连亲吻都只是蜻蜓点水的一略而过?

我一边纠缠在让我脑筋打结的数学题里一边回答说,真的啦,我没骗你。

夏远远沉思良久,终于得出结论说,我知道了,庄蓝笙,肯定是你太没魅力了!

找死哦!我丢掉数学书扑过去暴打夏远远。

是的,我就是没魅力,所以才会在当初被徐暖暖以那样简单可笑的手段抢走我的边年久,那个曾说永远都不背弃我永远和我不离不弃的男生。

最没出息的是,他如此踩踏我喜欢他的心情,安谨诚疼我如掌心明珠,可我心里每天十遍八遍挂念着的人,依然是边年久。

夏远远说我是个认死理的人,一开始认定以后就很难改变。我有时候看着坐在我身边为我剥小龙虾的安谨诚常常傻傻的想,若是他视我如他前几任女朋友就好了,毫不留恋的把我踹掉等待下一个女生的出现。

可他偏偏,视我如宝。

安谨诚说其时学校里关于他的流言大半都是假的,包括他打破人内脏逼迫别人退学的事情,以及他换女朋友速度比换牛仔裤快的传说。他说他真正交往过的女朋友只有两个,一个是我,一个便是徐暖暖。

徐暖暖追他三年,历尽千辛万苦始终不曾放弃,他终于被感动答应和她交往,却在短短一个星期后就又提出了分手——他受不了她的专横和控制,更喜欢从前一个人孑然一身的自由。

我说那我呢?我给你什么感觉?你是不是觉得我粗鲁又傻气,刁蛮又任性?

  
安谨诚喂我吃小龙虾。他点点头,说,你确实蛮粗鲁的,还有些傻气,有时也挺任性,可是大多时候你都很乖,没有什么要求,不会对我指手画脚要这要那的。我有时甚至觉得你不够重视我——你从来都没有因为我和其他女生出去而吃醋,从来都不会误会。

我有时想你是不是对我太过放心了,好歹我也长得不差,说不定哪天就没把持住接受诱惑了呢?不知道那时你该怎么办?

安谨诚说的很慢,脸上的线条很柔软,一直有着淡淡的微笑,可我却仍是清晣的看到那些掩藏在轻快话语下的失落和不安。

我凑过脸去啄一下他的嘴唇,然后抱住他,说,阿诚,我永远不会背弃你的。

安谨诚的身体僵硬了一下。他把脸埋在我的头发里。他说蓝笙,你有没有发现,这是你第二次主动靠近我?

……蓝笙,你现在抱的我这么紧,是不是因为你现在脸正红得像猴屁股  
我不知道如何在梦境中寻找迷失的自己。茫然,再茫然。
#5 - 2007-8-16 22:02
软寞 在路上
謝謝`````` [s:71] 好感動
謝謝````````
#6 - 2007-8-16 22:03
囡佳児。 爱尔兰
也發現你喜歡疊詞的名字。。。
#7 - 2007-8-16 22:05
←镯ё洱$。 地球
我很久没都没有和边年久讲话了,我也不知道他后来有没有为当初对我造成的伤害而后悔过,因为我总是比他望向我时先一步移开目光,扬着下巴目中无人的走路——有安谨诚牵着我,我不怕自己大摇大摆的样子会跌跤。

我用安谨诚对我的宠爱纺织成一件华丽的战衣,它牢不可破无坚可摧,不管我面对什么流言蜚语风吹雨打都能巍然屹立笑看乾坤。

徐暖暖曾经为了安谨诚自杀过一次。在得知我和安谨诚在一起后她打电话给安谨诚,想要见他。而彼时安谨诚正在帮我解数学题,我则躲在被窝里看《恶作剧之吻》哭到不能自己。

相原琴子那样努力而认真的爱着入江直树却一直迟迟得不到任何回应。她在夜里要用多少的爱去修补那些白天时所受到的冷漠和伤害,又要有多少的勇气填补,才可以在天亮前扬起那张不败的笑脸?没有很卑微很寂寞很孤独爱过的人,怕是不会了解相原琴子对入江直树的那份爱的坚韧和庞大吧。

人心脆弱如纸,唯有源源不绝磅礴无际的爱才能支撑起那样的坚持。

其时徐暖暖也是这般爱着安谨诚吧,可是她的爱太过自私太过狭隘,所以在得到安谨诚后才会轻易将他失去。

她说若安谨诚不在十分钟后出现在她家楼下,她就立刻割脉自杀。

安谨诚说我没空,然后把电话合上,可是此后他再也解不出那道几何题。

我说你去看看吧,说不定真会出事。

安谨诚摇摇头说不用。他给徐暖暖的父母打了个电话。

十分钟后安谨诚接到徐暖暖自杀的消息。听说当她父母开门时,家里已经满地都是鲜血了,徐暖暖躺在沙发上已经陷入昏迷,可是依然断断续续的哭泣着叫着安谨诚的名字。

安谨诚在医院陪了徐暖暖几日,然后便和她彻底断了来往。他说蓝笙你不要担心,我和暖暖都谈好了,以后她再也不会做这些傻事也不会再来打扰你。

起先我不相信爱的那样激烈的徐暖暖肯善罢甘休,可之后她真的再没有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每次在学校里遇见她时,她都是一身全黑的打扮,脸色苍白,神情平淡。

我知道安谨诚那日曾在病房里和徐暖暖谈了很久很久,可对于那场对话的内容,他只字不提。

徐暖暖后来也并没有和边年久在一起。听说她自杀之前和边年久曾大吵过一桇。据夏远远在厕所八卦得来的消息,说是和我有关。

可能是边年久发现了当初车棚事件的真相吧,可是那又怎样?人心受到的伤害无法像电脑那般,轻轻一确定就可以全部删除当作从未存在过。

边年久对我的伤害远远重于徐暖暖在我脸上的两巴掌——他若连这点都不明白,就永远别对我说对不起。



高中三年的时光很快便如那五月的油桐花,簌簌的落去。不管是边年久还是徐暖暖,亦或安谨诚或者我,我们的青春都将就此翻开全新的一页。


边年久和徐暖暖都考去了Z城,我去C城,而安谨诚则通过全部一百多项体检,以超过录取分数100分的高分考入空军学校,成为一名准飞行员。

你看看这个世界多么好笑,喜欢我的安谨诚沿着我喜欢的边年久的梦想的轨迹,一步步的摘取属于他的所有荣耀——无论是高中时的混混老大的名号还是将来的飞行员,都曾经是边年久梦想过的职业。

安谨诚说,蓝笙,我马上就要过和尚一样的生活了。学校里不准用手机不准用电脑,每天要跑几十公里累死累活,星期天也不准到处乱跑。我真怕放假再见你时你会拉着别的男人的手,从我眼前面无表情的走过。

我细细端详安谨诚的脸,发现他神情认真竟不似说笑。我像哄小孩一样拍拍他的脑袋说,阿诚乖,庄蓝笙不会抛弃你的,只要你别抛弃庄蓝笙,你可是华丽无敌的美少年啊,担心的人应该是我吧!老实交代,你们学校招不招女飞行员?哼,食堂的大妈也不安全,万一打饭的时候看你这小伙子太顺眼,在你饭里下一些蒙汗药,然后把你拖回家硬把你和她麻子脸的女儿凑成对了那可怎么办啊?阿诚,为了我,你可要好好保护你自己啊。

安谨诚被我逗笑,拉拉我的头发说,你就喜欢胡说八道,然后又很快补充说,你就喜欢你……胡说八道。

我看到安谨诚垂下眼睑,浓密的睫毛密密的排成一排,白净的皮肤上染上淡的红晕。

他居然脸红。

混混老大安谨诚居然脸红?

我这才忽然想起和安谨诚在一起快三年,我们都未曾对彼此告白说过任何类似“我喜欢你”“我爱你”这样的话。连最初我们在一起时,安谨诚也只是说“你以后就待在我身边吧”这样含意未明的话。

我想安谨诚一定把这样的话看得很重很重吧,从不曾轻易说出口。可能在他心里,“我喜欢你”“我爱你”这样让他难堪又喜悦的话,一辈子只会对某一人说那么几次。

那么我呢?我为什么在长达三年的恋人身份里都未曾要求过安谨诚说过这样的话?甚至连想都没有想起,更别提自己的主动告白。

我很想很想回应他说笨蛋安谨诚,我也好喜欢你——可是这样简单的话竟堵在我的喉咙里,吐不出来咽不下去。

我走过去抱着安谨诚,默默的不说话,静静的聆听他咚咚咚咚的有力的心跳声。

三年之后,我在安谨诚的日记本里看到有关那天的事。他用长达四页的篇章记录了那天我对他做的所有动作说过的所有的话。

安谨诚在最后一行工整的写着:

那是庄蓝笙,第二次主动拥抱安谨诚。

我好开心。

  

安谨诚的学校管的比之前想象的更为严格,除了每隔一天的电话外,我们没有任何其他交流的方式。而且因为他们整个学校只有几台电话,每次他都要排上很长时间的队却说不了几分钟就必需挂掉。

有时正遇上我不高兴发脾气,安谨诚总是用“乖啦乖啦”的宠溺的语气安慰我,可这之后依然是不得不说的再见。

他说蓝笙,再过几年就会好的,等我毕业我就娶你,我开飞机你来当空姐,你肯定是其中最漂亮的那个。我们一起周游世界。

我高兴的说好啊好啊,然后握着话筒在这头无声的泪如雨下。

这样熟悉的声音这样熟悉的誓言,我曾在哪一段的旧时光里也曾经听人对我这般朗朗讲过?

那时我还是个眼眸晶亮笑容明媚,不解忧愁的天真少女,而你则是那个傻傻憨憨干净俊朗的英俊男生,对我千依百顺还常常自豪无比的说——我们是最好的兄弟。

——从始至终,庄蓝笙之于边年久,便只是兄弟,而现在,连亲密到生疏的“兄弟”都不存在了。
#8 - 2007-8-16 22:05
软寞 在路上
妹妹.不是原創吧?.............
#9 - 2007-8-16 22:06
←镯ё洱$。 地球
恩恩……这不是偶写滴……不过四偶滴心意!
17 ITEMS / 30 PER PAGE 1/2 12››
关于幸福大街 / 帮助 / 站长博客
Based on Discuz! 5.5.0 | Thanks to Livid and Sai
清除 Cookies - GuaNiu Inc. - Archiver - Mobile
Processed in 0.029986 second(s), 5 queries, Gzip enabled, Time now is: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1-18 02:27

http://bbs.guaniu.com
Design by guaniu(at)gmail.com Leeiio chaos m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