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蓝


disconnected
主题工具

永远不说再见


发表于 2005-3-20 11:12  4658 次点击

一年多以前。
从我两只脚都登上列车的那一瞬间,我心中默默地说了一句:“再见!”对我所在乎的一切人,一切物,对Ken,也对我和他之间的那段故事……我知道我不会回头,所以,我们不可能“再见”,更不可能会有续写的故事。我相信宿命——知道缘起缘落,一切都要随它去。我也知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这古老的道理。
我讨厌坐车,因为快速后退的景物总令人脑子里的回忆也跟着快速倒带,然后一幕幕重现在眼前,我不愿回头,所以回忆带给我的没有甜。记得有个好朋友,很会喝酒,曾向我介绍过各种啤酒,他说HeineKen很醇厚。我不会喝酒,所以我认为醇厚的酒,只需一点,便可以令我头脑发昏睡觉吧?于是,临行前,我带上一支HeineKen。我打开喝了几口,闭上眼睛睡觉。睡了醒,醒了睡,其实明明知道喝酒睡觉也没有用,我终究会醒来。张开眼睛的时候我始终都把脸别到另一边,不去看车窗外的景色,颠簸了多少个小时我也懒得去细数,下车时一眼就找到哥哥,他帮我提上行李,带我出车站,再打车,再下车,走进一条长长的巷子,哦,不,在这里应该叫弄堂,是的,我已经到了,到我梦想了五年的上海了。


(一)异地上相似的背影
我和哥哥还有他的大学时的师兄师姐四个人合租一间房子,和这个叫安婕的姐姐睡一间屋,收拾好我的东西,一切仿佛尘埃落定。闲下来了,脑子里面的东西便开始蠢蠢欲动,我总是在问自己:“我来上海到底是对还是错?我接下来的生活该怎么过?我的学历允许我在上海立足吗?……”我侧躺在床上望着电脑前安婕的身影,找不出问题的答案。她大概忙完了吧?接着便玩游戏,那个专注的背影令我想起娴——

离开汕头的前一天去看她、道别。开门的时候,她懒洋洋的脸上现出讶异——因为每次去她家之前我都会先给她电话的,这一次没有。我笑笑,和她拥抱。依旧是那样,问我喝什么,我答:“水!”她给我倒了一杯,又往电脑冲去,边对我说:“你等一下,我把这一关过了再跟你聊天!”
她就是这样子的,我已经习惯了,她也知道我了解她。想起第一次来到她家,她也是在玩游戏,叫我自己看书,我问坐哪里?她把我往床上一推——比我还随便!
我坐在她的床上,看着她小巧的背影,想起初三时短短一学期同桌建立起来的友谊;想起我们之间似淡薄却深厚的感情……眼睛有点模糊,我告诉自己那是进了沙子,房间里静得出奇,不像以前那样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些无关紧要的话,也许她也察觉到了,转过头来看看我,有液体滑到嘴里,这一次我告诉自己那不是沙子!她关了电脑,坐到我身边,握着我的手,好遥远好感动的感觉,同桌的时候,她便常常握我的手,我的所有朋友中只有她懂得这种肢体语言,没有人知道握手的深刻意义——比千言万语的安慰更贴心,好像一下子找到依靠。
“我要离开汕头了……”
“旅游?哪个地方?多久?”
“去上海,我梦想中的城市!”
“你……Ken知道吗?”她知道那是我盼了五年的事情,我不止是去旅游。
“我哥哥也在那里,他要在那里发展,刚去没多久,也好,有个认识的人在身边总好过举目无亲。但是我不想等到他安定了再去,好像是去依靠他似的,我要自己闯……”
“Ken怎么办?他怎么说?”
“呵呵,我生命力很强的,你知道的!不用担心我哦,过不下去我会回来的!”
我抬起头,她定定的看着我,看进我眼里、心里……终于崩溃了,她抱着我,我把她肩膀那里的衣服弄湿了一大片……

安婕大概过关了吧?突然想到我,回过头:“怎么这么安静啊?我听你哥哥说你很好动的!”她关了电脑,走过来:“怎么?刚到就想家了?还是累了?”她开了一瓶HeineKen,递给我:“喝了,睡觉!我刚来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又是HeineKen?
她坐到我身边,握着我的手,我心里一颤。
我摇摇头:“不是想家,是想人!”话刚出口就后悔——说好不想的,而且,我怎么才刚刚认识她便会有想对她说的感觉呢?
“想人是难免的!而且你一定还对自己说过不会想他,不要想他!但那是不可能的!走,我带你爬屋顶上看星星!”
她的话让我觉得想他并没有过错,我不该给自己定下太多规矩,逼迫自己忘记。
坐在斜斜的瓦片屋顶上,安婕点了一支烟,呼出烟雾的时候我感觉到她也沉重的叹了口气。“会看星座吗?”
“会,但只会分辨出猎户座!”
“真巧,我也是,因为我以前的男朋友是射手座,所以我学看星座只为了找出猎户座!”
“真傻——我们!找到了又怎样?我明明知道他只是我生命中的一颗流星,我们都不相信有天长地久,那只是梦!”
安婕把眼睛从天空转移到我身上。


(二)我们年轻,我们都很固执
我认识Ken五年,和我的上海梦一样久。
其实分别是意料中的事情:
因为我们之间有太多相同的地方——
我们都想闯,不会会扎根在出生长大的地方;
我们都很独立坚强,不像有些人一样会要求对方说我要怎样怎样,需要你在我身边支持我;
我们都很倔强,就算再爱对方,也不会为了对方而放弃自己的理想,就算知道会一辈子伤痛,仍然要向自己的理想挺进。
惟一不同的是:Ken最想去的地方是西藏,而我是上海。一个在西北,一个在东南,背向而行的两个地方。我不知道我究竟为什么迷恋上海,我只是很固执地一味喜欢着。也许只是为了那片曾经划成了好多租界的土地;也许只是为了曾经那些渡工为生存而付出过血与生命的黄浦江;也许只是为了体会周杰伦唱的《上海一九四三》提到的吴侬软语;也许只是为了老区那些历经沧桑,有点苍老的西式建筑,为了雕花门窗……不可理喻的理由!
我比预期中的提早来到这里,也完全是因为他,我们没能留住彼此,反而要更快挥手。Ken的一段话,让我负气,毅然地收拾起包袱,离开有我的一切的那片土地——

“知道什么叫梦吗?”
我看着他,在想他又要发出一大堆感慨了。
“梦之所以叫梦是因为它永远不可能实现!我永远爱你,你也永远爱我就是我的梦!我不相信天长地久,我知道你只是一颗流星,划过天际的时间再长,也终究要消失的,知道吗?我知道你不会放弃你的上海情结,我也一样,西藏,我一定要去的!所以,我只能对你说我现在最喜欢的人是你!”
好坦白的一段话,我也懂得:男人说“我永远爱你!”百分百纯属冲动,女人听到这句话最容易轻飘飘,这样的爱情最不牢固。男人说“我现在最爱的人是你!”女人最容易生气,但至少这一句是真话,而愿意说出这句话的男人是少之又少,这也是男人最虚伪的地方。我庆幸自己会遇到一个“少之又少”对我说真话的人,同时我也下定了决心:我要立刻去上海!
“嗯!懂了!我决定下个星期就去上海!你好好读书,好好高考,考西藏大学!我先你一步走了!”

安婕又吐出一口烟雾,笑了笑:“好性格的女孩子,少见!”
“可是,那不见得我坚强,如果我坚强,我便不会再讲起这些,也不会觉得有点痛!”
“回忆并不代表是懦弱啊!人最可悲的就是当你选择走的路到了最后发觉是错误的时候,回过头了,什么都没有!所以,回忆没有错!”
“我们年轻,我们都很固执,也正是因为年轻,我们才有资本固执吧?”
“对,没错,有头脑的女孩子!下去吧,睡觉了!”


(三)迷路了,我也不再哭泣
我是个超级大路痴,想起以前,每次和朋友约好出去,我提出的第一个难题一定是:“可是,我不认识路啊!”他们都会现出一副吃惊兼晕倒状,然后反反复复,反反复复给我说得口干舌燥,却还是从我眼睛里看到一片迷茫。所以我很少出去,这也要怪母亲管得严“女孩子不可以整天到处乱跑!”我不是个听话的孩子,但是我会换回门闩被插死进不了家门的结局。记得以前迷路,我都会哭,再每条路都走一遍,自己找回回家的路。
我现在远离家里,还有谁能管我出去?可是,我现在还能和谁出去?我兴致冲冲,拿起手机,可是打不出去——已经没有人能陪我出去了。我走出了弄堂,不想去记住自己走过哪些路,我胡乱走,见弯就拐,见十字路口就“点呀点铁锤”,点到哪个方向就往哪个方向走。我该锻炼——我要闯荡,我还能当个路痴吗?
不知不觉,天黑了,我摸摸口袋,想去吃点什么,再探索回家的路,可是“幸运”的是我要锻炼的目的达到了——手机,钱包全都没有带出来。
我有点呆,想到这也许是考验!我没有哭,继续游荡,也不知道是在找回家的路还是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
我在广场的长椅上坐下。
迷路?迷路?好像6年前夏天的那次迷路,我遇到件什么事情?哦,想起来了,那个时候我哭,手背用力擦着眼泪,然后随便拉住一个人,鼻子还是不断地抽着:“请问……这里……你能告诉我回家的路该怎么走吗?”那人摸摸口袋,递过来一包纸巾:“先别哭,慢慢说,你得告诉我你的家在哪里,我才能告诉你回家的路啊!”我抬头,隔着眼泪,看到他模模糊糊的微笑……
就这样,我认识了祺,后来,我居然在初中入学第一天惊愕地发现他和我同班,再后来,他就成了我最重要的一个朋友。我开心的时候,他未必在我身边,但是,我流泪的时候,在我身边的,就只有他……

不知道坐了多久,天开始有点蒙蒙亮,我起身……
拿着所租的房子的地址问了13个人,终于回到了那条熟悉的弄堂。门锁着,我使劲地敲,没有人开。我坐在门口,等着他们回来。三个身影出现了,拖着沉重的脚步,他们脸色很难看,特别是哥哥,安婕首先看到我,奔过来抓住我的手:“小鬼,你刚来几天,人生地不熟,怎么能乱跑呢?要是……对了,你有没有怎样?你去哪里了?手机怎么不带啊?什么时候回来的?去了一夜,是不是迷路啊?啊?你是怎么回来的?”我不知道应该先回答她哪个问题,所以干脆默不作声。她抓住我的肩膀使劲摇:“说话呀!怎么了?别吓我们好不好?你没什么事吧?”
“我没事!对不起!”我抬头看着哥哥。
他蹲下来,抱着我:“你吓死我们了,姨妈把你交给我照顾,你要是有什么闪失,我怎么跟她交待呢?”
我闭上眼睛,感觉到异地的阳光还是这么温暖的。


(四)没有人会留下来,我们都要离开
隔壁的老奶奶去世了,我看到她那16岁的孙女坐在门口一直哭,哭得眼睛红肿,我坐在她旁边,跟着哭。老奶奶死了,前天她还拿水果和面包给我,我又想起蔼亮叹息:“唉……生命真的是很脆弱,很无奈!”

我还想起我的奶奶,我的奶奶也已经不在好几年了,奶奶走的那一年,我也是16岁,读初三,正是为中考紧张的时候,安静的教室里,只有老师循循讲课的声音,还有我的抽泣,老师不时看我,我努力抑制自己,可是止不住,我把娴的整包面巾纸用完,接着用手背用力地搓自己的眼睛……
放学铃响了……
同学陆续回去了……
整个学校渐渐安静下来……
天黑了……
校警拿着手电筒照进来,用怀疑的眼光看着,然后说不可以继续待在学校,祺拿起我的书包,拉着我走,到医院外面,我知道我最爱的奶奶就在太平间,但是我不愿意进去,去了,她听不到我叫她,也不会再对我说“努力,考个好的高中”,就那样坐在医院外面的路边,我不知道我的眼睛有没有红肿,但是痛得睁不开,后来,我重新睁开的时候,已经天亮……祺就那样陪我在路边坐了一夜……
当时,我只说了一句话:“如果前世我是野草,你就是旁边那块大石头,你在我旁边,帮我遮风挡雨……”初中毕业,他全家去了厦门,从此,没有人在公车上给我让位,没有人帮我买本子抄作业,没有人给我端茶倒水递纸巾,没有人在我不开心的时候默不作声地陪伴,我一下子不习惯起来……

两年多了,偶尔也会想起什么都有他为我顶着的日子,不过最终还是知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没有人会留下来,到最后,我们都要离开!


(五)感谢宿命,安排你做我的朋友
我喜欢站在弄堂口,站在弄堂口的那棵老树旁边,仰起头看它,许久许久,直到脖子酸得支持不住,我不知道那是棵什么树,我看它只是因为它离我家最近,我想找到点家的感觉。

就像我以前常常趴在汕头家里的窗边,望着窗外的玉兰树一样……记得有一次,我望着窗外出神,妹妹叫我听电话,我拿起来“喂”了一声。对方说:“琳婷,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毫不犹豫:“知道,你是贞扬!”
“蒸你个头啊!我是陈祺啊!”
“哦?”
“我现在在汕头了,过4天就回厦门,没办法,我们学校五一只放4天假!”
…………

“琳婷,琳婷,手机响了!我帮你接了,快来听啊!”
我飞奔回屋里:“喂!”
“琳婷,知道我是谁吗?”
我呆了呆:“知道,这一回我不会再说你是贞扬了!”
“你啊……你交待我回汕头要第一时间通知你,可是你自己呢?一声不响跑到上海去,幸好你们没有全家人一起去,要不我就再也找不到你了……”
我没有答腔,因为喉咙有东西堵住,说不出话来,我一直狠心逼自己不去想老地方的人和物,可是一听到他的声音,所有的封锁都崩溃了……
“喂,喂,琳婷,你在听吗?你……你在哭?”
“我……我很想你们,真的真的很想你们,但是我不会回去的!所以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
他在电话那头流泪,我知道!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在他刚离开汕头的日子,我每次不开心都会写信给他,一封又一封,明明知道他每天忙得只有5个小时睡眠,我还是只写给他。也许前一世,他是一块大石头,我就是石头下缝隙里挣扎着生长起来的一颗小草,他给我扎根的地方,又帮我遮挡风雨,所以这一世,我们的关系才会这么铁,他最放心不下的是我,而我也只有在他面前,才会什么都无所顾忌,觉得什么都无所谓,天塌下来还有他帮我顶着。也许,也许真的是从前一世就注定了……

我又来到弄堂口的老树下,又想着窗口的玉兰和那一个突如其来的电话,有人轻拍我的头:“Surprise!”我转头,呆住,难以置信,我用力搓自己的眼睛——很痛,不是幻觉。
“喂,说过多少次了,女孩子怎么这么粗鲁啊?眼睛跟你有仇啊?”
……
“怎么自从我离开的那个夏天,以后每一次见你都发现你变得更令人担心啊?越长大越倒退了啊?”
……
“怎么见到我不高兴?哎~~~害我白跑一趟了哦!你不是说要我带女朋友回汕头和你一起玩的?你以后不许说我说话不算数了,因为你也是说话不算数一个人跑了。本来要叫她一起来上海见你,不过……最后还是叫她先回厦门了!”
“我……你……”
“为了给你个surprise,我跟你妈妈问你的地址,还叫她不要告诉你!喏,还有这些信件,你妈妈叫我捎给你的,好多哦,你都没有告诉别人你要离开汕头吗?怎么都寄到你家啊?不过看字迹,里面大部分是Ken写的。”
…………
Ken的信我用一个小铁盒藏好,锁在抽屉里,一封都没有看——既然放手了,我觉得已经没有什么好说了,说了只会增加伤感。


(六)一个人走
哥哥发工资那天,给我带来一个CD机,我从枕头下摸出几张CD,看了又看——离开汕头,我只带了4张CD,都是JAY的。
——谁在用琵琶弹奏一曲东风破,岁月在墙上剥落看见小时候
“哥哥,你还记得我们小时候的事情吗?”
哥哥一直看着屋顶,好像看穿屋顶能看到外面的风景。“嗯!”他点点头,若有所思。
“我们以前只去过一次的那一小片田地,已经被填平,上面竖起一幢一幢的楼房……对了,你还记得那头羊吗?我们都没有见过牛羊,为了摸它一下,所以在田埂上追着它跑……”
“是啊,我还记得我们跑到东,它已经到西了,我们绕回西,它又在东了!”
“哈哈哈,还有帆掉到水沟里去,那个时候可是冬天呐!对了,是大年初三!哈哈哈~~~~~~~~~~”我边笑边泪如雨下!
哥哥靠近我,抽出一张维达纸巾,擦拭我的泪水,我越发止不住,他的习惯让我想到更多,他用维达纸巾已近有快要20年了吧?小时候我可不知道是什么牌子,但是纸巾包装袋的图案印在我的脑里,他的邮票,他的标本,他的模型,他的各种小东西,还有小网,一只废弃的小茶壶,我们在北门池边捞小虾,依稀记得我们往池里丢小石子,看管池的老人凶神恶煞地追过来,我们撒腿就跑,还有哥哥胡编乱造吓我的北门池水鬼的故事,还有还有……
他抱我,摸摸我的头:“你果真还只是个孩子啊……”我能感觉到他吞下了自己的眼泪。“很多事情,都只能回忆而已,不能留恋的!”
——想回到过去,试着让故事继续

安婕不忍看我整天浑浑噩噩前路茫茫,在她的职位升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她给了我一张报名表,叫我去参加他们公司的招聘,我去了,表现不差,但也不能算是最优秀的一个,她还是把我留下了,于是我成了安婕的助理,再后来,公司派她到武汉分公司出任副经理,就这样我又背起行囊,告别我身边最后一个亲人——哥哥。
我现在只剩下一个人了,是的,人长大了总要自己一个人走的,总要一直向前走,即使前路茫茫。
“很多事情,都只能回忆,不能留恋的,没有办法回到过去!”

本主题共有 64 条回复 | 回到顶部

65 ITEMS / 30 PER PAGE 1/7 1234567››
#1 - 2005-3-20 11:13
蔚蓝 地球
(七)完美夏天
武汉不是我心目中的城市,但是,我已经学会了“接受”——接受命运的安排,接受宿命,并且满足。我想我已经成长蜕变,或者说我只是开始成长蜕变了……
安婕把我打理得很妥贴,事无巨细,好像我是一块布满裂痕的玻璃,脆弱到哪怕再受到一点点力,就会粉碎不可补救,我常常打趣她:“看你,贤妻良母的一副样子,可怜我成了只白老鼠,是你练习将来怎么当好娘亲的对象……”她坐过来,搓乱了我的长发:“对你好你反有意见是不是?好,你现在就给我滚出去,自己生活试试?!”我弯起嘴角眯着眼看她,她重又把我的头发理顺:“你这丫头,总让人觉得该好好照顾你。”我靠过去,把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小义他说会好好照顾我,可是他身边还有另一个需要他照顾的女子,没有他,她会寻死,我没有她的手段,算是我没有能力,他也无能为力,他知道:就算没有人照顾我也不会死。我说祝你们幸福……我伸出舌头舔掉掉到唇边那颗液体,安婕已经习惯,她从来不叫我不哭,只等我结束,然后,擦干我的泪痕。
我知道安婕辛苦,知道她用心良苦,所以我每天都在她面前笑得很高兴。
武汉,中国三大火炉之一,夏天刚刚到,我身上的汗就不停地流,可是心里却一片苍凉。

小树,每天早上7:50准时响我手机,等我按了拒接键,他的信息马上就过来了,前半条是天气预报,最后一句是“亲爱的婷婷,该起床了!”有时候他会打电话过来,我隔着电话放CD给他听,然后我去洗漱,回来再听他跟我汇报一夜的琐琐碎碎。小树是个无忧无虑的孩子,他没有读书,也没有工作,日子想怎么过就怎么过,他一整个白天睡觉的时候,我说小树我很讨厌你这样的生活规律,他很委屈:“我早上要叫你起床,怕睡过头,晚上就算困了也不敢睡,在家里呆坐了一夜……”小树拒绝外出,拒绝看到喧闹和阳光,我休息的时候,他让我去他家,看网络恐怖电影或者听歌,然后把我喜欢的歌曲刻成碟给我……

很喜欢去一间叫“透”的小酒吧,就在广场对面的一个角落,落地玻璃墙壁,玻璃屋顶,若隐若现地荡着水般流淌的音乐。24小时营业,生意没有夜店狂热,只因这气氛实在难以令那些所谓都市游魂和时尚男女所喜爱。
我可以在那里一坐就是几个小时,不用上班的时候,甚至会从早上坐到夜晚,看着天空颜色变换,路上不计其数的人来人往,像观一部默片,我极少喝酒,这样的环境该清醒着思考或观看,和调酒师熟悉之后,他几乎不用问我喝什么,咖啡、可乐或酒总是递得恰到好处,也许,我的面部表情告诉了他些什么吧?我从来就是藏不住情绪的人。
对面广场经常有各种宣传活动,那种活动少不了乐队表演,经常出现的那支乐队几个男生很干净,所以我特别关注,调酒师说他们叫21克,我把视线收回来:“21克?”
“据说人死了之后体重会少了21克……”
“灵魂?”
我离开了“透”,走到舞台下面……

我知道小树喜欢我,可是我没办法喜欢他,我留恋的,只是被照顾,小心的,温暖的。可我把自己丢失了,我最终要找的——是我的灵魂。很多事情,都是注定的,我说过,我相信宿命。
就像那个阳光灿烂却带着点凉风的三月,在我18的尾巴,我经过了他,这些,也是被铭刻的,叫注定,叫宿命。不是惊鸿一瞥,我甚至没有看到他,但是,我一定一早就认识他,曾经我和他在同一个城市,同一路线上相向而行,走了3年,或许曾经,有无数次,我们从彼此身边走过。前生的千百次回眸才能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今生的无数次擦肩而过,才能换来我们面对面的微笑。于是,到了夏天,我终于和他,在另外的这个城市,面对面地微笑了。

我说小树,对不起!
小树说,祝你幸福!
小树说,祝我幸福……
我没有太多的不安,对于小树的愧疚感,也很快散去——娴说过:“爱与被爱,都是无罪的!”夏天真正开始了,LinP在我身边,我慢慢地不再浮躁,没有苍凉,我的心里是从未有过的宁静。
8月的一天深夜,手机响起来,我看到一个陌生的号码,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听了,是风声,雨声,还有偶尔汽车驶过及溅起的水声,我听到,Ken的哭声,是Ken!
“琳婷,回来好吗?给我机会好吗?”
“刮台风了吗?你在路边吗?怎么这么晚还在外面?回家吧!”
“你回答我啊!”
“你喝醉了!回家吧!还有,我已经有了新的开始!我们,是无法回到过去了,我已经19岁了,不是14岁的琳婷了,而你,也已经不是我16岁时喜欢的那个Ken了,我们,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
Ken最后嚷了一句什么我没有听清楚,不一会儿又睡过去了,LinP是我新的所有,别人,对我来说,好像已经轻如鸿毛,就连Ken,也是如此——我16岁时喜欢的男生。有人说16岁时喜欢的人,就是这辈子喜欢的人,没错,16岁时的事情,包括喜欢的人,会演变成这辈子心里最难忘的回忆,上升成比爱情更高的印记,但,不是爱情。我睡去,想着LinP睡去的。
那时候,我以为,我和LinP是个开始,也是个结束,我以为,只是以为,也只是我以为而已……
关于这个完美的夏天,我不想用过多的文字来叙述,我知道,幸福还有快乐,只是自己的感觉,那些自己感到幸福的事情,别人都无法体会。也因为,完美的夏天过后,就是惨败的秋天,寒彻骨的冬天。


(八)繁华落尽
LinP离开时的对白和进入我生活时几乎一致,我不知道那是不是他习惯用的语言。
他说他思考了很久,不能再骗自己了。于是我们在一起了。
他说他其实一直在逃避,近来一直在给自己一个答复……然后他离开了。
到底,哪个时候,他才不是在骗自己?
我一个晚上没有睡觉,天刚亮的时候,我起来,外面风很大,我只穿了一件薄衣,无袖的,我在打寒颤,我想可以清醒点,但其实我没有乱——我很清楚,昨夜,LinP离开,那不是我做梦!!!
我到主唱家,我以为,我可以在那里见到LinP,小猪帮我开的门,我躺在她床上,流泪,她安慰了几句,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我了,便慢慢睡去,中午时分,主唱和他女朋友醒来了,然后他出去了,LinP没有来,我一直呆坐着,小莲没有说什么,这些所谓分分合合,对她来说无所谓,更何况是别人的事,幸福的人,是完全无法体会别人痛苦的,我想就连LinP,也无法体会我的感受。她坐在电视机前,乱着头发抽烟。我说教我,她笑着说好然后帮我点燃。她帮我点了烟……以前我说教我,她会说:“不行,等下我会被LinP追杀的!”现在,她帮我——点了烟!LinP,已经,从我生活的舞台退场了,或者说,我,从LinP的生活舞台,退场了!
她们放歌,反反复复,只是一首歌,很烂的机子和音箱,但是我还是听得出:“灰色的天你的脸,爱过也哭过笑过痛过之后只剩再见,我的眼泪湿了脸,失去第一次爱的人竟然是这种感觉,总以为爱是全部的心跳,失去爱我们就要、就要一点点慢慢地死掉,当我失去你那一秒,心突然就变老,the day you went away,喧闹的街没发现我的泪,被遗忘在街角,the day you went away。我看着你走过街,还穿着去年夏天我送你的那双球鞋,银色手链还耀眼,你的世界似乎一点也没有因此改变,总以为爱是全部的心跳,失去爱我们就要、就要一点点慢慢地死掉,当我失去你那一秒,心突然就变老,the day you went away,喧闹的街没发现我的泪,被遗忘在街角,the day you went away。有一天也许我能把自己治好,再一次想起来应该要怎么笑,第一次爱的人他的坏他的好,却像胸口刺青,是永远的记号,跟着我的呼吸直到停止心跳。”
我逃似地离开那里。
安婕请了假,在家里等我,我走过去,她伸出手臂,我哇哇大哭起来,她抱我,我说,紧一点,再紧一点!

我蜷缩着,舔自己的伤口,很久,人都说,时间会带走一切,我不知道,该是多久,反正,快要五个月了,我还是流泪,随时随地。失去了精神支柱,是我的状态,因为,我觉得什么都没有了,心里那座美轮美奂繁华耀眼的玻璃大厦倒塌了,一地的碎片,我还忍不住去捡,还想粘起来,粘得起来吗?我只是给玻璃碎片划得鲜血淋淋。路要怎么走?无所谓了。很多次,我都按LinP的手机号码,可我不知道我还能跟他说什么,我害怕听到他冷漠的声音,漠然的语气,怕忍不住拿曾经的热情去对比。我又按了删除键,看着那个记在心里滚瓜烂熟的号码消失在屏幕上,然后蹲在路边哭。

#2 - 2005-3-20 11:13
蔚蓝 地球
(九)有恨,就是因为有爱
有时候,我逼自己恨LinP,我可以翻翻旧帐,想想交往的时候,他的QQ资料上写着他和前任女友的事情,当时的我不知道是太大方,还是太无知,认为那是他的过去,认为每个人都该有回忆,我看着不舒服,却每次上网都要看,然后不断更新他的资料,却从来没有看到改变,我不断烦扰和折磨自己,然后在深夜里哭着咬住手不出声,我不曾想到那些,就是最后他说“最近前任回来找我了,搞得我很乱”的伏笔,他的刻骨铭心永远不是我,就如我对他一样——19、20岁初尝的爱情,是刀刻的。而他也无法和我一样重新开始了,就放下过去。可是,恨归恨,别人都跟我说,不要恨,有恨,就是因为有爱。
逼自己恨,是为了忘却。可难道我不懂得忘记一个人需要一辈子的时间吗?难道我忘记自己说过“如果有一天,我不再提起,不是因为我忘记,而是因为我释怀了”吗?所有的一切,都是徒劳!这些此生纠缠的东西,也是被铭刻的,叫注定,叫宿命。
有恨,就是因为有爱!

于是,我泡吧,谁叫我有酒局我就去,我一杯一杯地干,然后随着酒吧里强烈的音乐节奏摇头晃脑,我想醉,可是偏偏醉不了,就算醉了,醒来,日子还是一样,想念从来无法减少,我点上一支烟,一个一个烟圈,仿佛吐出过往,可是谁也不知道,我每一吸,都把他的名字叫一遍,吸进肺里,留在离我心脏更近的地方。抽烟的时候,大多觉得孤独,周围一切喧嚣,都像一出立体电影,我站在中间,只是不想流泪,手中的烟慢慢燃尽,成灰随风去。都说抽烟的女子不好,可知道大多抽烟的女子都有故事?LinP也叫我不要碰烟,不要喝酒,可我做不到。LinP跟我说我永远是他的傻妹,可他做得到吗?做不到!
永远?是多远啊?很多事情,只是信口开河,很多诺言,也只是偶尔实现的谎言而已。
高中的时候,贝佳说过一句有语病的话,她说:“我跟你们说啊,永远不要跟人说永远!”
“你这句话本来就错了,你说[永远]了!”我反驳。
“反正,就是不要说永远就是了,什么事情都是无法预料的,永远太远了,做不到的!”
永远太远,做不到的!所以LinP也做不到——不要许诺;做不到——不要自相矛盾;做不到——不要带我飞上天又扔我下地。所以,我痛。
安婕劝我——我不听,她搬来我母亲骂我,我挂下电话——我不怕,LinP告诫我——我假装不在意。我以为我很洒脱,我很洒脱吗?谁都知道我是个傻子,我也知道。我折磨自己为什么?我到底在跟谁过不去?跟我自己?或者跟LinP?
我是个傻瓜,天大的傻瓜!谁会理我?我做这么些无谓的事情。我的一切,只是让人对我失望,对我生厌,特别是——LinP。
可我就算不做傻瓜,我又能做什么,我什么都做不到。母亲在电话中问我:“《中国式离婚》中蒋雯丽最后说的那句话很经典,你想听吗?她说爱一个人要有能力,你得有能力让你爱的人爱你!”
LinP,我爱你!
LinP,对不起!我没有能力!

盛夏,我得到的那些我生命中最初,最纯真的爱情,我把它们和LinP刻在我的心里。有些事,我可以骗过所有人,唯独骗不了自己,比如爱,我一遍遍地对自己说:已经忘记那个名字了!其实,他只是沉淀在心灵的更深处。逼迫自己忘记,是爱的另一种方式,信吗?轻轻地喊一声他的名字,然后心就疼了,泪就落了。有些事情,我一直无能为力,我们无法猜到每一个故事的结尾,我们只能去承受。可是2004年的夏天,阳光是灿烂的,空气是甜的,我满心都是幸福的,请你不要忘记!LinP,我很爱你!


(十)谁都不懂我
过完整个秋天,整个冬天,我还是没有痊愈,在网上遇到LinP,也不怎么跟他说话了,不是不要,是不敢,虽然心里强烈渴望,可是不敢,怕爱恋泛滥。然而,我却总会很无谓地吐出一些自己想了都后悔的愚蠢的话,LinP会讨厌这样的我。想想,讨厌吧!喜欢也不会离开了!
春节,我没有回家,我说妈妈,我再隔一年回去,你会更想念我!
初一初二在家里昏昏沉沉地睡着,初三接到朋友的电话,陪她逛了一天的街,吃了些烧烤之类的东西,胃里开始不舒服,晚上接到另一个朋友的电话,转到酒吧,喝了些酸酸甜甜的蓝色精灵,觉晓说这种酒里面可是含有海洛因的啊。我心里一惊,嘴上说没有感觉,他说没事,只是一点点,极少量而已。然后又喝了多少酒,已经不记得了,我那个一整天没有吃正餐的肚子开始翻腾,回到家里,蹲在厕所里面好久,一点一点地吐出来,安婕双手抱在胸前,侧靠在门边看着我。“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吐啊?”她拉起我,拖到镜子面前:“美女?这叫美女?笑话!”
初四又睡了一天,初五下午参加了网友聚会,结束的时候接到Ken的电话:“琳婷,我在武汉,来了一段时间,今天才知道原来你已经离开上海在武汉了,今晚我和朋友们有聚会,过来一起玩吗?”
我去了,Ken还是大眼睛,可那里面已经不是15、6岁时清澈飞扬的神采,和我一样,我也是大眼睛,可那里面已经没有2004年夏天的神采。他没有去西藏,走过了几个城市。
我们高歌,我们尖叫,我们狂笑,疯了一个晚上,就好像,我们从来没有分别过,那么熟稔。
凌晨,他说:“我的朋友不理他们了,先走吧,我好像喝太多了头有点晕,还是先送你回家吧!”
“你喝多了?能行吗?”
“没事的,放心好了!”
车子启动了,脚架放得不好,他一直低头在看,我抬起头的时候,车往路边一直开过去,我大叫起来,只是刚开口,“嘭——”我飞了起来,我在飞,很短暂,落地了,没有疼痛……我爬起来,脸上湿湿的,一摸,一手的血,我的手颤抖起来,抬头看到我前面的车子,可是,Ken呢?Ken不在,我躺在地上多久了?他跑了吗?他弃我不顾跑了吗?我站起来,一边用纸巾拼命擦血流不止的脸和鼻孔,一边找,他在我身后不远的树下,我拽他:“Ken!起来啊,别死啊!”他坐起来了,我开始哭,因为血还在流,我捶打他:“我毁容了,我毁容了,我嫁不出去了,你得负责我下半辈子了……”他说没事的,会好的,我会负责的!“你就算负责我也不要,我已经不喜欢你了,我喜欢的不是你了!”我在地上摸到手机,我一摸到手机就马上按出一串烂熟于心的号码,LinP的声音传过来,我说我毁容了,他说等他,他过来。
Ken起身,说:“我载你回家吧!”
“不要!”
“那我叫我两个朋友下来,送你回家?”
“我不要,LinP会来接我!”
张繁和嘉旭来了,
不一会儿,LinP也来了,华懿下车,他也下车,我想扑过去,可是我不敢,我没脸见他。我蹲在地上捂住脸——欲哭无泪——我终于见到了我日思夜想却无法见的LinP——以这种方式。
LinP送我去医院,又送了我回家,没有话语,我下车之后他开走了,我在楼下站了许久,摸摸胸腔左边,撕裂的声音,很疼痛……
我想我不该打他的电话,可我打了,他看到了,一个这样的我……从来没有一个人看透我,没有!我不是笑嘻嘻没有忧愁的女子;我不是走在路上一脸漠然的无情女子;我不是抽烟喝酒玩骰子的女子;我只是——琳婷,我只是——太多心事和情感,无法表达、说出来也没人懂的琳婷,我只是——拿起了爱情,曲终人散却还死死抓住不放的琳婷。曾经说过的所谓的“相信宿命——知道缘起缘落,一切都要随它去。也知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这古老的道理。”都只是因为——不够深刻!
朋友们,不要说你懂我,你永远不懂!永远都——不懂!


(十一)什么时候,会是结束?
安婕皱着眉头看我:“你……。”我说没事的没事的,医生说小小皮外伤。我心里明明很害怕,因为护士跟我说会留下疤痕,可我,不敢也不忍跟安婕说我的害怕。我爬上床,头蒙在被子里面,咬着手不敢哭出声,感觉鼻水流下来,我拿纸巾一擦,全都是血,擦了好久,才终于止住。安婕轻轻揭开我的被子,拿着个热鸡蛋轻轻地在我肿胀的脸上敷着:“哭什么呢?知道痛了吧?”
“一直都痛,不是脸!”
“该说的道理,不用我多说,你懂的。该安慰的话,不用我再说,你也知道。可你这么逼自己到底为什么呢?我知道这个问题,你也不知道。你不开心,做什么都不开心,又何不什么都不做?”
“LinP很厌恶我!”
“你怎么知道?”
“我感觉到!我也知道,深夜,一身烟酒味的我,是他最讨厌形象!愚人堕落,不听教,不堪入目!”
“你明明知道他会鄙视你,会更加确定他的决定没有错,你也明明不是这个样子,可你却……这么偏执,这么做就算他可怜你,你还有自尊吗?其实,我也厌恶你!”
“……”
“可我对你负有责任,你哥哥托我好好看着你!你需要人照顾,可你用什么行动,来回报我呢?不要说对不起!”
“姐姐……我唱首歌给你听!虽然唱的,不是我。我有的时候没有好好把握,可是离开之后……你的手心是我的天空,你的不安是我的恶梦,我放大你每一个感受,不需要理由,你一秒是我的一分钟,你一步我就踏上云朵,这种感觉你永远不懂,只为证明你属于我,你爱过的人我就会想要变成她,她能做的我不怀疑能做的更多,你离开的人我发誓不犯同样的错,一开始我就失去了自己,从开始我就不像我自己,爱让我辛苦得如此快乐,可是你都不了解我。每个细心的女生都会有一本随身的笔记本,写下为爱情做的每件事每一页都有伤痕,或许我很会劝别人,可是我却做不到,只要是关于你我都愿意,不必怀疑,你爱过的人我就会想要变成她……”
“不哭,姐姐也唱首歌给你听!解脱,是肯承认这是个错,我不应该还不放手,你有自由走,我有自由好好过,解脱,是懂擦干泪看以后,找个新方向往前走,这世界辽阔,我总会实现一个梦……”
“还是不懂,你们还是不懂,我有这种领悟可我做不到,我做不到!!!我做得到的话,也不会有今天了!有人说,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我和LinP合得不久,却分了,看着身边的朋友分了,又都合了,我等了这么久,还是没有任何希望……”
什么时候,会是个结束?

雨夜,听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我和安婕摆了一桌子的香烟。
“我在网上找了很多关于写[抽烟的女人]的文章,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是在为自己找一个开脱吗?也许这么做是多余的!”
安婕笑起来,她真是一个美丽的女人,哪根烟在她的指间,都骄傲得像只孔雀,我记得有一篇这么写“我觉得女人抽烟很美,也只有抽烟的女人能够理解抽烟女人的美。不是面貌的美,是情感的美,是深沉的美。”安婕比我细腻深沉得多,怎么说,我还是她说的“丫头”,她的故事我会用另外的篇幅来写,不是《永远不说再见》。“我以前第一次亲吻香烟之后也跟你一样!”
我们一根根地抽,她习惯在烟草还有一小截的时候就捻灭,我却呆呆地一直看它燃尽才丢进烟灰缸。安婕说:“火星离自己太近了,太危险,你明明知道,也懂得不能放到嘴边了,手里却不放……”
“一般的烟,品种繁多眼花缭乱,没有特别令人印象深刻之处。而且,谁都能抽,像这种薄荷烟,适合任何女人,像小义。”
安婕皱着眉头吐出一口烟雾:“五叶神太刺,又呛得难受!”说完又揉灭了还剩一大截的五叶神。
“中华、小熊猫,头衔名气就大了,可味道也不外如此,而且只要有钱就买得到!”
“哈哈哈哈哈哈——”安婕笑起来,微颤间,烟灰细屑抖落,悠悠地飘到沙发上。
我从兜里摸出两个白色盒子:“试试这两种!”
“什么?盒子也这么漂亮!”
“Cartier,瑞士产的,另一种Dunhill,英国的。祺的表哥是台湾人,我托他在台湾买的。”
“等等!”安婕打开窗户,开大风扇,然后拉着我:“走,刷牙漱口去!”
“为什么?这么早,我还不想睡觉啊!”
“刚才抽了那么多,优优劣劣,现在试怎么知道它的滋味?让烟味散尽再来!”

“年少的时候,Ken像五叶神,所有任意挥霍的无邪和狂妄,终究是短暂的,不再尝试,是[不想][不要][不敢]或者[根本已经没有资格了],都无所谓。还有些人,像加了毒品的香烟,或擦肩或回眸,都是美丽的神秘,但试了,就没有回头路,要自重!”我拆开Cartier,很清淡的烟草香味弥漫开来,安婕抽出一根,我帮她点燃,又为自己点了一根,两行烟雾散开来,“最后,还有——LinP,就像卡地亚或者登喜路!”
“嗯,味道不用过多形容——优雅。绵长地刻在记忆!”
“不是天价,却无法随时买到,可遇,无法求!”我说完这句,这一次,是安婕把下巴搁在我的肩膀,一滴、两滴……我把冰凉的手指伸进她的头发:“在上海,还有一包登喜路,我们回上海好吗?”


(十二)永远不说再见
重新踏足那片我曾盲目追逐迷恋的土地,再一次安放好我的东西,再一次仿佛尘埃落定,我打了祺的手机。
嘟——嘟——
“你好,婷婷!”
“你好,忆思!”
“过得好吗?”
“……生活……从来都不顺人意的!我想跟祺说几句!”
“婷婷,到厦门来一趟好吗?有些东西,得你亲自来带走!”
“嗯?好!”
我在集美大学门口看到只闻其名其声未见其人的忆思,她也有我第一次看见的祺脸上那种微笑,温暖平和。她把我带到她的宿舍,从床头搬出一个小箱子。我打开,里面是一个绒布盒子、一本日记、一张VCD、几封信,还有些零零碎碎的小玩意。我抱着箱子,离开。

VCD是初中时几次学校组织游玩时祺用DV拍的,我们飞扬的神采,灿烂的笑容,纯净透明的眼睛……
几封信有的是我写给他的,有的是他以前没有时间回复我,后来补上却已来不及寄给我的。最后一封——
“囡囡,我知道你很脆弱了,我也很痛心我留下的这些东西,或许会让本来就不快乐的你更加难过,可是,我不告诉你,我怕你找不到我,会生气,3年多以前,我也忘记我怎么了,反正你很生气,你说再见,我以为,我失去你这个朋友了,后来,你哭着跟我说你其实并不恨我,只是,很暴躁,很烦,连气也撒到我头上了,我跟你说,以后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不要说[再见]这个词,你说好,拉钩……我一直都记得!我最后一次叫你囡囡了,我好像总是忘记,你已经不是那个迷路站在路边哭泣的13岁小丫头了,可你总是让人放心不下啊。自从我离开汕头,我就没办法照顾你了,而且,以后以后,我永远都做不到了。我知道自己得什么病,在很久以前。我不想告诉你,就像那个时候我离开汕头去厦门不跟你说一声一样,我只是不想听到‘再见’,也不想看到你哭,因为我已经没有办法去买水晶了,那个盒子,里面有多少颗水晶珠子,你自己去数,就知道6年来你哭过多少次!
水晶——水、晶莹剔透。
从那个夏天,我第一次看到你,你就在哭,那一天起,你每哭一次,我就会去买一颗,想要凑到以后,有个令你天天无忧,不再流泪的人出现的时候,送给你当礼物,没想到我真是倒霉,你每次哭都不去找别人出气,偏偏要找我……哈哈~~~~在2004年夏天,我很高兴你说你很幸福,你很开心,可我太忙来不及送礼物过去,国庆节,你已经泪流满面……
……
……
……
你就是太偏激,又固执,我知道无论你做了什么事情,其实,琳婷还是琳婷,别人怎么看你我不知道,也不想追究有没有根据,因为我了解,因为只是他们不懂你。不要太盲目了,回去吧!干吗硬要和自己过不去呢?你明明就是想回去的!!!
……
……
……
不要哭,也不要跟我说再见!”

日记第一页
1997年6月15日
我在街上看到一个迷迷糊糊的丫头,哭着拉住我问回家的路该怎么走。她眼睛里面的水晶莹剔透,其实每个人的眼泪都是晶莹剔透的,但是,送她回家之后,自己回去的路上经过水晶店,我一下子就想到她的眼泪……

****年*月*日
……

****年*月*日
……

****年*月*日
……

****年*月*日
……
……
……
……

我到上海,再一次在夜里迷失我自己,我在路边,用一整个夜,回忆我所有美丽的过往。我说,过往,都是美丽的,就算迷茫和难过,用来回忆,还是美丽,就算流泪,还是挂着微笑!因为当我选择走的路到了最后发觉是错误的时候,回过头了,我还有回忆!因为,那是我的过往!1997年的祺;2000年的Ken;2003年的上海、安婕;2004年的武汉、完美夏天和LinP;2005年实在忍不住,开始放纵伤害自己的琳婷……
2000年12月16日,祺跟我说“永远不说[再见]这个词”,我说好,拉钩……
我永远,永远都不想跟所有我爱的人说再见!虽然,贝佳说过“别说永远,永远太远,做不到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个人坐到我身边。“哥哥?!”
“嗯?!”
我说:“我累了!”
他笑了笑,拍拍肩膀,我靠过去:“嗯——太瘦弱!”
“给你个肩膀你还那么多话?是你太胖好不好?”
“明明就是你太瘦了,都是骨头,捋得我头痛死了!”
“还说,你这么胖,连头都这么重,把我肩膀压得快散架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们笑了好久。
“妹妹,你一直在苦苦执着的,到底是什么?”
“一个肩膀,一个怀抱!谁都有,却并不是谁都给得了”
哥哥沉默了好久,才说:“妹妹,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你要勇敢一点点!就算没有肩膀,站不下去了拄着拐杖也要坚持,就算没有怀抱,就自己取暖!”
“可这样不是太凄凉了么?”
哥哥轻声笑了笑,只是重复了那一句:“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你要勇敢一点点!”

日记最后一页,我的字迹
2005年2月20日
永远不说再见!我会坚强独立!


#3 - 2005-3-20 12:35
月影捕手 地球
自己写的?赞!
#4 - 2005-3-20 14:27
蔚蓝 地球
是啊,自己写的,刚刚来这里,觉得这里很有氛围,就发上来了,希望大家多指点啊!
#5 - 2005-3-20 14:36
秋风中的回忆 地球
自己?写的不错[em06]
#6 - 2005-3-20 18:52
蔚蓝 地球
<P>看了自己断断续续写了2年多的这篇东东,发现,原来不知不觉中,人的变化这么大:从一个直长发,喜欢抱着个篮球的学生妹,就成了一个朝九晚五的职业女性;从一个不会喝酒,晚上从不出门的小丫头,变成了一个在酒吧里大声喧哗的女子;从懵懵懂懂,到初尝爱,再到惨痛失败,到自虐……</P><P>好可怕,原来,这就是成长……</P>
#7 - 2005-3-20 21:09
angel天使梦 地球
无奈哦
#8 - 2005-3-23 08:34
伤¤心 地球
写的 不错顶~~~~~~~
#9 - 2005-3-23 21:02
回望天堂 地球
<P>楼主是ENERGY的歌迷?喜欢他们的《永远不说再见》?</P>
65 ITEMS / 30 PER PAGE 1/7 1234567››
关于幸福大街 / 帮助 / 站长博客
Based on Discuz! 5.5.0 | Thanks to Livid and Sai
清除 Cookies - GuaNiu Inc. - Archiver - Mobile
Processed in 0.037423 second(s), 7 queries, Gzip enabled, Time now is: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10-21 14:03

http://bbs.guaniu.com
Design by guaniu(at)gmail.com Leeiio chaos m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