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敏


disconnected
主题工具

暗暗


发表于 2006-1-1 10:02  2944 次点击

今天是在冬天里难得的好天气,万里无云,因此虽然依旧刮着三四级的北风,但有如此灿烂的阳光,也还算温和。
在这样的阳光里,暗暗一个人走在路上,公寓和学校间间那热闹又有点庸俗的小路,周围都是弥漫的香气,烧烤,爆米花,螺丝粉,还有此起彼伏的吆喝声,这样的情境,是容易滋生懒惰情绪的。
这么想着,暗暗于是很坦然的把原定终点的图书馆,改成了路边的一家奶茶店。
喜欢这家不大的店面,店主是一个年轻温和的姐姐,脂粉不施,笑起来的时候有一种很淡然的美,和暗暗已经极熟。暗暗进门只须说一句按老样子,店主姐姐就会很快的给暗暗上一杯凤梨奶茶。
小店里几乎都是木头装饰,桌上放着魔豆之类的小盆栽,灯光永远是淡淡的,恰到好处,在各种颜色的灯罩下射出不同颜色的光。店里的音乐来自店主姐姐MP3,多是流行音乐,又以陶喆和JAY的居多,但配着这样的小店,倒也雅致。临街一面是一扇巨大的落地玻璃墙,暗暗喜欢坐在靠玻璃的圆桌上,托着腮看着路边行色匆匆的男人女人。
夏天的时候暗暗比较缺德,喜欢看一些穿得比较清凉的女孩子光滑的肌肤和流畅的曲线,看她们和男朋友走在一起的时候甜蜜幸福的样子,看她们身上各式各样的小挂件和饰品。暗暗觉得这样子才叫欣赏,可以看到一些在相片上在精品店里看不到的生动的美。冬天的时候,街上的“粽子”多了很多,所以冬天对暗暗而言,比较无聊,只适合胡思乱想。
轻轻的敲敲盛奶茶的杯子,店里的杯子一向擦得晶莹剔透,所以从杯子中,暗暗可以隐隐约约的看到自己的影子。
淡淡的,有点些微变形,如一场抓摸不定的梦……

(七)。|断|。
暗暗突然想起昨天和L的电话。
上个周末,暗暗上网的时候就发现了L的QQ资料有了变化,签名里说什么“开始时的坚持,变成了放弃时的犹豫”,个人说明里说句肉麻兮兮的“要问我喜欢你哪点,我只能回答,我找不出你哪点不让我喜欢”,暗暗只看了一眼,就知道了这些话不是写给自己。
离L对暗暗的表白也过去了半年,要写这些话早就该写了,况且L也知道暗暗不喜欢这些酸死人的甜言蜜语,最重要的一条,暗暗觉得自己绝对没好到可以让一个人说“我找不出你哪点不让我喜欢”,当时暗暗就问了L说你小子有新欢了吧,L支吾半天没回答,后来暗暗RP的网络掉线了,也就不再继续追究
但昨天暗暗吃完消夜喝着绿茶的时候突然想起了L,于是决定把上次的审讯继续进行。要怪就怪绿茶吧,谁叫L那次在班上断水的时候利用课间冲去校门口给暗暗买绿茶,暗暗现在还可以清晰的记得,L拿着绿茶回来时是怎么绕过弟兄们的围追堵截把瓶子贯在了暗暗的桌上。那时L的脸上,有一种很满足的笑,似乎自己做了一件非常非常棒的事情。暗暗拿过瓶子笑了,谢谢,我很爱喝绿茶。
那之后三天,L转过身很认真地对暗暗说,我喜欢你。
暗暗不记得当时的第一反应了,也许是因为早就有所察觉,也许是因为当时在高三最最乏味乏味到已经没有知觉的自习课上,似乎当时暗暗只是很随意得应了一声“噢”。
暗暗知道L是喜欢她的,但两个人都再没有多余的表示,后来想起来,那应该就是在错误的时期产生的一场不该发生的错觉。
L给暗暗写过四封类情书,帮暗暗买过两次绿茶,在打雷的时候握着暗暗的手;暗暗给L泡过三次咖啡,和L吵过两次架,看过L的一场球赛。L说暗暗做我的女朋友好不好,暗暗说做梦吧你!于是L说好吧你居然抛弃我,我到了大学要当一年和尚,为你守节一年。暗暗说信你才有鬼,谁都知道你是个有名的花心大萝卜,见一个爱一个!
很简单的关系,没有进展。
甚至连L的朋友都没发现,L喜欢上了暗暗。
确实喜欢上暗暗是一件奇怪的事情,似乎暗暗从小到大喜欢上她的人可以用一两根手指就表示完。对于一个普通的女生而言,这样的数字都已经是很少,何况暗暗在不少人眼里,还是属于优秀的那一型。
也许是因为暗暗对男生一贯的冷淡,也许是因为暗暗总是显示出自己有女同性恋的倾向,所以从小到大,暗暗似乎已经很习惯了身边没有男生的生活。
当周围那些娇滴滴的标准女孩子让大帮男生为她们神魂颠倒鞍前马后时,暗暗已经在他们打情骂俏的时间里完成了许多事情,开始发呆。
发呆是一个好行为,可以想很多,而且往往事后不记得自己想过什么,比喝醉还有效,省钱不伤身。
在发了一阵呆后,暗暗发短信给L,很短的四个字:最近好么
不知道还有什么话可说,不知道他收到信息会不会感动,似乎这是暗暗第一次给主动给她的信息。之前L一直责怪暗暗不主动和他联系,还很不平的说暗暗的学生工作太忙,打电话给暗暗还要提前预约。“现在我发给你了,只是也许你已经不再期待”暗暗轻轻摆弄着自己小巧的手机,自言自语。
过了半个多小时,L回复:还行吧,怎么现在有空了
哦,是啊,我说你最近是不是有新对象了
你知道了什么
我什么也不知道,所以希望你告诉我
说来话长,什么时候电话里或者上网再说吧
暗暗想了想,似乎刚存了话费,于是就拨通了L的手机
你不是说要在电话里讲么,现在我打过来了,可以说了么,亲爱的L先生?
这个,我真的说不出口。
没事,你不就是移情别恋了么,正常!我说过你守不过寒假的,嘿嘿,着了吧!
已经不是移情别恋这么简单了……
哦,不是吧,下手这么快,难道已经是女朋友了?
……对不起
暗暗一惊,随即释然,应该的,自己本来就没有让人可以喜欢半年以上的魅力。
接下来说了什么就不太记得了,大概是问了一下是个怎么样的女孩他们怎么开始的怎么进展的还有一些恭喜之类的话云云。只记得L的一句话,这件事我不想让你知道的,我觉得对你很内疚。
何必内疚呢,你有什么义务喜欢我,喜欢我本身就是一个错误,很高兴你终于不再执迷不悟,暗暗装出很轻快的语气和L说道。
不要这么说,我是真的喜欢过你……
挂了电话后,暗暗的心有一点点轻,又有一点点重,其实暗暗有一句话很想问但终于没有说出口——如果当初我做了你女朋友,现在你还会喜欢上那个女孩子么
没有答案。
不管怎么说,了结了。
一直不敢相信有人会真正的喜欢上自己,没有自信么,也许。
在暗暗这里也许是永远得不到幸福的,找别人,是对的。
L,要幸福哦。暗暗吸了一口奶茶,这么想着。

(六)。|我|。
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发呆的时候,暗暗偶尔会想这个问题
长相,之前十几年都是短发,近一年都把头发留长,过肩十厘米。头发很黑,很直,梳理整齐的时候看起来很乖,可惜大部分时候都是有些些凌乱的。皮肤很光滑,但不白,微微泛青,没有痘痘但眼角附近长着一些细小的斑,据说可能是玩电脑多了被辐射的。眼睛不是很大,但黑白分明,很有神。牙齿不是很白,但很整齐。身材看穿着效果可以达70~90分之间。
记得某本书上说过:现在美女的界限已经很模糊,只要皮肤不差,身材可以,打扮一下,大体都还看得过去。
照这个标准,暗暗也许是一个准美女——皮肤不差,身材可以,但不爱打扮。
从来不化妆,最多也就是在冬天的时候涂一点带淡彩的唇膏,冬天的时候暗暗的手很冰冷,嘴唇也几乎没有血色,只有上点点唇彩,整个人才多少有点生气。
确实,暗暗在不说话不笑的时候看起来就是很没生气的一个人。目光冷冷的,表情严肃像在生气。
笑起来的时候却有很疯,眼睛眯起来,嘴巴几乎咧到最大,然后发出神经质的笑声。损友们经常美誉其声如“恶毒的王后残害白雪公主后的狂笑”
很多时候是一个粗心到没有大脑的家伙,丢三落四已经是习惯,需要人照顾,需要人提醒,但很多时候,暗暗都是一个人走,她的生活规律不太规律,因此不舍得让别人来配合她的步调。而且在入学分宿舍的时候,暗暗很不幸的分在了一个全是学姐的杂宿舍,因为也没有同学做她的舍友。
暗暗一个人走的时候,穿着标志性的一身黑,带着帽子,围着围巾,听着耳机,目不斜视。很多人问她目不斜视是不是因为近视,不是的,暗暗的视力好的没天理,只是她懒得看,爸爸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告诉她,走路的时候,目视前方,抬头挺胸,走直线。暗暗很听话,所以一直到现在也是如此。于是有很多不熟悉暗暗的人说她拽,还传说她不爱理人,高傲,冷漠之类的。暗暗也懒得作过多地解释,所有的朋友都说暗暗是一个开朗活泼热情的好女孩,由这些评价,就够了。
猫,很多人用这个词语形容暗暗。一只高傲神气的猫,只在喜欢的人面前撒娇。有点任性,会给人添麻烦,有一点点怕生,一点点不安份。想像某些猫一样去流浪,却最终却还是如大部分的猫一样,赖在家中舒服的大床上看看窗外四角的天空。
安静不安静?
狂野不狂野?
往往还没抬脚,
就已经收回。
暗暗是一个很杂乱的人。她只有自己走出去的时候是相对整齐的,而房间宿舍都是乱到不可想象的地步。很多女孩子都爱说自己房间乱,似乎房间乱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但这些女孩子在见过暗暗的房间后是集体没声了。无语。
暗暗的妈妈是对她彻底绝望了,由刚开始的帮忙收拾到后来勒令暗暗去收拾到后面懒得管了。多可怜啊。一把年纪的妈妈了,这么对女儿说:我管不了你了,你爱怎么乱就怎么乱吧。以后我懒得进你房间了,还有家里来客人的时候把房间们锁好。末了加一句:你怎么嫁得出去哟!!
是哦,我怎么嫁得出去呢?暗暗用吸管小心的吹着泡泡,想着这个有些严重的问题。
很多朋友在久未联系暗暗哦都会不约而同的问一句:你不会还是没有男朋友吧?
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暗暗总是先愤怒再无力——我又不是快奔三的人了这婚姻大事咋这么多人关注啊,但最后还是很无奈的给出万年不变的答案:不好意思,我还真没有,你拿我咋地?
没办法啊,有首歌好像是这么唱,爱我的人举左手,我爱的人举右手
在暗暗身上,这情况就变成了:爱我的人没出现,我爱的人不在身边
曾经用很羡慕的口气对暗暗说你条件多好啊的女孩子,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幸福。只有暗暗还是一个人,用很漠然的眼神看着来来往往,只有见到熟悉的人才活动眼神对他们笑。
已经不太敢去相信爱情了。这是暗暗的想法。
说得好像经历了多少沧桑的女人,但实际上,暗暗没谈过恋爱。只是爱过一个人,刻骨铭心的爱,没有开始就不了了之的爱,终于不再爱也不后悔的爱。
正好这时店里的歌曲是那首听得有点发腻的《七里香》

(五)。|伤|。
《七里香》是他很喜欢的歌,于是暗暗去学。终于,暗暗可以把《七里香》唱得很好,只是,没机会让他听到。
喜欢他的理由很简单,感觉对了,就喜欢上了,整个过程就在见面的一瞬间。所以别人问暗暗相不相信一见钟情的时候,暗暗总是先点点头再摇摇头——一见钟情,似乎是要两个人同时爱上对方吧,暗暗无法去相信,因为她那么爱他,他却没感觉。
在那么一个不谙世事的年龄,云淡风轻的一眼,竟后来会绵延成那么多年刻骨铭心的想念。丘比特啊,暗暗时常想着这个顽皮的小孩子,你的玩笑实在是开的大了。暗暗还想如果有时光机器,她一定回到8年前,把她和他见面的时候那个在上空坏笑着射箭的光屁股小孩拖下来暴打!
暂且叫他年吧。
没有什么特别突出的地方,和很多男孩子一样,喜欢打篮球,喜欢踢足球,有一大帮弟兄,谈过两三个女朋友。和暗暗的关系也很简单,小学同桌过半年,之后变成了见面就吵架的仇家——注意是仇家不是冤家。那个年纪的小女生,不像现在这个时代的女孩子那么开放,有了喜欢的人害怕别人知道,千方百计地和他吵和他闹和他打架,以为这样就没人知道她喜欢他。就是这么别别扭扭的度过了两个人唯一在一起的一段时光。年那个时候是很讨厌暗暗,每当提起暗暗总是不屑的备注一句:泼妇。现在想起来,真的是一段很失败的感情。暗暗经常看一些爱情故事,里面的男女主人公怎么就这么和谐呢,怎么就一点一点地爱上对方了呢,怎么无论里面的女孩子怎么折腾男主角都是赖着不走的呢?不明白不明白不明白,小说果然还是小说,即使会发生在现实中,也不会发生在暗暗这样得倒霉蛋身上。
可悲么?
后来年也就去外地读了初中,和暗暗隔了400公里,隔了六年。六年里,两人断断续续的,写过信,聊过QQ,打过电话,暗暗开玩笑的时候不正经的对年告白过三次,年也无意中说起会想暗暗,有的话只想对暗暗说不想告诉其他人。就是这样不温不火的关系,延续了漫长了六年。年终于没再回暗暗的城市看暗暗,尽管他许诺过很多次。年答应给暗暗送生日礼物,但最终暗暗什么也没收到。有暧昧没有进展,有许诺没有实践,如同一个尽头是一线光芒的黑暗隧道,即使害怕,也吸引人不断往下走。走到最后,一切不过云烟。
暗暗对年说过很多次,说我十八岁的夏天,请你一定来看我,年说好的好的我一定会的。这是暗暗最看重的一次承诺,为此她做了很精心的准备,在日记中无数次策划见面的场景,最终还只是一场策划,没有实现,所有的对白都只是白纸黑字,随着夏天的结束消散。
暗暗在收拾好要去大学的行李的时候终于累了,对自己说:我等不到他了,结束吧。
之后两人又交换了新的联系方式,不过和以前不同的是暗暗再没主动给年打过电话,心中也不再有火花,年让暗暗帮忙做件事暗暗以不方便为由很干脆的拒绝。做的这一切似乎只是为了证明她不再爱了,绝情到几乎有可以演戏的成分,演给谁看,年?还是暗暗自己……
“你是不是开始讨厌我了?”终于有一天,暗暗收到年这样一条短信。
斟酌良久,暗暗近乎残忍的回复道:是的
为什么?
因为,因为……因为什么呢,暗暗想,因为你让我等了六年,因为你一直对我失约,因为我累了我绝望了我发现你不值得我再爱了……
但最终暗暗只是轻描淡写的打:因为你这个暑假没来看我,我本来还很期待你送我生日礼物的。
简单得像一句玩笑。
只是因为这样么?你也知道这个暑假我有很多事情,我是真得很想来看你的……年发来一条很长的信息作解释,甚至还说到“我是把你当最好的朋友看待的”
暗暗面无表情地把屏幕往下拉,只回了十个字:记得我的生日是哪天吗
那边沉寂良久:我只记得一个大概的日期了,我知道这样的回答肯定不能让你满意,但你要相信……
依旧是一大串解释,他总有那么多借口,暗暗淡淡地看了一眼,删除。
总之是不记得了,暗暗告诉过年她的生日不下三次,还厚着脸皮磨他答应送礼物,礼物不到也就罢了,连日期你终究也没记下来么
原来,他们之间的关系竟是如此失败,绵延六年不过是一场华丽的自欺欺人。

(四)。|幻|。
再咂一口奶茶,不急着咽下,感受到温柔香浓的液体包含着椰果珍珠在舌尖滑动的滋味,暗暗的心里,有了一丝暧昧的窃喜
——这是否是接吻的感觉?
不确定的问句,因为暗暗没体验过
接吻……什么是接吻。两个相爱或者寂寞的人,逐渐靠近,嘴唇碰触,微张,舌尖探出,纠缠,吸吮,柔软的让人融化。
这些,都是知道的,甚至还经常扮演导师教宿舍那些刚交男朋友的小女生如何接吻,教的时候绘声绘色令人犹如身临其境,舍友都叹服:你经验真丰富!
丰富?暗暗不置可否的笑笑——整个宿舍唯一没有谈过恋爱的就是她
一个十八岁了初吻还在的女人
一个长得并不丑甚至可以算得上美丽的女人
一个有过爱她的人但通通拒绝掉的女人
——不好笑的笑话
终于咽下了口中的奶茶,伸手摸摸自己的唇瓣,仍有湿润的气息。暗暗不仅心生怜惜:你们渴望碰触另外一双嘴唇么?
暗暗的姐姐微蓝写过:20岁?21岁?22岁?……就做爱吧,和某个不知名的男人,一场无关爱情的肉体的搏斗
暗暗没那么开放:20岁前,就接吻吧。找个男人,不是自己喜欢的也无所谓。只要他有整齐的牙齿的好看的微笑。无关爱情,只是想温暖寂寞的唇齿。
暗暗得嘴长得挺好,小巧,纤薄,不是很翘但线条清晰,笑起来有微弯的弧度,上点淡彩,似会发出光芒。
第一双覆上他们的唇是谁呢?
不会是年。
对年,已经不爱了。而且因为爱过了,爱伤了,所以不想再见
很多女孩子分手前都会要求男方再吻一次再爱一次,私以为那是非常多余的行为
——不试图收藏平日里的美好时光,而强求一次已经不带感情的肉碰肉,日后回想起,也不过是平添一份耻辱和尴尬的标志罢了
暗暗是不会对年做这么愚蠢的要求的
至于旁人,则想都没想过
暗暗有一条很漂亮的裙子,一个阿姨送的,名牌的真丝连衣裙,价格几乎凌驾于暗暗之前所有的衣服之上。不过真的是很漂亮。非常漂亮。似乎有魔法一般,穿上去就是一次活生生的脱胎换骨
暗暗总是时不时地把它拉出来试穿,镜子里的女人成熟纤美,眉目间没有化一点妆都自有风情,几乎看不出一点原来的影子
暗暗想着,如果她穿上这条裙子,披散着微卷的发,配着细高跟的凉鞋,涂着绿色的眼影,蓝色的睫毛膏,一个人坐在酒吧吧台前喝酒的样子,该会是一种怎样动人的风情。
轻柔的音乐。忽明忽暗的灯光。镇着柠檬冰块的红酒。冰凉的指尖。男人们投来的眼神。低声的交谈,如此艳迷的景象。应该,可以带来一个吻吧。
但这想法总是转瞬即逝,太不现实。
1.   暗暗没有高跟鞋
2.   暗暗不化妆
3.   暗暗不会喝酒
4.   暗暗没那个胆量
没有那个胆量……暗暗无奈的想着这最关键的一条,轻笑
是的,暗暗对性的保守和胆小已经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即使心里有再大胆再狂野的想法,平日的暗暗,也永远穿得整齐清爽,永远素面朝天,永远挂着清澈的笑容,纯良得让人无法把她和任何颓废堕落的字眼联系的一起
然而,那个赤着脚穿着连衣裙在镜子前徘徊的女子,谁又看见了呢?
一切都是一场华丽的空幻。

三.。|转|
“我都二十二岁了,其实挺想同居的。”
H发来的一条短信,打断了暗暗的思绪。
翻回收件箱查看,原来是H昨天晚上熬夜K书,两点半给暗暗发来条短信说好想有个女朋友现在给他做宵夜。暗暗就嘲笑他说哪有女孩两点半过来帮你熬粥的,你当是同居么
想不到H竟会这样回复。
H在暗暗心里,一直是一个正直的男生。能干,体贴,善良。
当然了,能做暗暗的哥哥的人,怎么会差呢?
但,即使是H,也会想和一个女人同居么?
同居……两个人几乎都要把一些私密之处让对方知道,以及暧昧的床第之欢。这些,在反对婚前性行为的暗暗来看,几乎是不可想象的
看着这条短信,暗暗想,自己的得太保守了么?自己真的和一般人的想法那么格格不入么?L在电话里也说要暗暗转变态度解放思想,真得有必要了么?
怎么看待“性”这个字呢?
暗暗不记得在哪里看过类似的话,用她自己的语言复述出来就是:女孩在爱上一个男人后就变成了女人,而做爱不过是形式而已
既知如此,为什么还是放不开?
不是没做过努力,甚至尝试过去爱一个人,一个年以外的人。但没有成功,爱不上就是爱不上,用丁丁的话说,就是“爱无能”
但毕竟是试着想去改变什么的。甚至偷偷喝了酒——买了一听蓝带——姐姐推荐过的比较适合女孩子喝的啤酒,回到宿舍时,正好没人在,心中暗自窃喜
拉开盖子,有柔和的泡沫溢出来,浸湿了暗暗来不及抽回的手指。清醇的酒气立刻挥发出来。
暗暗皱了皱眉——讨厌酒味,一直就讨厌。但忽而又笑了——爸爸,你要是知道你那平时见了酒就躲三尺远的宝贝女儿现在对这一听酒准备喝,你会吓一跳么?
把酒倒入杯子,看着那金黄色的液体上浮起白色的泡沫,平生第一次仔细地去看它。没有想象中那么狰狞,在台灯下发着安静的光
很安静,暗暗可以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终于,拿起杯子,靠近唇边,屏住呼吸,缓缓地含了一口
可能是因为没有呼吸的缘故,入口后感觉不到太强烈的气味,只是觉得冰凉,在这样寒冷的冬夜里分外冰凉。
咽下去。喉咙轻轻的响了一声,没有太特殊的感觉,如同喝水。
再喝几口,终于喝出了味道,和可乐有些许相似。
暗暗为这个发现感到有点惊喜,全当可乐,仰头把整杯酒喝了下去。
杯子空了。
暗暗有点恍惚,是醉了么?应该不是,只是自己精神上的一阵模糊。喝酒了,人生中第一次,在没有人的宿舍,偷偷的喝了一听蓝带。
把易拉罐丢到走廊的垃圾桶里,洗干净杯子,刷了牙,暗暗像没事一样坐在床上看书。
舍友回来后,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一次成功的小出格。
是的,无论平时再怎么乖的女孩子,心里也会有一丝坏想法,想做做平时被限制着不能去做的事,即使在旁人看来微不足道,自己的心理也是极大的满足和成就感
感觉就是如此奇妙的东西,外人不能理解,只有自己知道,甚至有的时候连自己都说不清楚
以前和姐姐提过关于年的事情,姐姐说了那么一段话:你以为他不懂,其实是他不愿去懂;你以为你懂,其实你什么都不懂。都是糊里糊涂的没有足够的勇敢面对最直接的失败。不知道爱是怎样,不知道爱或不爱,不知道怎样去爱。
姐姐是个充满灵气的女子,在暗暗看来,就是一个文字精灵
她们俩人是相似的。
以上这句话如果被一个认识暗暗又认识她姐姐的听到,一定会觉得是在说谎,因为从很多方面看,两人都没有相似,甚至是两个极端
但感觉就是这样,就是相似。她们可以在对方身上看到一个熟悉的影子,那是自己想要的样子
所以当姐姐说出一些话的时候,暗暗总是觉得那话似乎是从她自己的内心深处发出
就是这样奇妙的感觉
有的时候,在复杂的问题面前,逻辑变成了无力而可笑的事物
暗暗很喜欢排序,她周围的很多人都在她心里可以用数字排出来,分属不同的范围,有不同的序号。谁是最重要的,谁是第二重要的,第三,第四,第五……
H说这个行为有点匪夷所思,他说他就排不出来
暗暗笑说,这没什么,只不过我对感情有一种淡淡的感觉罢了
感觉……淡淡的,因为太淡,有的时候仿佛认不清是什么感情
例如,对爸爸。这个毫无疑问对暗暗最重要的人,是什么感觉?是想永远在窗前点亮一盏灯等爸爸回家,只要他希望自己达成的就死都要完成的心情
对Maureen,暗暗最好的朋友,则是一种只要看着她的笑脸,听她说话,拉着她的手,那么就算世界在身边毁灭都不会有任何遗憾的感觉
对老哥,这个自己最爱的哥哥,则是一种希望趴在他肩头撒娇,感受他的手轻轻抚摸着自己头发的感觉
对年,这个已经不像或者说不敢再想起的男生,则是一个很微小的希望。就是在街道的对面远远的看他一眼,哪怕什么话都不说,哪怕他没有看到自己,哪怕他正对着身边的女孩子微笑,都没有关系,只是想安静的看他一眼的感觉
对H,是什么感觉呢。想接吻,不知道为什么,想和H接吻,与爱情无关的一个吻,只是一个形式,一个感觉,也许因为他的温暖正好对上了暗暗的寒冷
其实暗暗有点胆小,有点怕冷,把伤口藏在别人不能轻易看见的地方,然后伪装起坚强。别人会说你真是勇敢真是乐观,于是久而久之,暗暗也就觉得自己真的是勇敢乐观的一猛女了,把诸如开朗,豪爽,干脆之类的词全厚颜无耻的往自己身上套。自以为是。
甚至为自己那BT的心情问过姐姐:姐姐,你有没有体验过这样的感情,我现在对H的心情:我想和他接吻,但不是爱情
有。就像我对CC 不是爱 虽然喜欢 但是不爱 但是想和他接吻——姐姐回答
可能是一种依赖
感觉……

一.。|完|。
“叮……”
轻轻的一声脆响。暗暗手中的奶茶已经见底。
暗暗用吸管搅了搅杯底未化的冰块。
如同搅拌自己化不开的心情
看看墙壁上的钟
不知不觉,进来已经半个小时。
再不赶快去图书馆的话,也许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吧?
到吧台前付帐。
店长姐姐调侃道:刚才看你一直在发呆哦,想谁呢?
暗暗狡黠地笑笑:想着姐姐泡的奶茶为什么总是那么香!
推开店门,门前悬挂的风铃铃铃做响
清脆的如同来自记忆深处的敲门声。

一个人
一杯奶茶
一个未曾察觉的半小时
想起了许许多多曾经的过往

记忆中的花
在彼岸
不知是否已经开到荼靡……

。THE  END。

FROM:暗暗


本主题共有 15 条回复 | 回到顶部

16 ITEMS / 30 PER PAGE 1/2 12››
#1 - 2006-1-8 16:11
彩糖guǒ冻 地球
恩,喜欢暗暗着人
#2 - 2006-1-8 23:32
南敏 地球
这么一个胡思乱想的孩子,汗^_^谢谢你喜欢她
#3 - 2006-1-9 19:18
心的轨迹 地球
说实在的..挺向往一夜情的....

常常和L说~一个房间,然后是一半的房费,,最后是各走各的~..一夜情.....

...........长大了 ..思想也有些迷乱了....
#4 - 2006-1-9 21:13
南敏 地球
只要我没有了初夜,也许我就会去试试一夜情吧
汗,写完小说,自己的思想也不正常了
#5 - 2006-1-9 23:24
沫. 地球
汗.暗暗.估计某个人看到这个名字会语塞的..^^
#6 - 2006-1-10 04:20
彼岸dě幸福 地球

QUOTE:
下面是引用南敏于2006-01-09 21:13发表的:
只要我没有了初夜,也许我就会去试试一夜情吧
汗,写完小说,自己的思想也不正常了

这个想法我也酝酿着   
#7 - 2006-1-10 14:26
南敏 地球

QUOTE:
下面是引用沫.于2006-01-09 23:24发表的:
汗.暗暗.估计某个人看到这个名字会语塞的..^^

汗||||||||||为什么,我初来乍到,不太懂事,暗暗是我小名
#8 - 2006-1-14 16:16
沫. 地球
哈.没什么的说&^^
#9 - 2006-1-14 22:53
violet-chen 地球

QUOTE:
下面是引用彼岸dě幸福于2006-01-10 04:20发表的:
这个想法我也酝酿着   

我已經無數次被人慫恿了。
包括bf的學長。。。。。。

不過無數次立場堅定。嘻嘻。

暗暗,呵呵,像是寫自己的履歷吧。
幸福吧。。。。。。
勇敢的愛,像不曾受傷。
16 ITEMS / 30 PER PAGE 1/2 12››
关于幸福大街 / 帮助 / 站长博客
Based on Discuz! 5.5.0 | Thanks to Livid and Sai
清除 Cookies - GuaNiu Inc. - Archiver - Mobile
Processed in 0.048394 second(s), 10 queries, Gzip enabled, Time now is: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3-27 10:35

http://bbs.guaniu.com
Design by guaniu(at)gmail.com Leeiio chaos m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