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晒。


disconnected
主题工具

■■三年失荒芜。■■


发表于 2005-8-20 16:09  2851 次点击

<P><FONT face=仿宋_GB2312 color=#ee6911 size=5>一。从前是从前。</FONT></P>
<P>
    她笑着偷偷跑到他背后,将手放在他的眼睛上,盖住。
    然后她使劲压低声音说,“猜猜我是谁?”
    他向后伸出手,然后猛地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毫无犹豫地大叫出来“夏亦!”接着他拿下她的手,转过头来看着她,两个人就这样看着对方毫无遮掩地大笑起来。</P>
<P>    过了好一会儿才停下的笑声让两个人竟然有些不知所措起来。</P>
<P>   “喂,你笑什么啊?”她用手肘碰碰他的手臂。</P>
<P>   “那,那你笑什么啊?”他转过头来,脸红扑扑的。</P>
<P>   “我...”她用手摸摸鼻子,“我看见你笑我就想笑啊,谁让你长得那么可笑...”她昂着脸,大言不惭的样子。</P>
<P>    “那我也是看你笑就想笑嘛,”他低着头好象很无辜的说,然后声音越来越小,“况且你长得也不是不好笑..”</P>
<P>    “你找死啊!”她又用手肘碰他的肚子,眼睛瞪得大大的。</P>
<P>    “喂..很疼啊....”他两手按住肚子,捶胸顿足的痛苦摸样。</P>
<P>    “活该!”她对他顽皮地笑,然后就跑远了。</P>
<P>    一切就像最初的那些旧时光。</P>
<P>   改变的是环境,不是他们,改变的是周围的人,不是他们,他们安生地活在那个九月,一切都是带着夏天最后灼热的样子,秋天就要将夏天代替,在我们的世界里不疾不徐。那是一段幸福,带着零碎的青草味道,没有谁会打扰的蓝天和白云,安详地挂在头顶上,经不起谁的摆弄或者嘲笑。</P>
<P>   “喂,笨蛋!”她向他大吼着。</P>
<P>   “干嘛?不要叫我笨蛋,好象以为自己是很聪明。”他向她埋怨。 </P>
<P>   “我喜欢你。”  
  
    她的大嗓门突然变得那样纤弱,在男孩子的抱怨声中变得青涩,她低着头,好象大气也不敢再出一声了似的,脸上骤然多出了红晕,少女的粉红色心情,一直蔓延蔓延,那样甜美的嗓音,一直伸展伸展,直到碰触到少年心里最柔软和透明的地方。</P>
<P>    我喜欢你....</P>
<P>    我喜欢你.......</P>
<P>    哪里来了一阵风,将少女和少年之间横亘的空气也似乎要吹动。
    也不知道怎么的,好象这周围都有着粉红色的光芒。</P>
<P>   “哎哟,你居然也会脸红诶?”男孩指着她的脸大笑起来。</P>
<P>   “靠,你这个家伙!~”她生气地抬起腿向他狠狠踹去。</P>
<P>   “喂,搞什么啊,你这个野蛮女人,表白的时候温柔一下好不好?”他愁眉苦脸地抱怨着,却看见她又已经跑远了。</P>
<P>    心里是有风的,吹过来的时候,会荡起层层涟漪的风,会很暖,并且痒痒的.好象想起了谁的歌,唱着"When I think of you,it seems so beautiful...."恬淡得如同他嘴角不经意的笑容,当我想起你,潮湿了的年华,连手心的纹路也骤然变得有默契。
    甚至会不自觉地想起你来,想起你的嘴角或者是零碎的头发。
    慢慢地渗进了心里,渐渐地成为了一部分。</P>
<P>    他笑了,笑得自己都莫名其妙,朝她跑去的方向大喊,“喂~!前面那个姓夏的,我也喜欢你!!~`~~~”</P>
<P>    她停下脚步,背对着他,手仿佛在擦着脸,肩膀微微颤抖着,一瞬间,所有的坚强和倔强都被瓦解。
    我也喜欢你。
    我、也、喜 、欢、你。
    温暖而且简单的句子。
    浮现在心底的又是你那张经常被我欺负的脸,然后就想要牢牢地抓住你的手,再也不放开。</P>
<P>    她的眼睛里亮亮的,“大笨蛋!”
    然后两个人又一起莫名其妙地大笑起来。</P>
<P>    季风过来,孩子们的笑容和糖果仍然在。
  
<FONT face=仿宋_GB2312 color=#ee9611 size=4>二。现在是现在。
</FONT>  
    夏亦拿着书突然敲了一下他的脑袋,“在想什么呢,何与同学,我以学习委员的名义告诉你,认真作题!都高三了脑袋里在想什么啊!”
    何与依然皱着眉头,“会痛啊,我亲爱的白细胞……你不打人你会死啊?我只是怀念一下我们高一时的美妙回忆而已……”
    夏亦不理他了,埋头看书,很久之后才说:“是啊,反正你直接去东京念书,高考没多大意义吧。”
   
    这是一段尴尬的沉默,在两个人之间盘旋着,他们无法抹平这尴尬所突兀的地方,无法放弃自己的东西,让两颗心都不能顺从。
   
    他的头越陷越深,好象没有脸面抬起头望她,总想要说什么安慰她的话,可是张开口,却觉得什么措辞都不够恰当。
    年少的爱情,让两个少年无法平坦。
    青春中的苍白,仅仅只有一点,却足以让这些恬淡的孩子黯然神伤。
   
   “对了,你寒假就走?”她头也不抬地问,好象云淡风轻,事不关己的样子,却只有少女心中能够明白,这酸涩早也覆盖了所有的感情,逐渐扩张到天空那么大那么广,活生生地仿佛要掉下来将她压到。
    她不想他走,可是她不会告诉他。
</P>
<P>    少年不愿开口说话,茫然地点点头,这一切又重回沉默。
    仿佛能听见彼此脆弱的声音。
    夏亦只觉得眼前越来越模糊,然后少女的眼泪,慢慢地沁出来,猛地砸在了那本厚厚的五星级题库上,水迹将黑色的字迹都模糊得变形,就像高一时那样,所有的坚强和倔强集体瓦解,只是当初的是幸福,而现在的是不知从哪里来的酸楚。</P>
<P>   “夏亦……”男孩子抓住了少女的手。
   “啊,我没什么啊,我只是受不了高三压力嘛。”夏亦勉强地笑出来。

   “你这个大少爷舒服啦,又不用念书就可以去东京,我靠,去东京血拼可是我人生中头号理想诶。到时候啊,还可以娶一个又漂亮又贤淑的日本老婆呢,对了,有空的话还能够见到日本明星呢,到时候别忘了给我要木村托哉的签名啊……”少女不停地念叨着。

   “夏亦!”他没等她说完就打断了她,然后他抱住了她,双臂环抱的姿势,让女孩子的脆弱又一次肆无忌惮地暴露。
  
    她的泪水沾湿了他的毛衣。</P>
<P>    他的手紧紧地握着她的手,年华的感伤,孩子们真切的目光。</P>
<P>   “喂,有没有人跟你说过啊,你这样哭起来很有女人味很好看啊。”他笑着说。
   “你找死啊!”她用力地用手肘撞他的肚皮。
    他又再次像从前那样捂着肚皮,“痛啊……你这个谋杀亲夫的……”
    她终于笑了出来,哭着笑,她紧紧地拽着他的毛衣,这个动作象征着的是女孩子不愿意放手,没有人看懂,只是想要这样悄悄地对你撒撒娇罢了。</P>
<P>   “我们去看东京爱情故事吧。反正到吃饭时间了。”她看看表然后拉着他的毛衣站起来。</P>
<P>(这个是将从前和现在交叉着写的。未完待续……请大家想个名字。)</P>



本主题共有 25 条回复 | 回到顶部

26 ITEMS / 30 PER PAGE 1/3 123››
#1 - 2005-8-20 16:25
小晒。 地球
<P><FONT face=仿宋_GB2312 color=#ee9611 size=4>
<HR>
三。从前忘记不了从前</FONT></P>
<P>   下课。全班立即从死寂中喧闹起来。
   历史老师无奈地摇头,走掉。
   
   同学A拿着饼干,走到他们俩身边,“饿不饿吃不吃饼干啊?”
  “不用了。”夏亦趴在桌子上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
  “喂,夏亦,我有个问题一直好想问啊。”A弯下腰。
  “有话快说,有污染原快放。”
  “呵呵呵呵,那我问了,不要生气啊………你和何与是不是已经KISS过了。”
   何与和夏亦同时呆掉一秒,整个世界都好象进入木然的状态。然后夏亦“唰”地站起来脸涨得通红,“你神经病啊~”何与倒坐在旁边笑开了花。
  “不是吧?那,牵手总有吧?”A皱着眉头一脸不置信,夏亦仍旧涨得脸通红地怒视望着A。
  “天,都高二了,你们俩是小学生谈恋爱啊?那那那,总有过放学一起回家的经历吧?”A仍然不知死活地盘问到底。
  “你找死是吧?”夏亦挽起袖子做出要打架的样子。
   然后A赔着不是,暴笑着走了,还不时回头对何与眨眨眼。</P>
<P>  
  “何与,你笑什么啊!好笑吗,不就是没有吗,谁说交往就非要那样啊,你们俗不俗啊……”夏亦仍然义愤填膺杀起冲天的样子。
  “夏亦,”何与打断了她,站起来,拍拍她的头,深吸一口气,突然对着全班大吼到,“我们放学一起回家吧?!~~”
   我们放学一起回家吧
   我们放学一起回家吧
   我们放学一起回家吧……

   又是怎样莫名其妙的惊喜刹那间涌上心头,湿润了少女的心。
   少女刚想回答,全班已经哗地暴笑出来。少女觉得自己的脸通红,心脏都要跳动出来似的,却又感到了无可避免的甜蜜,简直要将自己搞得一个头两个大。
   何与倒是无所谓,全班的声音像浪一样涌向少年,时不时夹着“回谁的家啊?”“哎哟……”搞得夏亦站也不行坐也不是,紧张得脸说句话都说不清楚。</P>
<P>
   刚以为这场混乱能让大家开心开心,谁知道同学们却在一瞬间同时安静下来了,好象谁也不敢大气出一声了。</P>
<P>  “何与,夏亦,你们俩来办公室。”老班的话简洁明了,说完之后转身走了,连脚步声都是高跟鞋的铿锵利落。两个站着的人一下子变得愁眉苦脸,夏亦的头觉得像被淋了一大盆冷水一样头晕目眩。
   正是最惧怕老师的时候,总觉得老师有刽子手那么厉害,动不动就可以要了他们俩的脑袋。</P>
<P>
  老班抿一口茶,“小子,谈恋爱了是不。”
  夏亦刚张口说一句:“没……”就硬生生地被何与的一句“是啊。”压了回去,搞得自己无地自容。
“诚实,恩……那你们俩就谈吧。”老班抿一口茶又笑着说。  刚怀疑是不是听错了呢,老班就又说一句:“不过成绩要是下去了,就给我分开。”</P>

<P> “喂,你成绩不能拖我后腿。”他指着她说。
“喂。谁拖谁后腿啊。你主宾搞反了吧。”她生气地走着路。

  那一段路突然就变得无限长,以前似乎从没觉得从家里到学校有这么远,可是夏亦仍然期待着这路能够长一些再长一些。

  何与四处张望着,春天已经不折不扣地到来,再没有寒冷的感觉,却好象空了一些什么,再一个学期就高三了呢,是啊,该不该告诉她呢,关于自己高三下半期就会去东京的事。好象忽然很感伤一样,看见夏亦埋着头走路的背影,头发短短地跑到了围巾和衣领的外面。不过她还真是个怕冷的家伙,都没有人带围巾了啊,居然还赖着围巾不放。</P>
<P>  夏亦缩缩了头,使围巾和衣领又和头发服帖的吻合,她突然很想看他的侧脸很想很想,她想他的侧脸会不会和他的正面一样好看呢。这个冬天没有下雪,现在也逐渐暖和啦,可是就是这样啊,不愿意将围巾扯下来,有时候甚至会热,你知道吗,因为这条围巾是你送的啊,如果现在不戴,那又要等一年了,很难等的,真的。</P>
<P>
“喂。夏亦,为我留长头发吧。”他突然停下来望着她。
“才不要呢,麻烦死了。”她不耐烦地回绝了。</P>
<P>   
<FONT face=仿宋_GB2312 size=4>四。 现在离开不了现在</FONT></P>
<P>  老房子,红砖墙,飞鸟,教堂,唱诗班。
  这是何与最近疯狂爱上的事物。这个城市的景致。期末临近,这种悲伤让他难过得要命,东京啊,为什么要那么远呢。夏亦,我不想走。真的。</P>
<P>  他忽然想起那些曾经的梦想,那些关于离开和逃跑的梦想,以及最初的话。
“喂,夏亦,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就逃走吧。”他坐在单杠上转过头对她说。
“啊,好啊。”她没有想就答应了,然后她仰着头看天空,直到眼睛都睁不开。
  还有那句“夏亦,为我留长头发吧。”

  带不走的是女孩深邃的是目光,男孩的难过又没有谁可以触到,也许这些风景再也无法重新出现在生命里,因此成了少年心中最繁荣的过往。

  关于一个女孩子带来的光芒和温暖,照亮了男孩的笑容。</P>
<P>  简单的故事和情节,却没有谁能够鼓起勇气忘记它。我是喜欢你的,就是这么简单,也许连爱都没有说过呢,总是固执的认为啊,爱是那么重的字,压在我们的年龄和荒凉的额上,我们承受不起。</P>
<P>  
  夏亦。我其实真的不想走。
  夏亦。我还记得你的双手蒙在我眼睛上时的温度呢,暖暖的,小小的。
  夏亦。如果你知道我这么舍不得你是不是会觉得我很没有出息,很没有骨气呢。
  夏亦。你还记得你说过的话吗,你说啊,其实没有谁会永远跟谁在一起呢,就算在一起也总会有一个先死不是吗,人到头来其实都是很孤单的啊。
  夏亦。你知道吗你这句话说得我心里面长满了杂草,突然间就看不清楚了方向。
  夏亦。我就是这么害怕得不到永远的人,想着得不到就会恐惧。
  夏亦。有时候我真的会想啊,你为什么就那么野蛮啊,呵。
  夏亦。夏亦夏亦夏亦,我不想走……
  

  夏亦喝着汽水吃着面条,仰着头望着面馆里的小电视,正在播放着东京爱情故事。
  他看见她的眼泪掉在了面里,她的手紧紧地握着筷子,关节都发白,那样迷惘的情绪,</P>
<P> “何与。为什么完治,不选择莉香。”</P>
<P>  为什么。
  他不选择莉香。
  为什么。
  你不选择留下。
  为什么。
  为什么……

“夏亦,我不走了。”他突然松了一口气。“不走了,我要留下来。”</P>
<P>  她转过头来,用手去蒙住他的眼睛,“你知道自己再说什么吗。”就像当初盖住他的双眸一样,能感到他的睫毛扇动的感觉,就像小夜蛾一样。三年,何与,怎么我们走啊走啊,就走了三年呢。</P>
<P> “我知道。夏亦,我们逃跑吧。”他如释重负地笑了。
“啊,好啊。”她也笑了。
</P>
#2 - 2005-8-20 16:30
小晒。 地球
<P>五。从前想念从前</P><P>  她半夜要他陪她坐秋千。

  荡啊荡。有一句没一句地说话,两个傻瓜一样的孩子,用夏亦地话说是“高二的神经病恬不知耻地找浪漫”。</P><P> “隔壁的班帅很帅啊。”她说。
“那食堂的大叔也很帅……”他没好气。
“耶……怎么闻到醋味儿啊……”她笑着说。
“你嗅觉也太敏感了吧……”他也笑了。
  ……</P><P> “夏亦,为我留长头发吧。”他仰着看天,好象要将星星数个透彻,天知道这里一个星星都没有。
“为什么老说这个。”她不耐烦地回答,声音越来越弱。
“因为啊,我有一天会去其他也许比较地方,等我回来的时候,你的头发那么长了多好不是吗……”他依然说着。
  半天不见回音才发现她已经睡着了。
“你啊,为什么我一说这些就要逃避呢。”他疼惜地说。</P><P>  何与,不是要逃避啊,是因为预感到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了。
  何与,为什么要说离开的话呢,你是要告诉我你不要我了吗。
  何与,我是真的太凶了吧,可是你可不可以不要丢下我啊,你知道我是很怕一个人的啊。
  何与,我不是不为你留长发啊,我是怕,是怕有一天当我的头发有很长很长很长的时候,你却再也不愿意看我一眼了。
  何与,他们说年少的爱情是经不起风吹雨打,所以我才更加害怕失去你。
  何与,何与何与……你不要离开我求你了……  </P><P> “何与,你不要离开我求你了……”她梦呓着。</P><P>  他转过头去看着她,直到最后眼泪莫名其妙地模糊了眼眶,这个青春的爱情,到底会以怎样的姿势走向结束,他越来越恐慌。</P><P>六。现在仍旧现在</P><P>  “你是真的要留下吗。”她望着他。
   他点头。
  “不需要了。”她突然说。
   他诧异地抬起头,“什么。”</P><P>  “不需要了啊,反正反正……记得要是到东京之后帮我看看能找到木村拓哉吗,哈哈。你去吧,其实也不是那么大不了的事不是吗,你又不是不回来了。”她笑得很好看,嘴角是最好看的弧度,酒窝天真自然。
  
  “什么……”他很困惑的样子。他不知道,她为了练习这个笑容花了两天。</P><P>  “哎呀别婆婆妈妈啦,自己去啊,你走的那天给我打电话,我会去送你的,以一个同学的身份。”她调皮地对他眨眼。
  “你这什么意思。”他越来越不知道该如何应付面前这个笑得灿烂的女孩儿。
  “就是我们分手了。”她依然笑得很乖巧和温暖,仿佛无关大小一般的自然。
   
   转身。离开。
   何与,没有谁和谁能够永远的啊,你忘记了吗。</P><P>  “夏亦。到了那天,我会再做决定。”他有些垂头丧气。</P><P>   寒假。机场。上午。他。她。</P><P>  
   没有任何亲人的场面。只有两个各自难过的孩子。

   他的手指很有力地握住她的手指,以至于关节都发白了。</P><P>   她抬头望见的却是少年的泪水。</P><P>   强忍着一直没敢落下来的泪水,飘进了风里,就像他整个人一样,总觉得似乎、好象、风吹一下就散开了。</P><P>   她更加用力地握住他的手,并没有惊讶,她想要将她的坚定传递到他的手心里。</P><P>   年华里隐藏的无数的伤。</P><P>   最为清楚地是划过了少年们的心。</P><P>   “我明白了。”她笑着对他说。然后低下头将手捧在嘴前哈哈气,对着他笑,大厅里一次次传来提醒上机的声音,她指了指登机口,然后转过身一步一步地跳着舞步似的走了。</P><P>   他望着她,看着她的背影渐行渐远,看见她的短头发和黑色的大衣上都是雪的痕迹,偶尔还能听到她哼的歌。一点一点都将他似乎要融化要瘫软在这冬天中。</P><P>   他不想她走。</P><P>   她背对着他,脸上挂着笑,像是小时跳房子一般地蹦跳着。风刮过耳边的时候就莫名其妙地想起了东京爱情故事里的莉香和完治的爱情,生疼,继续那样欢快地行走,慢慢一步一步,似乎脚越来越重,脸上越来越痛。恍惚才发现,眼泪几乎要把自己的连旁都淹没,自己已经哭了那么久。</P><P>   她并不想离开他。
</P><P>(完。这是交CHA着写的哈。想问问大家意见。觉得就这样交CHA着好,还是,顺的好。)</P>
#3 - 2005-8-20 16:45
柳纤非卿 地球
<P>xie 写成小说我就不想看了,呵呵</P>
#4 - 2005-8-20 17:35
小晒。 地球
<P>楼上的</P><P>也不用这么打击我积极性吧。。。</P>[em03][em03]
#5 - 2005-8-20 19:00
柳纤非卿 地球
 不是,那样的片段已经很完整了,表达也清楚,又有风格.那个谁说的"求精...忍痛割爱..."
#6 - 2005-8-21 00:26
小晒。 地球
可是小说更有连贯性不是吗。
#7 - 2005-8-21 08:30
柳纤非卿 地球
<P>各有优点,我喜欢朦胧的,呵呵!</P>
#8 - 2005-8-21 14:41
小晒。 地球
<P>恩。我自己其实也对片段的把握比较好,随便一敲,基本不用动脑筋的。。。。呵呵</P><P>小说很难想。</P>
#9 - 2005-8-22 14:41
黑貓不睡」_ 地球
<P>.继续哈`我们的PUNK青年.。</P>
26 ITEMS / 30 PER PAGE 1/3 123››
关于幸福大街 / 帮助 / 站长博客
Based on Discuz! 5.5.0 | Thanks to Livid and Sai
清除 Cookies - GuaNiu Inc. - Archiver - Mobile
Processed in 0.275727 second(s), 5 queries, Gzip enabled, Time now is: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2-24 07:04

http://bbs.guaniu.com
Design by guaniu(at)gmail.com Leeiio chaos m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