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幸福の小孩


disconnected
主题工具

[转帖] 希望全北京的鹅都得脂肪肝


发表于 2007-10-17 16:37  2705 次点击






  她突然站起来,把鹅抱起来关进一个黑匣子里,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和力量,她豁出去了。



金色太阳打出的背景光
  苏西第一次见到杜任驰是在2002年10月。苏西早早要去接好友林珊,可是大大咧咧的苏西居然睡过了头。等她风风火火赶到机场的时候,林珊已经在机场等了一个多小时。苏西不好意思地挠头,不停说着对不起。
  苏西看到林珊旁边的杜任驰。当时金色的阳光正升起来,像一束背景光,苏西看到金色雕塑眼睛上长长的金色睫毛。
  的士上,杜任驰眉头皱皱地听苏西和林珊大声说话。他的胃很疼。苏西递给他一片白色药丸。分手的时候,杜任驰问她,你学医的吗?苏西不好意思地笑了,卫校毕业而已。
  7天之后,苏西送林珊和杜任驰上飞机。可是苏西再次迟到了,赶到机场的时候,波音757已经缓缓滑过天际。

白短裤红背心
  苏西拼命埋怨自己。她后悔错过那个穿金色衣服的杜任驰。她问过了,他是林珊在巴黎的好友,一起回北京出差而已。
  苏西是那种笨笨的女孩。他对她的一笑,像一颗豌豆种子,在她心里迅速发芽,盘踞了满山满野的位置。
  而其间,有两年的时间不能见。其实两年间,有很多男孩喜欢过苏西。虽然有点傻傻笨笨的,但是她对事情的坚持让所有人都会喜欢上她。她在第四次上岗培训资格考试后终于通过了。她在MSN上对远在巴黎的杜任驰说,其实只要给一点鼓励,鹅也会跳起舞来的。
  隔了一个大西洋的杜任驰穿白短裤红背心,在那边吃一团黑糊糊的东西。苏西咽一口口水,问他在吃什么。他说,法国鹅肝。我最喜欢的。

大农场里养很多鹅
  杜任驰回国是在圣诞节。天上飘着鹅毛大雪。苏西到机场去接他。她特意借的朋友的车开到半路上没油了。那么冷,离天亮还有三个多小时。从机场回市区的高速路上,来往的车很少。苏西站在雪地里等了很久,都没人愿意停车来搭救他们。杜任驰把苏西扯回车里的时候,苏西已经变成了一个雪人。她的头发差不多全湿了。她脸通红地对杜任驰说,对不起,对不起。
  那样的神态,让人无法生起气来。杜任驰说等天一亮,我们就可以打电话了。那个夜晚没有月亮。两个人挤在还有温度的车厢里。
  每当她快要睡着的时候,杜任驰就轻轻碰一碰她。天快亮的时候,他们打电话给朋友。最后的半个小时里,苏西说,以后我们要住在一个大农场里,养很多只鹅。肉可以吃,羽毛可以做成温暖的被子,那么,我们的冬天不会冷,会很温暖。
  她转回头,杜任驰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她。

他的意思是,已经不耐烦
  2005年5月,杜任驰从法国回来半年时间,担任建筑公司首席设计。晚上6点,苏西给他打电话。为了庆祝我要开始工作了。晚上我请你吃饭!他说,我很忙,要加班。她在电话这头讷讷:这样啊。语气不无失望。然后她灵光一现地说,那我过来送便当给你。
  苏西很快带了三大盒便当赶到杜任驰的公司门口。在大堂里,苏西把便当铺开在茶几上。菜基本上是惨不忍睹了,乱七八糟地混在一起。杜任驰的眉毛都拧在了一块儿,苏西还在拼命催他,你快吃啊!杜任驰吃了一口炒蛋,脸上的表情更蹊跷了。
  苏西很期待地问他:好吃吗?他看了她一眼,好半天才说,还可以。
  苏西说,你想喝啤酒吗?喜力还是嘉士伯?我去给你买。
  你就只知道这几种牌子吗?其他的呢?像比利时的Trappist,捷克的Captain,加拿大的Black Label,挪威的Ringnes Export,英国的Mackeson,约旦的Vita,丹麦的Christmas,瑞士的Gurten,你知不知道?
  苏西傻傻地站在原地。

苏西心里的苏西
  苏西在电话里跟林珊分享送便当给杜任驰的事。林珊懒洋洋地说,他对食物的要求就像他的脸一样挑剔。苏西本来有的一点小伤心瞬间全舒展开了。他说我做的还可以喔。林珊漫不经心,你做的什么啊?
  番茄炒蛋,糖醋排骨,还有青椒土豆。林珊在那边哈哈大笑。杜任驰在国外的时候可是出了名的挑食。
  苏西很认真地说,那有什么,没准他就是喜欢吃我煮的东西。
  别再自己安慰自己了。他有女朋友,不是你能比的。你别想了。林珊的口气很轻,但是苏西却觉得这些话像冰雹一样落在自己心里。
  他有女朋友了。他对我那么不屑。他不会喜欢我。对吗?苏西心里的那个苏西想对自己说,不要灰心,加油,苏西。可是坐在沙发上的苏西却想着想着就红了眼睛。

我所做的一切都证明你是知道的
  杜任驰带苏西去吃饭是在9月。他们在一家法国餐厅。苏西忐忑地坐在吧台上。大师傅在他们的面前煎一片肥厚的鹅肝。苏西心里想,那鹅多可怜啊。而且,鹅肝要怎么吃呢?
  苏西喝一口白葡萄酒,看到杜任驰吃得那么开心的样子,她想起林珊的话。杜任驰抬起头,看一眼她,你怎么不吃?
  苏西没有说话。她突然说,杜任驰,我喜欢你。
  对面的杜任驰抬起头,看她一眼,我知道。
  他没有说我也喜欢你或者不喜欢你。他用了我知道。可是《星球大战》中飞船船长韩素罗被敌人抓住,要被做成碳化固体来囚禁。生死之际,莉亚公主忍不住对他说:我爱你。
  韩素罗却只是扯了一下下巴说,我知道。
  多么决绝的三个字。
  苏西在今天知道杜任驰很快要结婚了。

把鹅关进大黑匣子里
  苏西难过了一个星期后,她决定再次从悲伤中振作起来。她不会就这么放弃的。如果就这么放弃,她就不是苏西了。她找来食谱,开始学做煎鹅肝。她想,如果能快点学会这道他最喜欢的菜,说不定还有希望。
  她很早很早爬起床,到菜市场到超市去买鹅肝。可是,有卖的鹅肝都那么小。她跑进那家法国餐厅求他们卖给她一块鹅肝。他们说,这里所有的鹅肝都是从法国南部空运过来的。那里有专门饲养肥鹅的农场,鹅出生后3个半月,便被运送到农场里进行为期20天的“填鹅”特别培养。就是关在黑房子里不断往鹅嘴里塞食物,让食物在鹅的肝部转化成脂肪,这样鹅的肝脏才会特别大,特别肥美……
  苏西听得毛骨悚然。她沮丧地走在路上,沙石飞天走地。苏西突然想,如果全北京的鹅都得脂肪肝的话多好啊,那样不用受折磨就可以找到鲜嫩肥美的鹅肝了。
  苏西在市场里买了一只漂亮的大白鹅。它才三个月那么大。苏西小心翼翼地抱着它往回走。她很心疼大白鹅,她很心疼自己。回到家,她给鹅洗了一个澡,它看起来干净极了。她坐在沙发上,大白鹅安静地看着她,看起来那么乖。
  三天后,林珊打电话来,杜任驰女朋友这个星期回来,周末一起去玩吧。
  苏西没有说话就挂了电话。很久很久,她突然站起来,把鹅抱起来关进一个黑匣子里。她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和力量,她豁出去了。她端来一大盘饲料和米饭,抓住鹅的脖子,拼命往鹅嘴里塞东西。大白鹅开始挣扎,苏西使劲按住它。很久后,鹅变得安静。苏西胜利了。
  苏西坐在地板上,大声嚎哭了起来。

请原谅我的离场
  苏西半夜的时候下楼,她想去买一瓶酒。她觉得很虚弱。她精疲力竭。她突然很想见到他,哪怕只是见一见。
  她进了电梯。按了17层。恍惚中电梯运行到一半的时候,灯突然熄了。安全警报响起来。这样深的夜里,电梯坏在12层。平时那么胆小的苏西一点也不慌张。她觉得自己受到了惩罚。空气越来越稀薄,恍惚中,她突然觉得自己就是那只大白鹅,在黑匣子里,被自己心里的苏西掐住了脖子,她不停给自己打气,往自己身体里塞东西:鼓励,坚持,盲目,偏执,激烈,疯狂。
  歇斯底里得意忘形,希望自己的爱情能变得像鹅肝一样更加肥美,充沛。这愿望多么奢侈。
  这疯狂的小事,就是爱情。可是,你爱的那个人怎么肯知道

本主题共有 2 条回复 | 回到顶部
#1 - 2007-11-16 19:32
祖。 地球
..
我必须得承认.
我喜欢这故事
#2 - 2012-5-2 13:12
云淡 地球
***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
关于幸福大街 / 帮助 / 站长博客
Based on Discuz! 5.5.0 | Thanks to Livid and Sai
清除 Cookies - GuaNiu Inc. - Archiver - Mobile
Processed in 0.025899 second(s), 5 queries, Gzip enabled, Time now is: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4-20 05:29

http://bbs.guaniu.com
Design by guaniu(at)gmail.com Leeiio chaos m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