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镯ё洱$。


disconnected
主题工具

[转帖] 颜小尾,可不可以再对我微笑


发表于 2007-8-16 16:26  3853 次点击

颜小尾,可不可以再对我微笑


卫修文6月回到B城,忙着办理毕业签约的手续。清理旧信箱时竟意外看到一张包裹单,那天,刚好是限期的最后一日。地址是Z城,来自那个有他牵挂的女子的城市。卫修文当即就匆匆跑去取包裹。单子上果然是他熟悉的圆润字迹,手不由就开始颤,心里坠坠的,开始隐隐的欢喜的疼痛。
包裹里是一张刻录的碟子。
卫修文坐在电脑屏幕前,眼镜上反射着蓝莹莹的光。
一开始是一些寓意未明的画面——南飞的鸟群,广阔的水草,飞翔的纸鸢,然后,他看到她——颜小尾的身影。
颜小尾软软的坐在藤条的秋千上,粉蓝色的针织衫,黑白的格子裙。
卫修文听到屏幕里的她,微微腼腆的轻轻问道,卫修文,你在看我吗?
卫修文,你有想我吗?
卫修文,你说的那句喜欢,还有效吗 ?

他和她的故事,开始于一个温暖的午后,阳光蔓延,空气里有栀子花的隐秘香气。
刚进校的新生三三两两的围在一起说话,男生和男生一堆,女生和女生一堆。
陈玮泽朝女生那边神秘的扬扬眉毛说:“诶哥们,那个穿红毛衣的怎么样?我觉得她挺有气质的!”
15岁的卫修文抬眼看了一下陈玮泽指的方向,看到火红的一团之上是一张咬着下嘴唇吃吃笑着的女生的脸,圆圆的下巴天真的眼波,孩子一样的表情。他看她的时候,她刚好抬起眼。
四目相对。
卫修文忽然觉得有些狼狈,好像自己的秘密被人恶意暴露在阳光下。他又气又恼,却又不能表现出来,只好提高声音,有些负气的说:“那也叫有气质?那么胖,她肯定没男生喜欢!”
穿红毛衣的颜小尾本来笑的像朵红艳艳的大红花,忽然之间就像走进了冬天,脸上的笑容速速退去。
卫修文倔强又残忍的转过头,扬着下巴,就是不看她快哭的盈盈泪眼。
班委竞选,卫修文以其精彩的演说和具有说服力的中考成绩成功当选班长,而颜小尾,是他的副班长。
卫修文喜欢说颜小尾是“他的”副班长,不知从什么时候起。
颜小尾是个很好的女孩,即使开学那日被卫修文那样对待,依然能很好的配合他的工作。只是,她从不对他笑,永远是公事公办的模样。
有一日讨论完主题班会的事,空气里还残留着刚才讨论时的愉快气氛。卫修文终于耐不住的半开玩笑半认真道:“颜小尾,为什么你从来不对我笑一笑啊?”
颜小尾低垂着眉眼整理书包,手指洁白又修长。过了许久,大概半个世纪那么长,卫修文终于听到她的声音:“卫修文,我忘记,该怎么对你微笑。”
软软的尾音在黄昏的温暖阳光中无限拖长,细稍末端如针尖一样的锐利,猛的一下就扎进卫修文的心里。他只疼了一下,因为针一下没入,就消失不见。
卫修文甩甩头发扬扬下巴,背上书包骄傲的转身。他的影子那么长,他的背影那么孤单。
就这么不咸不淡的合作一年,然后高二就文理分科了。说不留恋是骗人的,可是卫修文就是骗自己说无所谓,一个人,背着书包,走进理科实验班。
意外的在自己位置之后看到那个熟悉的火红身影,卫修文睁大眼睛,来不及掩饰掉眼底的喜悦。
“你怎么会在这里?”
颜小尾坐的位置刚好会晒到阳光,她眯着眼睛,像是在对卫修文微笑的样子,说:“我好像开始走运,分班考试超常发挥……”
“超常发挥的还有我!”成绩一直在中游徘徊的陈玮泽吊儿郎当的放下书包在颜小尾身边坐下,冲卫修文挤眉弄眼说,“亲爱滴小卫卫,我们终于又可以在一起了!”
颜小尾咬着下唇在陈玮泽身边吃吃的笑,卫修文忽然就开始不爽。可是过了一年, 他不再是那个不知掩饰的天真孩子,只是笑笑推了陈玮泽一把说:“你别恶心我了!”
正副班长的关系变成如今的前后桌,还是没什么进展,她依然想不起如何对他微笑。
那年的冬天雪特别厚,透过玻璃窗的阳光却特别的明亮。午后的自修课有点令人昏昏欲睡,没有什么学习的动力。卫修文难得偷懒,趴在课桌上眯着眼打瞌睡。恍恍惚惚中,他听到颜小尾和陈玮泽说笑的声音。
他们在谈论那个叫王菲的冷淡女子,他喜欢她的长腿,她喜欢她的淡然和率性。

颜小尾说:“王菲的声音,在深夜的时候会让我觉得孤独到骨子里去了,可是在阳光下的时候,又会让我觉得天真如孩童。她的声音和林夕的词,简直就是绝配!”
她在他身后轻轻哼唱《笑忘书》。
有一点帮助,就可以对谁倾诉[
有一个人保护,就不用自我保护Y
有一点满足,就准备如何结束{,"-AV
有一点点领悟,就可以往后回顾6O>
从开始哭着嫉妒,变成了笑着羡慕(Q$L$w
时间是怎么样爬过了我皮肤,只有我自己最清楚u!30U
将这样的感触,写一封情书,送给我自己61`eN
感动得要哭,很久没哭,不失为天大的幸福T
将这一分礼物,这一封情书,给自己祝福ua-j
可以不在乎,才可以对别人在乎”Kp?*
   卫修文明明知道颜小尾唱的不是她自己,却狠狠心疼起来,心疼她在最初时的盈盈泪眼。他从来没有像对那件事般后悔过。
卫修文微微侧过头,看到阳光中颜小尾的笑,美好的像朵红艳艳的花。
还好还好,至少,她还没忘了如何对自己微笑。
高二时的颜小尾比高一时清减了许多,圆圆的鹅蛋脸变成下巴尖尖的瓜子脸,一 笑起来就是两个甜甜的梨涡。
陈玮泽说:“我高一时就知道颜小尾她肯定是个美女,你还不信!你看你看,现在出落的……心服口服了吧?”
卫修文盯着手里的英汉词典,没理他。陈玮泽一个人在旁边喊口号似的说:“我决定了,我要追颜小尾,我喜欢她!”
卫修文正念英文的舌头原本灵活的在齿间穿梭,可不知怎么,就被自己狠狠咬了一口,舌尖痛的让他以为有流血。
“你要追颜小尾?”他问,假装不在意的样子,可语气却不自觉的有些急。
“嗯,镜水楼台先得月,不先下手是傻瓜!”陈玮泽在那里摇头晃脑,卫修文丢下他就跑。
他知道她在图书馆自习,所以匆匆的跑去找她。
卫修文在颜小尾身边坐下,大口喘气,然后语速飞快的说:“我喜欢你,你不要喜欢别人!”
颜小尾张大嘴巴愣在那里,忽然就红了脸,脸上的表情可爱的不行。可是她很快就回复正常,低下头翻着手里的书,轻声说:“不是你说,我肯定没男生喜欢?”
像被狠狠打了一巴掌,骄傲如斯的卫修文涨红了脸,猛的站起身,椅子与地面摩擦发出巨大的声音。所有人都抬起眼看他,看那个在所有竞赛中都自信满满、战无不胜的卫修文,狼狈,微微愤怒的样子。
他急急的后退,一下子就跑没了影。
颜小尾呆呆的坐在位置上,还没说完的下半句话含在嘴里,晶莹的泪水又在她眼里,欲落不落。
他总是,有办法轻易就让她哭泣。
高三,卫修文把桌子般到角落里,开始沉默的与自己战斗——在这个学校里再没 有人是他的对手,除了他自己。他发奋的,连老师看了都心疼,劝他不用那么用功。 反正,他总会是成绩栏上的那个第一。
卫修文沉默的微笑,缓缓摇头——他只是不知道除了学习,他还能想什么?他曾经的美丽期待,被那个总是对别人甜甜微笑的女子狠心打碎。
高考如期而至,然后又带着几家的欢喜几家的哀愁席卷而去。卫修文理所当然的考上了B大,而颜小尾也顺利的被Z大录取。
从此就要,天各一方。
毕业会开到后来就有些伤感,卫修文抱着吉他和他同寝室的兄弟合唱《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手》,眼泪忽然就溢出眼角。
幸好,没有谁发现。
最后一个环节是大冒险,就是所有人在一个大盒子里抽签,数字一样的两个是一对,可以互相要对方实现自己一个愿望。
卫修文抽到的是6,颜小尾的,也是。
主持人问卫修文有什么愿望想要颜小尾帮他实现。卫修文望着刘海齐眉的颜小尾,直视她的眼睛,认真问道:“你可不可以,对我微笑一次?”
颜小尾还来不及做何反应,体委阿贵忽然就跳起来惊奇的说:“咦咦,为什么有三个6?我也是6啊!”
很 多人都凑上去看个究竟,只有颜小尾和卫修文站在原地,互相愣愣的望了一会儿,似有一生那么长。
原来颜小尾抽到的是9,她看倒了。
他终于,还是没见到她对他微笑。些许遗憾永远的留在了那年那月的夜色中。
然后便是飞一样的大学四年,卫修文再没有听到过颜小尾的消息。期间他交过两个女朋友,都是爱在冬天穿红色毛衣,微微发胖的可爱的女子——到最后他记得的,印象最深的,原来还是颜小尾最初婴儿肥时的可爱模样。

  他一直知道自己其实是喜欢她的,却不知道原来开始的那么早。这是不是就叫,一见钟情?
大四那年的寒假,卫修文坐了三天三夜的火车去有她的城市参加一个面试。卫修文坐在拥挤的火车车厢里,看着窗外一页页飞驰而过的风景,晃如昨日从他眼前飞过。颜小尾的笑容,是期间最温暖的一抹亮色。
凭着扎实的知识积累和丰富的假期工作经验,卫修文很顺利就通过了面试,主考官毫不掩饰对他的赞赏。
约了同在一个城市的昔日同学一起吃饭,在门口等了很久,终没见到那个自己想见的人。——虽然没有和任何人提起,可是卫修文以为,她会来。
固执的以为。
酒足饭饱,状似无意问起颜小尾的近况,连面对面试主考官时都能坦然以对的卫修文,发现自己的手心竟紧张到潮湿一片。
很多人都茫然的摇摇头,说是很久都没有她的消息了。她半前就退了学,不知道去了哪里。
陈玮泽闷头喝酒。卫修文小心的掩藏好自己的浓浓的失望。

卫修文,你的心里,对那永远都不会再回来的高中三年有没有遗憾?
我有,真的。我真遗憾当初在你和我说“我喜欢你,你不要喜欢别人”时没有爽快的点头——当时,我是喜欢你的,我是要答应你的,只是你没听完我的下半句就骄傲的转身。
我比你还难过,真的。
卫修文,我是真的喜欢过你,即使,你是那么别扭又骄傲的小孩。
……
一开始,我对你的印象还真不是普通的糟糕。我很长一段时间都想不明白,为什么后来的相处中你明明是个谦谨有礼的优秀男生,却在当初说出那样的话……
可是后来我渐渐明白,有些人,在有些时候,总是很难表达清自己的意思,会说一些怪怪的话。
那年的你,还是一个别扭的小孩。
所以我决定,不生小孩的气了。
……
卫修文,我喜欢你,当初是,现在,也是。不知道你对我的喜欢,是不是还在保值期?
卫修文看到屏幕里的颜小尾低下头,又开始咬着嘴唇吃吃的笑,镜头转到她上方碧蓝的天空。
……
如果你还在喜欢我,请你告诉我……

卫修文没有看完那张碟就带着它,当即动身前往B城——他要去找他的副班长,他要去找他的颜小尾,他要去找那个他每天百八十遍记挂在心里的女子——告诉她,他对她的喜欢,一如当初。
可是当卫修文按着颜小尾留给他的地址找到那幢房子时,那里,已经是一片废墟。
听说,这里就快盖新大楼了;听说。半年前这里忽然起了大火,租住的独身女子被大火烧伤;听说,那女子被家人送去国外治疗;听说……
就是没听说,他现在该怎样才可以联系到她?
卫修文出门时匆忙,没有带齐证件和足够的钱,联系了陈玮泽,在他家暂住一晚。他在陈玮泽的电脑上,看完那张碟的最后一部分。
……
毕业的那天,你问我可不可以,对你微笑一次——当时我没有回答,现在告诉你吧——可以,卫修文,我真的很想对你微笑。
镜头缓缓拉近颜小尾的脸,她眯起圆圆的大眼睛,露出一个甜美羞涩的笑容。
好了,我对你笑过了,卫修文,我再也不欠你的了,我再也没有遗憾了。
卫修文,如果你对我的喜欢已经过期,那你要找个很好很好的女子,很好很好的爱她。
卫修文,你一定要幸福,比我幸福,为我幸福……
“你晚来了半天。”陈玮泽靠在卫修文身后的窗台边,吐着烟圈。
“不是半年吗?”卫修文关了电脑,小心的隐藏好自己的情绪。
“是半天,只是半天——或许更短。”
原来颜小尾确实在大火中受了很严重的创伤,但她坚持在国内治疗,不肯离开z城。她没说为什么,可谁都知道,她在等一个人。——那时,她脸上的纱布还未除下,心里依然有天真的期待。
这年冬天卫修文来Z城,她是知道的;他请所有在z城的同学吃饭,她是知道的;他在酒店门口神情落寞的等了很久很久——她也是知道的。
因为当时,颜小尾就站在离卫修文不远的地方静静的望着他。隔着不过五米的距离,却遥远的如同银河两岸。
他已经认不出她,她也不敢,让他认出她。
除下纱布之后颜小尾差点疯了,砸了病房里所有的镜子。主治她的医生每天都来找她聊天,告诉她现在医学发达,一切都有可能改变。更何况,她脸上的伤口,其实并不严重。
……
一个星期前,颜小尾的主治医生和她求婚,准备带她去美国继续治疗。
她答应了,因为心里已经没有遗憾。
她已经,对他笑过,她不再欠他了。
半天前,她和她的未婚夫一同登上了去美国的飞机……

卫修文沉默的听陈玮泽诉说这一段他所不知的事情,脸上的悲伤再也掩藏不住。他把脸藏在自己的双手间,无声的,沉重的哭泣,伤心的好像15岁那年考到第一个不及格时那般。
有七年了吧?他很久都没有像这样痛快的哭过了。
颜小尾,你可不可以,再对我微笑?,

本主题共有 7 条回复 | 回到顶部
#1 - 2007-8-16 16:38
软寞 在路上
憂傷的孩子....你真的好讓我心疼....

可不可以對著我微笑一個?
#2 - 2007-8-16 16:43
粉红。猪 地球
   {看完鸟,但是我心里不舒服,.}
#3 - 2007-8-16 16:46
tinging 地球
看了,很心疼。
两个人就此天各一方.,怎能不痛?为了爱情,丢掉该死的马甲。
#4 - 2007-8-16 16:58
囡佳児。 爱尔兰
囡真的喜欢你的文字。。。很喜欢。。很喜欢。。。
#5 - 2007-8-16 21:39
←镯ё洱$。 地球
谢谢你们!
#6 - 2007-8-16 21:51
软寞 在路上
以後寫些明媚點的文章好麽?你還太小,真的負擔不起這麽大的憂傷.....

享受明媚的陽光.
#7 - 2012-5-2 19:49
清风 地球
***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
关于幸福大街 / 帮助 / 站长博客
Based on Discuz! 5.5.0 | Thanks to Livid and Sai
清除 Cookies - GuaNiu Inc. - Archiver - Mobile
Processed in 0.030712 second(s), 5 queries, Gzip enabled, Time now is: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8-15 20:24

http://bbs.guaniu.com
Design by guaniu(at)gmail.com Leeiio chaos m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