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瞳殇舞


disconnected
主题工具

东京苍白。


发表于 2006-11-14 00:22  3938 次点击

  文/樱瞳殇舞


两个人手中的鲜血是一场祭奠中唯一的证明。我一直都清楚,那是我无法遗忘的最初。

                                          _______题记。




{ 其之壹 } 扭曲虚空。


十一月。祭樱。

又到了这么一年。又到了这么一天。我的脑海中你的笑颜却依然历历在目,清晰无比。

曾经在那时间年轮的渐变之中,我以为你已经被游离的时间所忘却。只因那扭曲的虚空映照着诡秘的微笑,在向我内心的深处招摇着这个花花世界滚滚红尘,而头顶上那灰蒙蒙的天空一言不发。并且曾经有人告诉我这个荒凉到家的世界不适合回忆美好的童话。

我梦见我在微微泛起枯黄和寂寥的故事页角缓缓坐下,笑着和胡子花白的老爷爷说那十二年前小屋檐下的天高云淡,和贪玩的小女孩说别着急爸爸一会就会抱你回家。和盲人说你若用力地去生活。一切便都会很美好。梦境里面他们的笑容厚重天真灿烂温和,坚定无比,而我却在苏醒后千军万马般袭来的恐慌之中一败涂地。

可是,当我想起你的眼睛映在樱花树下的那个星夜,那多少年的虚空和慌张在瞬间开始因你而沉淀,它们游走在黯夜的角落,哀鸣声响彻了云霄。于是我说,我记得你眼底的安静。用多年的苦痛离别杀戮冷酷,用这一切的一切过滤,仅仅余下的那一片空明和安静。我知道,那刹那间微芒的哀伤,便已至死不渝地爱上。

那么。今日,庞大的扭曲虚空中樱花开始漫天飞舞着那曾经的悲欢离合。燃烧的红莲炼狱中每个寂寞的灵魂开始吟唱以爱为祭的梵歌。祭奠的神坛总是蔓延着庄严肃穆不容侵犯的花火。可是年复一年,那渐渐消泯熄灭的,又是谁的苦痛谁的脆弱?

于是,祭祀开始。以虚空为证。以血为契。以爱为祭。



{ 其之贰 } 苍白者。


Mildseven.苍白色香烟。它说的是谁和谁的故事。你笑笑拂掠过额前的头发,阖上那双眼。在樱花树下,那是你与香烟同样苍白的面颊和那黑色风衣的轮廓线。

你有着笑意阑珊的表情和温和的琥珀色眼,但伸手便蔓延着一片片的樱花与血。逆转的五芒星闪烁在你修长的指尖,摇曳着隐秘的血腥和残酷的火光明暗。

南柯一梦,沧海桑田。这也是早就该习惯了的定数变迁。你本该收敛了那笑颜,在鲜血和猎杀者的职责中一醉多年,无论自暴自弃还是顾影自怜。只要不去听那句喜欢,不去看那一眼,本来就可以让你的伤口在瞬间凝淀。

终有一日,你再怎么微笑地闭着眼,也逃不开那个宿命的约定带给你的整个世界的漆黑梦魇。那么,好罢。你放任自己的瞳孔在顷刻沦陷。再抬首一半的世界已经回到黑暗边缘。

千百年前那黑夜里樱花树上绽出的花朵,只把诡秘的烙印铭在两个人的掌心。当那闪烁的星痕湮没在你的唇角时,这个约定,便是万载不变的旷世豪赌,灼灼其华着万年的黑暗中未曾见的光。

苍白者所记忆的一切,在这不灭的光中,定当生生不息。

实实在在地在记忆里铭刻上一个人的微笑。生生世世便好。



{ 其之叁 } 东京伤年。

七本64K版本书一字排开,白色字母在黑色衬底上排列得那么整齐那么显眼:Tokyo Babylon.

东京。友人。姐姐。魂魄。约定。记忆。天空。都市。冰冷。杀戮。

闪烁在后街的霓虹,诱惑着在情感荒漠上跳起舞蹈。最美丽的,莫过于伤心的人。大家都是在大都市迷失自我的孩子,我们来自何处,又该去向何方?一座座耸立的高楼,就象是梦中的墓碑。

从来没有拯救过任何人的救世主在崩塌的天堂伸出虚无飘渺的援手,满面笑容苍白得像一个世上最伟大的谎言。每个人都找不到出口,挣扎彷徨,跌跌撞撞,任由虚空中伸展出的荆棘在幼嫩的掌心割开一道又一道殷红,灵魂孤独的孩子,在自己的心城里迷了路。

解开一个死结后是另外一个死结,你微笑的脸俨然成了这冰冷都市存在的悖论,理屈词穷,无可辩驳。

于是你安全了,你终于掩饰了你昭然若揭的累累伤痕,申辩的说辞拙劣到让人如坠五里雾中。谁知道那些细小的裂痕就在你牵动嘴角的那一刻里面充斥,又怎知你的轻轻一笑里,埋葬了多少哀鸿遍野多少血雨腥风?

可是,你对这一切都不发只言片语,抑或无言以对。那些漫山遍野怒放的白色山茶,和母亲雪华的微笑一样在樱花纷飞里倒下,那些疼得让人撕心裂肺的思念,一点点地随着时间淡了下去,逝者已逝,追者难追。你用一个悬而未决的背影让一切如此轻易地落空。

你转过脸去,手中捧的鲜花只能送给自己。自这之后,你的寥落再无人记起,没有谁知道你在东京塔之巅,彩虹桥之上,那句含混不清的告解里,藏过怎样甜蜜的毒药。

那一年之后的每年的十一月日历上。都封印着逆五芒星形状的伤痕。某年某月某一天,你微笑的脸在梦境中浮现。

你说:伤年,东京伤年。



{ 其之肆 } 罪与惩。


做了坏事的人,或许都会感到寂寞罢。

你说了这话便依然笑笑,拉紧风衣,步履慢慢踏出三途桥上的血流成河。这世界的一切罪孽,在樱花瓣优雅的舞蹈中勾勒出一个彷徨于深渊中的挺拔背影,那么遥远那么孤寂。却从不低头,镜片中逆光的方向折射出你淡然的目光,隐忍中有意无意地生长出细腻的坚强。于是,你的身影一点点延展在人们看不见的地方,铺天盖地的樱花汹涌澎湃着纷纷在暗影中凋零绽放。

这是在所难免的劫难。过去了,就可以看见光。过不去,一切的美好都会苍白地慢慢腐坏。

如果一直逃避着不向前走,时间是不是可以就此停留?

你用那么长的时间践行一个注定毁灭一切的赌约。微笑掩饰起一切阴谋和险恶,你也懒得去整理命运那些难以理喻的木偶线。若喜欢就代表罪恶的话,就这样罢。一切已经变这样了的话,就这样罢。当分镜跨越一场场被放纵的肮脏,一幕幕被玷污的美好,你就一个人裹紧风衣,远远地站着看芸芸众生演出着一出出热闹的独角戏。是的,戏码。不过是戏码而已。它们,不过是物体。

你的字典里,只有樱冢护的职责和你的杀手本能,再无其他。你对自己这样说着,淡漠着无数代樱冢护的寥落。这寥落,足以把咫尺腐蚀成天涯,把缠绵摧残成挣扎。

对你来说,幸福是多么遥不可及的一个词语,而罪恶与毁灭又来得多么的容易。一直清醒着,却微笑着步向毁灭的,不止是东京,还有你。爱上了,便是步向毁灭,任由那刀锋一下一下地刺进自己的心里,却依然安静地微笑着,笑到樱花瓣漫天飘舞,笑到灵魂铭刻于流年。微笑的灵魂埋葬于樱花树之下,所有痛苦,所有欢乐,终于定格。神迹卓然踯躅于地狱,如一出凄美的默剧。

没有谁能够了解你。没有人懂。没有人。


樱坠星陨忆伤年,

瞳生缘灭九泉间。

殇逝悲悼花葬月,

舞乱春秋梦堕天。





你喜欢东京吗?我喜欢......

这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微笑着步向毁灭的城市。

              _______樱冢星史郎。


谨以此文缅怀永远的樱冢星史郎。并预祝星史郎四十一岁生日快乐。

一九六五年十一月二十二日至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四日。

镇魂生祭。



{  The End  }

本主题共有 7 条回复 | 回到顶部
#1 - 2006-11-14 08:27
轨迹°小染。 地球
其实说实话这个漫画我没看懂……可能看得不全的原因吧~
看过很多写这篇漫画的文章~
这篇写得真不错……
#2 - 2006-11-19 14:58
曲终人散 地球
是TOKYO BABYLON的同人吧?
写的好不错哦~
#3 - 2006-12-25 17:13
?圣少爷 地球
一直觉得《东京...》是部比较风格化的漫画
故事很风格
角色很风格
书籍装祯很风格
冷冷的 却有种时时温暖永恒温暖的假象
#4 - 2011-12-14 10:36
zhouxj0932 地球
  在炎热喧哗的夜北京牛皮癣 色中睡去,在清晨清新的芬芳中醒来。沿着静谧的路途,走过繁花飘絮的树下,一切都是那样的寂寞。花瓣在风中凋谢,只留下指间淡淡的清香,我们只是为了北京牛皮癣医院 寻找一点点温暖,所以不断的告别,却始终找不到心灵的归宿。繁星渐渐睡去,天亮了,伴随梦中的甜蜜与现实的沉重醒来,收拾行囊,继续上路,不知何时停止。
  
#5 - 2012-4-9 21:40
xdcyy2012 地球
***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
#6 - 2012-4-9 22:00
xdcyy2012 地球
***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
#7 - 2013-5-7 00:26
xiaoguo880621 地球
***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
关于幸福大街 / 帮助 / 站长博客
Based on Discuz! 5.5.0 | Thanks to Livid and Sai
清除 Cookies - GuaNiu Inc. - Archiver - Mobile
Processed in 0.034432 second(s), 5 queries, Gzip enabled, Time now is: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6-20 17:00

http://bbs.guaniu.com
Design by guaniu(at)gmail.com Leeiio chaos m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