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镯ё洱$。


disconnected
主题工具

[转帖] 仲夏我们一起天花乱坠


发表于 2007-8-17 11:42  3944 次点击

      
仲夏我们一起天花乱坠




NO1
??
??阳光开始温柔起来的时候,我知道,夏天就要过去了。我在蛋糕坊的玻璃门口看着阳光打在木地板上一点点偏移,时光就一点点走远。这个花朵到处张扬空气都如此芬芳的季节里,我,夏玖凉,出逃了。
??要怪就怪梁小安,我前脚刚走他后脚就打来电话,爸爸问学费多少他就老实巴交地说多少。谎话穿帮,爸爸追出去拦住我,大街上众目睽睽中就那么响亮地甩了我一巴掌。
??我捂着麻掉快没有知觉的右脸,脑袋懵懵的,没有哭。天空一瞬间灰暗下来,我觉得有什么东西正在从我的身体里渐渐地抽离。
??终于知道,留在家的最后一点眷恋的理由,也没有了。
??
??
??NO2
??
??去老屋的那条小径长满了回旋攀缘的牵牛花,一路星星点点招摇着浅紫色。翻过旧篱笆,蔓生的绿色植物萦萦绕绕,像谁牵扯不清的思念。
??推开院落的大门,就看见撒腿欢快跑来的舔舔,还有它身后,一直挂满笑容年迈的外婆。
??外婆在院落一角种了一些绿色蔬菜,她的眼睛已经不好使了,但她知道是我。其实,自从爸爸妈妈离婚后,这里,也只有我会来。
??梁小安和林芷唯知道这些,因为他们是我从小玩到大的伙伴。现在,他们一定已经在教室里翻着散发着油墨香的新书了。我能想象梁小安正用他那一贯没正经过的口吻说我呢——韭菜那家伙,还像死猪一样在床上贪睡!而林芷唯,一定很温柔很恬淡地冲他微笑吧。
??我抱着舔舔在外婆旁边的小木凳上坐下,她摸摸我才长长了一点点的短发说,“囡囡,快开学了吧?”
??嗯。我使劲点着头。外婆的手好温暖呵我眯上眼真舍不得睁开。停顿了一下我说,外婆我以后住这里好吗?我转到十九中了,这里去学校近。
??我攒紧手里的一千块钱,对着外婆灿烂地笑。
??就这样,我生平第一次对外婆撒了谎,翘了课离了家,在十九中附近的蛋糕坊做小工。每个月三百的工资,除去我和外婆的生活费,剩下的还可以攒起来。到以后……如果还有以后,我就自己开一家宠物医院,对的,到时候,要把沐沐请来,做首席宠物医师。
??逗着舔舔,沐沐清凉如水的声音仿佛清晰地响在耳畔。
??只有沐沐会叫我玖凉。
??
??NO3
??
??我是在一个汽车修理站门口偶然发现舔舔的。当时它身上纯白的毛不仅被黑色机油污染,而且大片都有被剃过的痕迹。见了我,它浑身一哆嗦,跳着脚往前小跑。
??后脚受了伤,跑得很慢,它回头望我,黑黑的眼眸除了惊恐害怕还有一线渴求。
??叫声是呜咽的,被虐待的流浪狗。
??我把它捡回了家。用了半瓶香精浴液小心地一点点把毛上的油迹洗掉,只是后脚七公分长的伤口让人触目惊心。不得已翻出存钱罐,去了小区的宠物医院。
??接待我和舔舔的,是一个眼神温暖举止温和的男孩子。他包扎好舔舔的伤口,很腼腆地笑了笑说,是刚捡的小狗吧?我点点头。他又腼腆地笑笑说,一旦决定收养它,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请一定不要遗弃它,好么?
??他说的是,好么?
??已经很久没有人用这么轻柔的语气跟我说话了。我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他脸上的线条也是温和的,让人觉得莫名地安心,好像一个在森林里跌撞夜行的孩子终于看见了不远处一盏橘黄的亮光,温暖瞬时从心底蔓延开来。
??那时候舔舔还不叫舔舔,当然了,我得承认,我最开始的时候曾经想叫它梁小白的。因为未成年的梁小安不止一次跟我和芷唯说过——我真想要个叫梁小白的弟弟啊!又白又斯文,我一定好好罩着他,让他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弟弟!
??他的台词真是滥俗得可以。我当下就呕吐。我说梁小安,有你一个白痴还不够,还想要个白痴2号哇?梁小安听了,漂亮的睫毛一抖,扬起拳头就追着我打。提着书包穿着纯白连衣裙的芷唯则像个真正的公主一样静谧地站在绿色操场上,微笑。身后再耀眼的阳光都成了铺垫。
??都是过去的美好时光了。我低下头有一点点感怀。捡来的那只小狗伸出舌头舔我的手心,痒痒的,有潮湿的热度。我呵呵地笑,然后听见对面那个温柔的男声说,你还没有帮它取名字吧?他熟捻地摸摸它才干透的绒毛,舔舔这个名字好么?
??他望向我的眼神如此纯净,让我瞬间产生一种面对天使的错觉。我乖乖地点头,乖乖地说好。
??联系单上写着户主的名字。他轻声念,夏玖凉。
??很冷的名字吧?我说。虽然不适合我,但这是妈妈给我取的,所以我还是很喜欢。
??他但笑不语。告别的时候送我到门外,叮嘱了一些日常养狗事项后他把掌心轻轻放在我肩膀上,说,再见,玖凉。
??我抱着舔舔透过他额角的短发看见绿海一样摇曳的巨大银杏树,阳光像细碎的金子抖落在他身上和地上,有暖暖的风吹过。
??嗯,再见,沐沐。
??
??NO4
??
??蛋糕坊一年四季飘散着布丁脆饼的香气。我烤着小蛋塔,听着收音机里放着一首很轻柔的日文歌。女主播说,这是一位让人忍不住驻足聆听的柔美新女声歌手有里知花唱的,《去见你》。歌词大意是——你现在,打开窗户,走向新的日子,过去的成为过去,我们应该越过遇见的明天的太阳,围绕昨天星星们的季节问候……
??一个压低了鸭舌帽的男生指着玻璃柜前的香蕉戚风蛋糕,伸出一根手指头,示意他要一个。我拿了袋子装好,冷不防他一把抢过就跑。我只追出了三米远就看见男生转过身来朝我吐舌头。
??死梁小安臭梁小安。我坐在网吧里吃着梁小安买的汉堡外带,喝着冰块可乐问他,“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他不置可否地笑。
??“就你一个人知道吗?还是爸爸让你来的?”
??我一副事态很严重的样子。
??“小样!我干嘛要听你爸爸的?”梁小安很用力地敲我的头,“不过说真的,还有一个人要来……喔,已经来了。”
??我这才注意到网吧门口伫立了一道娉婷的影子。
??芷唯。
??我冲她傻傻地笑,除了这个表情我不知道我该做些什么。从小到大我的聪明一直是妈妈的骄傲,但在芷唯面前我却自卑如草芥。因为相处了这么多年,我找不到她的缺点。如果硬要说的话,就是芷唯太温柔太温柔了。连梁小安这样挑剔的男孩子,也会把她像瓷娃娃一样小心呵护着。
??不像我,好像遇到什么命运不公的事,都是理所当然一样。比如爸爸妈妈离婚,比如妈妈不要我,比如,我上不了学。
??芷唯说,韭菜,班主任和你爸爸都很想你呢!
??我说,哦。言下之意是班主任找爸爸谈过话了。
??芷唯又说,韭菜,其实我和梁小安……我们也很想你的。还好他猜到你到外婆家来了,问了外婆才知道你在十九中,但是没想到是在蛋糕坊。
??她总是把梁小安挂在她的名称后。我们?意思就是把我单独撇开了对吧?
??我心不在焉地玩着劲舞团,不明白自己怎么这么小肚鸡肠地生着气。我深呼吸一口网吧里混杂了烟草汗味的空气,踢了梁小安一脚。
??“干嘛?”正聚精会神奋战的梁小安一不留神MISS了一个地雷。
??150节拍的GOGO,六个人就他一个没爆出来,我幸灾乐祸,他欲哭无泪。
??“你也带带芷唯呀,一个人还玩那么带劲?!”我帮芷唯打开AU的游戏界面。
??其实我很心慌。每次我心慌的时候总是很主动地转移话题。我尽力做得不露声色,明明无缘由的很难过。
??说不出来的,那种难过。
??我们三个人戴着耳机玩AU。我把声音开得很大,梁小安坐在中间,转头能看见他帅气的侧脸。芷唯因为才玩不久,所以我们跳的都是慢歌。
??慢到我总是压不准节拍,慢到我总是跟他们两跳的不一样。
??梁小安在屏幕上打字,白痴韭菜,哈哈,连Perfect也按不出来呀?超级没有默契,笨噢!
??我不甘示弱地连打了十个愤怒的感叹号。摘下耳机就听见芷唯清脆的笑声。
??梁小安笑得前扑后仰,我拉开椅子站起来看了他一眼,丢下他们,跑掉了。
为什么我总是被当作他们嘲笑的小丑?
??我才不要当小丑。
??
??NO5
??
??一个人跑去十九中的花园长椅上坐了一下午,回去外婆家,在院子门口,爸爸截住了我。
??我很冷很冷地看他,“如果不是因为来找我要那一千块钱,你恐怕不会踏进这里一步吧?”
??面前的这个男人既熟悉又陌生。他过来拉我的手,“玖凉,听话,跟爸爸回去。”
??“不回。”
??我甩开他转身就往里走,陡然看见外婆身边站着的,除了梁小安和芷唯,还有班主任。
??下意识地退到门槛旁,舔舔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我脚边,高兴地蹭来蹭去。一瞬间,我觉得自己被所有的人狠狠地欺骗了,除了舔舔。
??我抱紧舔舔,我们两个,根本斗不了这么多人。
??
??NO6
??
??你尝试过孤寂的滋味吗?就是那种明明和很多人在一起,却觉得永远只有自己一个,他们吵闹的声音从未知的方位散开,漫天都是黑暗,无际无涯。
??现在我就是这样,坐在教室里发着呆,望着曾经一路走来的伙伴们。我想一定是有什么,变得不一样了。
??梁小安用力拍着我的肩膀讨好地说,打了几天工的韭菜就是和以前不一样哈,看起来成熟多了有气质多了。我说白痴别这样昧着良心夸奖我,有人会吃醋。梁小安突然就不说话了。
??我抬起头,他靠在我前面的课桌上,背对着下午四时的阳光,光影陆离中我看不清他的脸。
??我继续低头抄前几天的数学笔记。嘈杂声中他兀自嘀咕了一句,我只听见断续的两个字。
??“什么我啊你的??”
??“没什么。”梁小安又嬉皮笑脸的了,“我和你能有什么?我可是世界上最帅最聪明的梁小安,你却是世界上最笨最不可爱的夏玖凉!”
??我说是呀是呀,当然只有芷唯才能配上你,看紧点吧你,小心哪天她被更帅的哥抢跑了。
??梁小安立刻把头摇得像拨浪鼓,“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还有比我更帅的哥?”
??我简直想吐得稀里哗啦,“怎么没有啦?沐沐就比你帅多了!”我赌气地把沐沐夸得有如Rain第二。结果,死不服气的梁小安又一次跟我较上劲了,拉着芷唯要见沐沐。
??
??NO7
??
??我们三个排排坐在宠物医院等候室的靠背椅上。沐沐是医学院的学生,周末才有时间在这里兼职,但是这个周末,好像特别的忙。
??是呀秋天转凉了,宠物也会感冒的。我索性蹲在地上举起舔舔的两只前爪晃来晃去,小家伙站着走路真可爱!梁小安看不下去,“你什么时候有个女生样啊?”
??像芷唯那样坐得端正才叫有女生样的话,一百个里面大概有九十九个都不合格。我置若罔闻,门口突然传来一个小孩子嚎啕的哭声,接着一阵急促的脚步从我跟前走过。
??那孩子手里抱着一摊血肉模糊的东西。
??沐沐刚刚推开医诊室的门,似乎被他们吓了一大跳。我看见他急急地后退,脸色瞬间变得纸一样苍白。
??一群人簇拥着进了门,孩子的妈妈喊,代医生,代医生,我家的欢欢不小心从二楼摔下去了……
??我有点担心地上前拉拉他的手,沐沐,你没事吧?
??沐沐的手指冰凉,我甚至看见他脸上沁出的汗珠。过了好几秒,他像是突然从梦魇中清醒过来似的,用力拉紧我的手,“玖凉,你站过来一点,那边危险!”
??我哦了一声。今天的沐沐看起来,有点奇怪。
??我说沐沐,你真的没事吗?我带了两个朋友来看你呃。我指指白痴,这是梁小安,又指指芷唯,这是林芷唯。
??沐沐看见芷唯的时候松开了我的手。像是很自然,又像是刻意。
??芷唯微笑颔首,“你好,一直听韭菜说起你呢。我是她的好朋友林芷唯。”
??沐沐温柔地笑了笑。
??梁小安一直冷眼旁观,末了他偷偷把我拽到一边,“什么啊?!他也就长的那样子!”
??“可是他比你温柔比你有爱心比你懂得照顾女生!”我鄙视他。
??“臭丫头!”梁小安又用力敲我的脑袋,“这叫男人味,你懂不懂呀?!”
??明明就未成年,还男人呢!我看着面前这个好像总也长不大的梁小安,突然觉得,我们真的是越走越远了,彼此的距离已经远成一片汪洋大海。我开始明白,这场长达十二年的暗恋,该收尾了。
??沐沐说,玖凉你从回来起就一直不开心哦。
??我坐在公园的秋千上荡啊荡,“没有噢,我觉得自己很开心。”
??沐沐望着天空飞过南迁的大雁说,“开心不是说出来的。”
??我低了低头,那我要怎样才能开心呢?究竟有什么,是值得我开心的呢?
??“那个林芷唯,我觉得,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她。”
??我望向沐沐纯净如水的眼神,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会这样,每次遇到自己生命中重要的人,好像都会被她抢走。我还是一无所有。
??沐沐说玖凉你不要想歪了。我是真的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她,我也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
??NO8
??
??霜降过后,校园路上的梧桐开始大把大把地掉叶子。曾经它们开着大朵大朵纯白的花,空气中到处溢满依恋的味道。花谢了,芳香也就不再。
??喔喔,我喜欢的季节终于来临了。下了夜自习,沐沐会在门口等着我,带我去吃附近一带闻名的张嫂酸辣粉。很多时候
??梁小安也会很臭屁地跟上来,他老爱逞强,明明不能吃辣还吃掉好几碗,最后一脸通红难看地流着鼻涕。芷唯也不吃辣,专门替他准备纸巾。
??他们已经俨如一对真正的恋人了。
??每次我都会放很多很多的辣椒粉,辣得眼眶湿红,眼泪就可以毫无顾忌地流。这一整个漫长的冬天,沐沐陪着我,酸辣粉陪着我,舔舔陪着我,走过了。然后是2003年的初春,下了开年以来最大的一场雪。
??灰蒙蒙压低了的天空。黑色的电线。大片大片的雪花坠落。被人踩过的积雪留下肮脏的颜色。
??我穿着羽绒服戴着针织手套走在回家的路上,在灌木栏旁跌了一跤,有雪块滑入衣领,冷得彻骨。坐在地上,我直想哭。
??就在昨天夜里,外婆去世了。
??走的时候神情安详,留下一纸遗书。
??外婆识字不多,只是简单的几句话,叮嘱我好好学习,好好照顾爸爸,将来找一个好婆家。
??一个外婆对孙女的期望,大抵也只有这几样。
??舔舔在老屋里转来转去找不到外婆,似乎知道了什么,趴在我脚边轻声地呜咽。
??我默默叠起那张纸,放在外婆枣红色掉了漆的古式木盒里。梁小安难得地把我揽到怀里,轻言轻语地说,玖凉,别太难过了。你还有我呢!
??梁小安第一次喊我玖凉。原来他怀里,是这么温暖的。我嗅着他身上好闻的肥皂清香,轻轻推开他。
??这个怀抱,不属于我。
??
??NO9
??
??终于告别17岁。
??18岁,觉得自己已经长大。
??下一个夏天感觉上是很遥远的时间,一瞬就到了。忙碌的高考让我再没有时间去留意原先掉光了叶子的梧桐又开出了几朵花苞。只是流火的七月已经一点点逼近。
??高考的前两夜,沐沐、我、梁小安三个人坐在张嫂酸辣粉阁楼的天台上喝大灌冰冻的啤酒。芷唯抱着吉他弹奏,唱很多好听的校园歌谣,有凉凉的风吹过。
??梁小安喝得很凶,他说韭菜我们以后再也不要吵架了好吗?我怎么老感觉这次考试后我和你要分开了似的。他碰完我的杯又去碰沐沐的,“哥们,不醉不归哦!”
??我看着远方亮起来星星点点的灯火,清楚我们都是倔强的小孩,总不肯先向对方认输。所以注定要分开。
??“其实说你不像女生是骗你的,你也没有那么不……可爱。”梁小安说完捂住嘴,一副难受的样子。
??他走到一边吐得厉害,芷唯掏出纸巾递给他,轻轻拍打着他的背。我突然觉得很释怀。
这样也没有什么不好,不是吗?
??沐沐说玖凉,想过以后的日子么?
??以后?我想了想说,我希望将来能有一幢自己的房子。我会把它漆成天蓝色,推开窗,面朝大海。然后在阳台上种满绿色植物,开花的不开花的,草本的木本的,让她们都灿烂成茵。
??“那我帮你养花好么?”
??我笑得很灿烂,“沐沐,你为什么这么相信我的梦想就能实现呢?”
??沐沐放下啤酒罐很认真地说,“我从来没有觉得,相信你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
??空气似乎停顿了几秒,我哈哈地笑出声来,“沐沐你真的好可爱!”我一边笑一边转过头去。我觉得我快要哭了,可我一点也不想让别人看见我狼狈不堪的样子。
??沐沐还想说什么,被梁小安打断了。芷唯的妈妈打电话催她回家,梁小安拜托沐沐送她。
??我一直看着沐沐的身影消失在茫茫夜色里。他走在路灯下的影子被拉得老长老长,像一个深深的感叹号。
??梁小安在我身边坐下。我说我们把这罐干了就回家吧。梁小安摇头。他说玖凉,你还要委屈多久呢?
??“我比谁都知道你,倔强,自卑,脆弱,总是把什么都放在心底。”
??“明明心里很难过,就是忍着不哭,还装出很开心的样子。”
??“这个样子的夏玖凉,一点也不可爱!”
??我把啤酒罐用力敲在他头上,“我又没有要你一定觉得我可爱!”
??梁小安夺过剩下的半罐啤酒远远扔到一边,“看吧?还这么暴力,我说的果然一点都没错。”
??我示威地扬起拳头,然后放下来。
??梁小安的眼神,从未有过的温柔。
??那个晚上梁小安说了很多很多话,好像我们一辈子都没有说过这么多话。都是从前埋在心里的,死鸭子嘴硬不肯说出口的,比如梁小安从来不觉得我笨,再比如,世界上最帅最聪明的梁小安,就是喜欢世界上最笨最不可爱的夏玖凉。
??
??NO9
??
??我想我只能把它当作一场梦境。因为梁小安第二天醒来,什么都不记得了。他紧张兮兮地跑来问我,“韭菜,我昨天没有说什么胡话吧?”
??我摇头。我们都不能对不起芷唯。
??填完志愿表回家横过马路的时候目睹了一场车祸。
??一只流浪黑狗被一辆失控的红色TAXI撞飞了几米远,血溅在地上殷红一片。惨不忍睹。
??如果我再走快一点点,也许被撞的那个,是我。
??梁小安从后面追上来拉住我,“你什么时候才能叫人放心呢?”
??身后的芷唯望向他的眼神有一点担心有一点忧伤。
??我甩开他的手说,“别担心了,我没事的。”转头看见沐沐站在马路对面,盯着血红的地面像上次一样脸色苍白。
??他呆立了大概十秒的样子,晕了过去。
??
??NO10
??
??充满消毒水味道的白色房间,沐沐讲了一个故事。
??十二年前,沐沐刚刚搬到滨湖小区17幢1单元1楼。
??院落里很多大小不一的孩子,每次放学了吵闹非凡。一天,这群孩子在天台角落的废纸箱里,发现了一只黄毛小柴狗。
??不知道是谁提议把这只狗从五楼的天台上扔下去,看看会怎样。
??沐沐那天值日,晚了一点回家,走到楼下就听见天台吵声一片。他抬头,看见小狗幼小的身体悬在半空。
??他扔下书包拼了命地跑上楼,还是没能挽回小狗的性命。
??站在天台边的一个女孩子吓坏了似的大哭,另一个女孩子小心地问他,那只狗是你的吗?他撑着膝盖喘着气,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
??沐沐哭着埋葬了它。如果当初没有捡了它偷偷养着,任由它流浪,说不定还不会这么快死掉。
??他愧疚得从此不再说话,后来就得了抑郁症。
??不到一个月,沐沐就搬离了这个有痛苦回忆的地方。
??“小孩子,是最天真最无辜也是最残忍的。”沐沐说完这句话,很长时间的沉默。
??
??NO11
??
??我和芷唯知道这个故事是真的。
??因为十二年前,我们就住在滨湖小区17幢2单元3楼,门对门。算起来,沐沐搬走的那年夏天,我和芷唯两家就搬到现在的花园苑,依旧门对门,然后认识住在楼上的梁小安。
??以为从此过去的成为过去走着走着就散回忆也会淡,但是总有什么,时不时还会跳出来提醒我。
??提醒我夏玖凉,是个坏孩子。
??
??NO12
??
??我穿着白T恤七分裤去赴芷唯的约。
??阳光很刺眼,所以我一路挑着树木的阴影里行走。我想也许我就是一直生活在阴影里的孩子,快乐总是离我很远。
??芷唯在电话里的声音依旧很好听,她说,玖凉,我们出来聊聊天吧?就我们两个。
??我说好。我们也的确很久不曾好好聊过了。
??还是六岁的时候,芷唯就把过家家当成真的,认定梁小安是新郎,她是新娘。而我,总是搭花轿或者在前面唱小曲的那个,公主不是我。
??所以我一次也没当过新娘。
??那时候想当新娘纯粹是因为想坐花轿。有一天,小朋友搭好鹊桥的时候梁小安突然把我拉到他身边说,韭菜好像从来没上过花轿哎,你来坐一次吧。
??芷唯当时就冲过来推开了我。
??她哭得眼泪大滴大滴地掉落,“梁小安,你不要我了是不是?”
??七岁的梁小安第一次见到芷唯的眼泪,吓得连连摇头,“不是,我没有!”
??我从地上爬起来,手掌钻心的疼,偷偷翻开看,已经有血丝从破了皮的伤口渗出。
??看着梁小安手足无措安抚她的样子,我才知道,我和芷唯,其实根本就不一样。
??今天她穿了一件粉红印花套裙,走近能闻见隐约的香水味道。什么时候的芷唯,好像都这么漂亮。
??坐在冷饮店里等着炒冰,芷唯说,“玖凉,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一定要老实地告诉我答案,好吗?”
??我点头。
??“在你心里,我是你的好朋友吗?”
??我继续点头。
??“那么,”芷唯微笑,“我们来定一个约定吧。”
??
??NO13
??
??毕业典礼上,花白胡子的校长爷爷发表了一通感人至深的演讲词。
??坐在后排三年一班的同学们,突然抱头最先哭了出来。接着,整个礼堂抽鼻子哽咽的声音弥漫。
??其中包括坐在我身边的梁小安。
??我说“男儿有泪不轻弹”知道不啊?他红着眼眶抿着嘴看我,用我只能听见的声音说,“玖凉,我只是突然想到,万一有一天我不能和你再在一起了,我会有多难过。我们……不要分开好不好?”
??我很想骂他傻瓜然后陪他一起头碰头哭一场,可是芷唯,芷唯正越过七个人的位置远远地望过来。
??阳光耀眼的那天她用她一贯好听的声音说,玖凉,只要你永远不跟我抢梁小安,十二年前的那场回忆,只会成为两个人的秘密。
我头脑嗡的一下乱极了,乱得我不知道点头还是摇头。我只记得沐沐躺在病床上眼神黯淡神情忧伤的样子,然后我几乎是梦呓一样地说,芷唯你不要说,千万不要说。
??我看着梁小安,然后转过头去。
??“可是我,一点也不想和你在一起。”
??
??NO14
??
??沐沐并没有如期好起来,他经常性的,要么不说话,要么自言自语,答非所问更不用说。
??等待通知单的日子,我们去公园散步。他兀自坐在喷泉的水池边,眼神茫然。
??我陪着他,梁小安陪着我,芷唯陪着梁小安,我们四个齐齐坐在水池边打水。水底清亮,反射出头顶蔚蓝色的天。芷唯和梁小安一直窃窃私语,后来她的声音突然大了起来:“梁——小——安!”
??我和沐沐抬头望向她,她站到我跟前,声音带着愤怒:“你真的喜欢夏玖凉?!”
??梁小安低着头,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好!你听好!你知道夏玖凉是个多坏的孩子吗?她……”
??我突然惊悚地捂住耳朵。“林芷唯你别说!不要说好不好?”可是隔着手掌的厚度,我还是看见她的唇一张一翕,“沐沐捡到的那只小狗,就是被她扔下去的!你不相信你自己问她是不是!”
??梁小安看看我又看看芷唯,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沐沐突然站起来,盯住我。
??他使劲地摇着头,转身跑掉了,我在后面怎么追也追不上。
??
??NO15
??
??宠物医院的代医生说沐沐已经三天没有来了,他给了我一个地址,“他的爸爸妈妈来过这里,领走了他放在这里的东西,说是以后不会来了。不过你可以去这个地方找找他。”
??安海疗养院。
??长长的走道尽头,推开那扇木门,见到默默擦拭眼泪的沐沐的父母。
??沐沐正蹲在地上划圈圈,像小孩一样嘀咕,“这边是你的,这边是我的……”几天不见,他的身体消瘦得像一只脆弱的小猫。
??我轻轻地叫他,“沐沐?”
??听见声音,他懵懂地站起来看着我们,脸上扬起孩子气的单纯笑容,突然他抓住芷唯的手,急促地喘息着,“我记得你,一直都记得你,你就是那个杀害小狗的凶手!你就是凶手!”
??芷唯挣脱不掉,听着他继续念出那三个字。
??“你回答我啊,夏玖凉,回答我……”
??我睁大了眼睛。沐沐的脸涨得通红,他盯着芷唯看了几秒,突然推开她,“不对,不对,你不是夏玖凉。”
??梁小安揽过被沐沐推开的芷唯,轻轻站到一旁。
??我难过地拉住沐沐的手说,你别找了,我就是夏玖凉。
??可是沐沐却像不认识似的看着我,尔后摇头,“不对不对,你也不是夏玖凉。我知道夏玖凉是长头发的,扎两根辫子。你别想骗我……”
??我被梁小安拉着出了房间。门关上前我还看见沐沐对着玻璃窗不停地笑,“夏玖凉,你害怕我了是不是?你为什么不来?”
??沐沐的记忆,从此停留在1993年的夏天。
??他得了精神分裂症。
??
??NO16
??
??芷唯一直跟我说对不起说她不知道沐沐的反应会那么强烈说她只是害怕梁小安真的不要她了请我原谅她。我能原谅她什么呢?我才是罪魁祸首。
??我突然觉得很累。一个人跑上了天台。夜色明朗,我趴在栏杆上往下看,五楼,如果我跳下去,会是什么感觉呢?下坠的时候一定能清楚地听见呼啸而过的风声看见越来越清晰就要撞上去的地面吧?“啪”的一声,血花四溅。
??哈。
??被扔下去的那只黄色小柴狗,连叫喊的声音都没来得及发出,摔在泥巴暗沟里血肉模糊。
??小孩子,是最天真最无辜也是最残忍的。
??沐沐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凛冽,肌肤痛楚一样变得冰凉。是啊我不是个好孩子任性骄傲,懵懂的时候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
??想起以前看过的一篇文章,叫《爱在每个月开始的时候》。
??从来没有想到会有这么的一个月。
??等着红绿灯,神色茫然的站在路口。
??红灯过了,绿灯过了。
??红灯又过了,绿灯又开始闪了。
??却迈不开脚步过马路。
??对面的路口已看不见那个小屋。
??看不见那个大大的招牌“sagit”。
??看不见笑着推门而入的萌萌们。
??看不见那个拿着照相机的屋主……
??我现在,真想什么也看不见。
??
??NO17
??
??疲惫地回到家,舔舔失踪了。
??几天前它就不怎么吃东西,我以为是天气太热食欲不好的原因,没有太在意。
??现在,它失踪了。
??我奔出门疯一样地寻找,在附近公园的海棠树下,找到了舔舔。
??只是,它已经是一具冰凉冰凉的尸体。
??生物老师讲过,野生的大象或者喂养的小狗,不会让同伴和主人看到自己的死去,它们会偷偷找一个安静的地方等待自己的归期。要知道,从此再也见不到的离开,是一件多么伤悲的事。谁也承受不起。
??我摸着僵硬掉再也不会舔我手心的舔舔,眼泪终于滴下来。汹涌如潮。
??身后响起梁小安渐渐停住的脚步声,以及熟悉的,有里知花《去见你》的手机铃声。
??事实上,六岁那年抱着柴狗举到栏杆上我就害怕了,我惊慌失措地想退出,可是身后有一双手用力地推了一下我。手心的重量在跌撞中陡然消失,所有的小朋友都一窝蜂地往楼下跑,只有我一个人吓傻了地站在那里大声地哭。
??我没办法,可能永远也无法知道,那个人究竟是谁。
??海棠花香,淡不可循。我站起身,回头。这个一直以来我所深爱的男孩子,忧伤的轮廓一半隐没在夕阳金黄的光影里。我真想告诉他呵不是我那个坏孩子夏玖凉不是我,我张了张口,可我只能看着他默默地转身,默默地走远。
??现在已经没有一个人,会相信我了。
??有里知花天籁般的声音轻轻的,似乎还在唱:我们应该越过遇见的明天的太阳,围绕昨天的星星们的季节问候……
??而我知道,一切的一切,再也回不去了,包括那个仲夏夜晚上,天花乱坠过的时光。

本主题共有 1 条回复 | 回到顶部
#1 - 2012-5-2 19:40
清风 地球
***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
关于幸福大街 / 帮助 / 站长博客
Based on Discuz! 5.5.0 | Thanks to Livid and Sai
清除 Cookies - GuaNiu Inc. - Archiver - Mobile
Processed in 0.037849 second(s), 7 queries, Gzip enabled, Time now is: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11-17 04:05

http://bbs.guaniu.com
Design by guaniu(at)gmail.com Leeiio chaos made.